第一百一十一章 夜半送头来

这句话的意思是说,解尸鬼,是一种专门给墓主家捣乱的小鬼,这东西经常会分解墓主的尸体,然后用来捉弄,或者吓唬死者的家人,并以此为乐。

据我了解,这种鬼灵,除了分尸捉弄人外,其他的害人的事情,还真没怎么干过,也就是说,这是一种名副其实的捣蛋鬼!

接着讲上面你那件事。

那镇长从吕师爷那里这是解尸鬼在捣乱后,就对吕师爷道,你说这事儿该怎么处理呢?现在全镇相上下,已经是人心惶惶。附近田地里的西瓜,一个也卖不出去,都快烂地里了。你说,让我这镇长怎么当下去!

吕师爷说,要制服这个解尸鬼,其实也不难。你就把这事儿交给我去办好了!

随即,吕师爷就打扮成一个江湖道人的模样,到了刘家。

一进门吕师爷就说:“你们家邪气不小啊,想不想让我帮你们驱驱邪?”

那女人道:“不知道您听说我家的事儿没有?您要是能帮我们,那自然是好。”

吕师爷说:“这件事就交给我了。不过,你们得按我说的去做。”

刘家女人问吕师爷:“您要收我多少钱?多了,我可拿不出。”

吕师爷说:“我行道多年,只收鬼,不收钱。”

听后,那女人才放心。

当天晚上,那女人就按照吕师爷的吩咐,准备了一口棺材,然后把自己丈夫的一条棉裤,一件棉袄放在了里面,最后再把那颗人头放在里面,用三根红线,四根黑线把衣领和人头连接在一起。最后,吕师爷又拿出一根金线,捆住人头,系在棺材的内侧。

天黑的时候,那女人又找来几个邻居,帮忙把那棺材抬到了自家的墓地里。

那女人焚香烧纸,痛哭一阵子后,将那棺材舍墓地里,就离开了。

回到家后,吕师爷让那女人关好门。并嘱咐她和孩子们,晚上,不论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要出来。

第二天,吕师爷有来到那女人家,问她,昨天晚上,听到什么声音没有?

那女说:“我听到有个老婆婆在拍打我家的大门,说是她家里酿的米酒多了,要给我们家送一坛子。我们家附近,没有酿米酒的啊,所以我就装没听见,没去开门。那老婆婆来了三次,后来就没了声音。”

那吕师爷说:“你没开门是对的,那坛子里装着的,不是什么米酒,肯定是你丈夫的人头。走,现在我们就找那妖婆子算账去。”

接着,吕师爷就带着几个人,让他们拿着家伙,就去了刘家墓地。

到墓地一看,昨天抬去的那口棺材板子,竟然硬生生地裂成了两半!里面,只剩下了一套棉衣,人头真的不见了!

吕师爷说:“那解尸鬼已经把头带走了,昨天晚上,它想送回去,但是由于你没给它开门,所以没成行。这东西,它送不到,觉不死心。过几天,它还会去的。”

那女人就问:“那我们以后可咋办?”

吕师爷说:“这不必担心,我已经在你丈夫的头上系了一条金线,顺着金线,就能找到那头颅。找到了头颅,就知道了那解尸鬼的藏身之所。然后,我们再作计议。昨天晚上,之所以没让你开门,就是为此。”

随即,吕师爷就解开棉衣上的那条金线,顺着金钱的方向往前找,走出去不远,眼前就到了一处乱坟岗子。最终,金线延伸进了乱草从中的一个大土洞之中。

众人围过来后,吕师爷就问:“这里埋的是谁啊?”

