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杀鬼灭口

我和小招对这里的地形不熟悉,只能跟着云波萨满穿过树林,绕过巨石,跨过溪流,一步步向那火光靠去。

等靠近的时候,我们发现,灯火其实是在一个巨大的斜坡上的山洞里闪烁的。抓扶着那石坡上的石块野草,我们很快就靠近了那山洞。

进去之后,我们看到,其实这里也是一处墓洞,只是这个葬洞的面积很小,里只有七八口棺材。

另外,这洞中的地面上还摆放着一些祭祀台、香烛、兽头之类的东西。而我们的那两盏鬼灯,正好就落在那祭祀石台上。

小招点燃两柱香,先把鬼灯里的探鬼和将鬼请回来,然后我们开始对这一处葬洞开始仔细搜索。

经过一番查看之后,我们并没有发现一颗丢失的头颅。

云波萨满奇怪道:“难道这飞卢恶鬼把那些头颅都给藏起来了?”

小招疑色说:“如果藏起来,也会藏在这恶鬼的尸骸附近。如果葬洞里没有……那么只能说明,那解尸鬼偷窃头颅,不是为了捉弄人。它一定还有别的,更重要的目的。可是,我们实在想不到,这解尸鬼到底还能用这些头颅来做什么?”

我们三人,边说边开始仔细查看这葬洞中的几口棺材。

洞中的棺材只有一口算是完好的。这一口棺材,也正是距离飘进来的鬼灯下落的位置最近的一口。这说明,这口棺材很可能是这解尸鬼的藏身之处。

我们仔细照了照那口棺材,发现那是一口一米八左右的船棺。船棺的一头,刻着一些我们看不懂的文字和图画。

云波萨满说:“这口棺材是一个叫措山的人的。他死于十年前,生前是个摆渡的。死的时候很凶,被人发现的时候,他倒在河边的水草里,头和脖子只连着一点皮肉,都快掉下来了。后来得知,他是遇上了山里的野兽,被野兽祸害了。你们也一定知道,身首异处的人死后,是最容易成为飞颅恶鬼的!”

说着,云波萨满突然奇怪地“啊”了一声:“这棺材被人动过了!”

对于着中国船棺,我和小招都不是很熟悉,一眼也没看出什么异常。

“动过?”我和小招不解地望向云波萨满。

“我的意思是被打开过。”说着,云波萨满指向一口已经破败的船棺,继续道,“这里船棺,是把整段粗木,不对等劈开,在里面掏出一个空间,来安放尸体的。为了能使得两部分吻合起来,每一半都留有榫。吻合后,还要在两侧用木楔子固定。你们再看措山的这个口棺材两侧,榫卯的位置已经成了豁口!”

我和小招一瞧,这才明白,原来,那棺材两侧的缺口,不是故意留下的,而是原先砸入榫卯的位置。

听到这里,我和小招对视了一眼,我们意识道,事情变得有些复杂了。

“我们能开棺吗?”我问云波萨满。

云波萨满点点头:“我们尊敬的措山已经不存在了,他的灵魄已经被恶魔占有,打开恶魔的巢穴,还有什么不可以的吗?”

说罢,他走到那口才前,躬了躬身,嘴里念了几句我们听不懂的话语,然后就把手放在了棺材上。

我和小招赶紧上去半忙。

随即,三人一用力,船棺的上半部分就被推了开去。

当我们看到棺材里的情况的时候,个个都目瞪口呆了!

只见,棺材里躺着一具干瘦的尸体,尸首是分离的。但是,这干尸的眉心、胸口、腹部、双腿、双臂上都插着一根牛角!这些牛角,都用一根黑色的草绳连接着,形成了一张黑网!

除此之外,干尸的肩头和头顶上各有一盏小油灯。棺材的四角,有燃过香烛的痕迹。尸身和棺材底部,有很多白色的小石头。

小招问云波萨满道:“这……这好像是刚被人加上的啊!这好像是某种仪式或者诅咒吧?”

云波萨满震惊之后,很快就平静下来缓声道:“这叫封魂棺,灯为命火,为灵魄照亮安身之所;香为魂引之物,能将灵魄引进来。牛角为魂钉,能将灵魄钉死在里面。草绳为魔索,能将灵魄牢牢地拴住。这样一来,措山的灵魄就不能再出去了。当草绳腐化的时候,被钉下的阴灵,也便会魂飞披散!

另外,不知道你们发现没有,祭祀台上有个巨大的兽头,那是一只豹头。我想,那人正是用那豹头,收买并且操纵了措山的灵魄。”

小招道:“这样看来,措山是被豹子杀死的?”

云波萨满点点头:“为其复仇,受其指使!”

“这么狠毒!措山死后怎么会被人这样对待?”转而我又觉得这里面有个问题,于是接着道,“既然措山的灵魄被钉在这里了,那么它怎么会成为解尸鬼,去偷人头呢?”

小招盯着那尸首说:“这应该是偷完头颅之后,被人钉在这里的。”然后小招又仔细在棺材的周围寻找起来。随后,她蹲下来,仔细照着棺材下面。

我一看,地面上是一些被风吹进来的枯草枯叶。

小招说:“你们看,干树叶和草上沾染着一些液体,这跟青宝父亲尸首上的液体很相近。还有,这是头发,这是腐肉的碎屑。”

云波萨满点头道:“头颅被偷来之后,就放在这里。但是,又被人偷走了。”

“你们的意思是,有人利用这解尸鬼来偷头颅?”我恍然道。

云波萨满和小招点点头。

“为什么要用解尸鬼呢?自己去偷不行吗?”

小招笑道:“这恐怕需要云波萨满来给我们讲一下了。”

云波萨满想了想道:“飞颅恶鬼偷走的不仅仅是头颅,还能借助头颅,带走人的灵魄。而一般的人去做这事,偷走的只是一颗腐臭的头颅而已。那人利用完措山的灵魄之后,就把措山的灵魄钉死在了这里,这样以来……”

云波萨满想着合适的词语来形容。

小招接着道:“杀鬼灭口,死无对证!”

云波萨满点点头:“这个人比恶魔还要可怕啊!”

我说:“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去找那个人?”

小招说:“找这个人并不难。但这需要云波萨满大显身手了!”

云波萨满惊讶道:“怎么?你们两位都快修成正果了,还差我这一下子么?”

小招笑道:“萨满,走到这里,我们已经是寸步难行了。我们要接着走下去,只有一个办法,这个办法只有你能做到。”

“那你说说。”云波萨满不好意思地笑着,真是摸不到头脑了。

“赶尸,您应该不陌生吧。”

小招说完这话的时候,我都觉得不可思议。赶尸,不是送死在外面的人回家的一种方式吗?这还能用来寻找头颅?

云波萨满想了想,深吸了一口:“这个我还真没做过……不知道能不能行。”

小招说:“既然那个人利用了措山的灵魄,那么这个人一定对错山非常了解。我想,这个人肯定是附近寨子里的人。接下来,我们完全可以赶着尸,去寻找头颅。这可是找到头颅的最后一个办法了。”

云波萨眉头紧锁,看上去还是有些顾忌。

我说:“您就别谦虚了,也让我们见识见识萨满您的真本事。这赶尸寻头的法式,我还真没见过。”

云波萨满道:“既然这样,那我们先回去。要用尸,肯定要和它们的家人商量的。”

回到寨子以后,云波萨满立刻把相关的几家人找来,然后,就把赶尸寻头的这个法子,给他们讲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