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云波萨满

做一个地金刚塑像,成本需要七八千块钱,因为金刚土和佛土,都是很难弄的。特别是佛土,这个需要等寺庙修缮那些倒下的金刚佛像的时候,才可以获得。但是这也不能白拿,必须给寺庙留下香火钱,才可以带走。

最为头疼是那阴煞的灵魄,不但不好找,而且也不好供奉调教,所以这个也算是可遇不可求的。

接下来,我就给大家讲一个,我和小招经历的,与解尸有关的事情。

2003年的时候,我和小招去了贵州从江的一个叫翠里的地方。

在翠里的一个寨子里,我们见了一个叫做云波的萨满。云波看上去很年轻,他说今年自已经二十岁了。他还告诉我们,在这里,萨满这一神圣的职位,是父子相转的。他的父亲死的早,所以他现在就接替了自己父亲的职位,成了寨子里最年轻的萨满。

据云波透露,他当萨满的时候,非常的突然,自己没有任何准备。别的还好说,但是寨子里发生一些棘手的问题,他就无法应付了。

这一次,他把我们请过来,正是遇上一件难以解决的事情。

随后,云波,就给我们讲述这件事。

云波说,寨子里,一直流行着崖葬的风俗。所以,棺材的一些情况,是可以看到的。

就在五天之前,寨子里的一为老人过世了。于是,寨子里的人就按照规矩,用船棺入殓老人,抬到悬崖下面,将棺材悬吊起来,放进了崖洞里。

那个崖洞很大,附近的几个寨子的人过世后,都送到那里的。一般来说,先送的,就放在最里面,后送的就放在外层。

这些年来,山上的很多洞穴,都被棺材填了大半了。

在给那位老人送葬的时候,进入悬崖洞穴安放棺材的一个小伙子下来后,对一个叫青宝的人,偷偷讲了这样一件事。

他说:“我在安放老人的棺材的时候,发现洞中的一口棺材,出了问题。那棺材好像是你父亲的!”

青宝听后,就急道:“到底出了啥子问题?”

那小伙子摇了摇头:“你还是去找寨子里的云波萨满吧!反正你们也得进去看一看。”

于是青宝就赶紧找到了我,向我讲述这件事。

我听后,立刻叫上发现问题的那个小伙子,带着绳索去了墓崖。

翠里那一带的崖墓一般都在一两百米左右,下面是河滩乱石。要爬到崖壁的墓穴里,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

这一次,我们先是沿着崎岖的山路上到了崖顶,然后,在根据精确的精算、参照,判断出墓穴所在的位置。最后,利用绳索,爬下去,进入墓穴。能做到这一点的,十里八寨中,也许只有我一个人了。

下到墓穴之后,很快,我们就找到了青宝父亲的棺材。

青宝的父亲陈木水,刚去世不久,棺材是用上好的木材做的。在安放的时候,还在洞壁上特意打了一处石穴,用坚实的木架固定好了的。按说,这是绝对不会出现什么问题的。

可是,当我们再一次看到那口棺材的时候,发现棺材探出的部分下方,有些奇怪的东西。弯腰仔细一瞧,棺材的下方出现了一个大洞,洞的周围,还沾染着红黄色的液体。

青宝用手电往里洞里一照,接着就吓傻了!

随即他结舌道:“头……头不见了!”

听后,我立刻让他闪开,先是仔细观察了一下那个洞。那洞的大小,和一个成人的头颅差不多,洞边缘的木板上的颜色,非常的奇怪。除了沾染着的红黄色液体外,那好像是被什么东西腐蚀过一般,呈现出一种暗灰色。

我蹲下来,查看着地面上掉落的木屑,发现木屑也是灰黑色的,捏起来,稍微一用力就成了粉末,受到气息,立刻就如烟般消散了。

随即,我把手从那个洞口伸进了棺材,摸了摸陈木水的脖子。

头颅的确是不见了,脖子上流淌着一股粘稠的粘液。

这时候,我就觉得事情不同寻常。如果是一个人要偷走尸体的头颅,那么直接撬棺材就可以了,根本没必要用什么东西,给棺材开个洞啊。假如真的要开洞,那开在上面,要比开在下面方便啊。

另外,那个洞非常的奇怪,我发现那不是用工具挖开的,也不是用火烧开或者用酸之类的液体腐蚀开的,似乎是朽烂开的!但是,这也说不通啊,到底是什么东西,能让一口新棺材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朽烂出一大洞呢?

难倒棺材里有什么东西在作怪?

为了尽快弄清问题,青宝同意打开棺材。

打开棺材后,我们发现,那洞就在尸首头颅的下方。尸体脖子上断裂面与棺板的断裂面非常的相似,断面不是很整齐,颜色有些干涩发黑,这跟棺板的那种颜色非常的相近。

说道这里,小招就问云波萨满:“你是萨满,应该猜测到了这是什么东西所为。”

云波道:“就墓洞里的情况来看,这不是人为的。一个人,不可能攀爬这么多的岩穴,用那种方式偷走头颅。况且,警察也没找到认为作案的痕迹。

我想说的是,这一带的传说中,有一种叫做‘飞颅’的恶鬼。据说,这种东西,能进入棺材,偷取尸体的头颅,然后将其带走。”

我说:“传说中的飞颅恶鬼,应该就是我们所讲的解尸鬼。这东西偷了尸体的头颅,一般都会给主家送去的,青宝家没收到吗?”

云波萨满摇摇头:“没有。还有几户人家,也没有。”

“什么?”小招吃惊道,“还有几户人家?你是说这种事情发生了不止这一次?”

云波点点头,从兜里掏出一张纸,纸上用粗粗的笔迹写着:“邵龙兴,男,逝年三十五岁,葬于玄木崖,七月三日发现头颅丢失。陈木水,男,逝年五十五岁,葬于红水崖,七月四日发现头颅丢失。黄贵生,逝年五十岁,葬于玄木崖,七月四日发现头颅丢失。罗金友,葬于玄木崖,逝年三十二岁,七月五日发现头颅丢失。”

云波萨满补充道:“自从青宝父亲的尸身出事后,附近村寨的很多人都去崖墓中查看了一下自己亲人棺材的情况。结果,连续几天以来,又有四户人家来告诉我,他们家的棺木也出了问题。我一一查看后,发现所有的出事的棺材,都出现了与青宝家一样的情况。”

云波萨满端起茶水,示意我们喝茶。

放下茶杯,我就问云波:“您是在寨子里的萨满,对于这种情况,也是束手无策吗?”

云波道:“我……我试着从父亲留下的笔记中寻找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但是,我觉得这次的事情,与父亲经历的那些,有所不同。所以,我也不敢妄下结论,更不知道怎么去做。

父亲的笔记中,只记录过一件类似的事情,。这件事,发生在他四岁那一年。

那年,寨子里有个有个女人生产的时候,出现了难产。就在人们束手的时候,有个老婆婆,送来一样用绿色的荷叶包裹着的东西。她告诉接生的人,把这个东西,放在产妇的床边,点香三炷,就可以了。

接生的人照做,结果,那产妇顺利地把孩子生了下来。

就在其他人找那老婆婆,想好好道谢的时候,她却不见了人影。

最后人们打开了那个用荷叶包裹着的东西,却发现里面包裹的竟然是一颗婴儿的头颅!

寨子里的萨满过去看后,立刻断定,那是个飞颅。那老婆婆,一定是个飞颅恶鬼!

据说,这东西是能缓解难产的,所以那孕妇才得以顺利生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