镇上的一个中年人说:“这里啊,乱风岗子啊。好人家,谁会把家人往这里埋啊?听说,自古以来,这里埋的都是一些无名无姓的死人。另外,还有就是一些横死在外,不能进家族坟地的人……听说,也埋过一些被砍头,或者枪毙的犯人。”

吕师爷先是点上一炷香,然后命令道:“沿着金线,往下挖!注意,不要挖坏下面的尸骨。”

两袋烟的功夫,那处孤坟野穴就被挖开了。

吕师爷一看,下满是有个几块石板,石板下是一具被烂草席子包裹这的尸骨。在尸骨的旁边,放着一个坛子,那坛子里,正装着那女人丈夫的人头。

吕师爷问:“知道这是谁家的尸骨不?”

众人都摇头。

吕师爷在头骨下的烂头发里,扒出来一彩凤青铜簪子,仔细瞅着。

这时候,有人突然道:“这不是我那邻居,麻婆子的簪子么?”

吕师爷就问:“麻婆子?你具体说说。”

那人说:“我记事儿的时候,常见她带着这簪子,在大门口坐着。有时候,我还见他取下这簪子,挠痒痒……这是个孤老婆子,死的时候没人管。

听说,也不是邻居们不管她,而是因为她这人太坏了。这人好吃懒做,经常偷窃,还不讲理。她家周围的邻居,都打骂了个遍,没一个跟她说话的。对了,麻婆子家与出事的这个刘家挨得很近,这婆子还偷过刘家的粮食和鸡。

不过,麻婆子死后,还是刘家人帮忙埋的。没想到,这恶婆子死后,还不安生,竟然开始捉弄起人来了。”

吕师爷听后道:“你们都退出去,接下来的事儿,就交给我了。”

随后,这吕师爷就在下面鼓捣了一阵子,然后就爬上来,让其他人把挖上来的土石小心填埋回去。

一切都做完后,吕师爷又命人焚烧了那具棺材。

刘家女人问吕师爷:“这就完了?”

吕师爷让所的人都散了,然后对刘家那女人说:“今天晚上,要是再有人敲门给你送东西,你就打开。”

那女人听后,吓得脸都白了:“打开?我不敢啊。”

吕师爷写下一张纸条交给那女人,嘱咐她:“照写的去做,保准没事。”

当夜,那女人一直熬到凌晨,才听到敲门声。

刘家女人走到院子里,战战兢兢地问道:“谁啊?干哈来?”

“俺家的油打多了,给你送来一罐子。”外面依然是一个老婆子沙哑的声音。

刘家女人打开门,看到一个衣着破烂,身影飘渺的婆子,抱着一个坛罐站在门外。

见人出来,那婆子就把罐子递过来道:“这是黄豆油,香着呢,不信你闻闻。”

刘家女人朝那坛子里看了看,发现明晃晃的油下,正藏着一白骨骷髅头!她明白,这是那吕道人,把她丈夫的人头和那婆子的人头给调换了!

那婆子阴笑着,看着刘家女人。

刘家女人突然道:“麻婆!你怎么把你自己的头给我送来了!我这就放进锅里炸一炸!俺家的大黑狗,半年没啃骨头了!”

刘家女人这句话,彻底把那麻婆的阴灵给弄傻了!

这时候,刘家女人把罐子朝地上一摔!碎罐子里,立刻滚出一颗骷髅头!

鬼麻婆见了,“嗷吆”一声厉叫,带着一阵阴风,就逃走了!

从此之后,那麻婆的阴灵再也没出来捣过乱。

以上是《淘鬼笔记》中载的故事。

墓地出了事情,找到我们的人,都是想请墓将去护墓,看坟地的。

对付解尸鬼需要的墓将叫做:“地金刚”。炼成一个“地金刚”需要一尊金刚塑像和一个煞气较重的怨灵。

金刚塑像,是金刚土混合佛土,里面插入桃树枝为骨,牵牛花茎为脉铸成的。金刚像做成后,再把调教好的怨灵供奉在里面。把这玩意儿埋在墓门之下后,一般的孤魂野鬼,都得退避三舍,躲着这墓地走。那些解尸鬼,再怎么厉害,也无法冲破有金刚之气护体的尸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