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尸道诡途

这几户人家都觉得事情已经闹到这一步,做什么都无所谓了,于是就很痛快地认同了云波萨满的做法。

随即,云波萨满就和我们具体商谈,怎么去做这事。

云波萨满道:“赶尸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不仅仅需要赶尸人的符咒、尸语,更重要的前提是,尸体中还留有一魂半魄。如果没有一魂半魄,赶尸人是赶不动尸的,只能用背尸的方法来‘赶尸’。我担心的是假如死者的灵魄随着头颅去了,那么我们就赶不动尸了。”

小招想了想道:“云波萨满,头颅是无法将人体的灵魄完全带走的,我们还有一线生机。”

计议到这里,云波萨满就让寨子里的人做了一些准备。明天一早,我就把所有丢失头颅的棺材从崖壁上搬运下来,然后等晚上的时候,我们再设法起尸赶尸寻找头颅。

搬出崖墓上的那几口棺材,花费了我们整整一天的时间。

随后,云波萨满让寨子里的人全都回去,关好大门。

天暗下来的时候,我们将那些棺材一字排开,摆放在河边,掀开棺盖,点上一炷引魂香。

我和小招查看了一下棺材中的尸首,最终发现只青宝父亲的那一具还勉强可用,其他的基本上都已经腐烂殆尽了。

云波萨满也发现了这一点,他说:“我试一试,能不能把这些死者的灵魄集中到青宝父亲的身上。”

随即,云波点燃火堆,带上玛虎(萨满举行仪式时戴的面具),就开始摇着铜铃,唱跳起来。

过了半柱香的功夫,云波萨满停下来,走到棺材前查看那些香。

结果四柱香中,青宝父亲陈木水和邵龙兴的这两炷,比其余两炷燃快了近三四公分!

云波萨满道:“这两人的灵魄还残留一些,我会把邵龙兴的灵魄引到陈木水的尸身之上。”

随即,云波端起邵龙兴棺头的那炷香,嘴里默念咒语,移动到了陈木水的棺头。

之后,云波拿出一个小瓷瓶儿,把里面的一些液体倒在了陈木水的尸体上。紧接着,他撑开一把黑伞,罩在了上面。

云波萨满转身招呼我们坐下,耐心等青宝父亲棺头的那炷香烧完。到时候,能不能起尸,赶尸,一切就都见分晓了。

香烧完之后,云波萨满走到陈木水棺前,拿出一张纸符,贴在了那尸的胸前,然后拿起那把黑伞转身走到棺材前面道:“无头尸首,死不归息,趁星夜,还不去寻!”

云波萨满说完,我们都紧盯着那棺材里面,可是棺材中的尸体一点儿动静也没有。

云波回头,尴尬地看了我们一眼,略露难色道:“我说过,我不行的。”

我说:“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合规矩?”

小招道:“云波萨满,您没点引魂香吧?”

云波萨满一听,摇摇头,赶忙拿出一支引魂香点燃,插在那尸身之上,然后又道:“无头尸首,死不归息,趁星夜,还不去寻!”

话音未落,陈木水的无头尸体猛地一下就坐了起来!

尸一起,瞬间,周围扫过一阵阴风,我和小招虽然胆子不小,但从没见过这种阵势,顿时一阵脊背发凉,差点儿退到河里去。

再看云波萨满,也是一脸的惊恐,他傻愣在那里,不知该怎么办了。

我心道:“哼!这堂堂的大萨满,把尸给弄起来了,倒是把自己给吓到了!”想到这里,我就想乐。

我说:“云波萨满,赶紧往下进行啊,别让它老在棺材里坐着,对腰不好啊!”

云波萨满这才醒过神儿来:“啊……啊,接下来,该怎么办?”

我一听,心道,云波这小子怎么当上的萨满啊?关键时候,这点出息全都暴露无疑了。

我走到他跟前,一把抓起他腰间的铜铃,夺过他手中皮鞭,背身喊道:“人走人路,尸行尸道!时辰已到,起身!出棺!走着!”

说完,把手中的铃一摇!

小招喊道:“你别当道啊!”

我回头一看,那无头尸已经到了我身后跟前了!

于是我赶紧闪在一边,给那尸让道。

我对云波道:“你赶紧过来接班吧?”

云波萨满道:“张先生,您比我做的好,您继续。”

我一听,算了,还是我来吧。

于是,我就在那尸身后,端着香,摇着铃,甩着鞭子望前赶。

赶着赶着,就听后面的小招道:“张是,你瞎赶啥啊,前面是粪坑,白天的时候我看到的!”

此时,我已经闻到了一股臭味儿。我靠,要把这尸赶进粪坑,它还不吃了我!

赶忙跑到那尸前,摇着铃铛,把他引向另一个方向。听云波萨满说,这条路,正是通往最近的一座寨子。而且,这个寨子也是措山曾经住过的地方。

当把尸赶到正路上之后,我终于松了一口,心道这赶尸比赶毛驴儿还简单啊。毛驴儿要是倔起来,比这尸可难缠多了。

就在我逐渐放松下来的时候,前面的尸突然就不动了。

光线不好,光顾着体验这干尸的感觉了,我差点儿没一头撞上去!

云波萨满和小招走到后面,他们也不近前。

我知道,一个人赶尸的时候,其他的人,是要远离的,所以他们才远远地跟着我。

于是,我就狠狠地摇着铃铛,把鞭子在空中甩得“啪啪”直响!最后,就差上去踹它一脚了!

我抹了一把汗,急不可耐道:“咋了这是?累了啊?这也不是休息的地儿啊!”

小招悄声喊道:“张是,你别跟它瞎白话。尸不动,肯定是前面有东西!”

我心道不好啊,我腰上没带铜锣啊。这赶尸人都是手持一面铜锣开道的。

我扯住嗓子朝前喊道:“前面是哪路英雄好汉,游魂野鬼,仙道妖魔啊?麻烦个让个道儿吧!小弟我谢过了了!”

说完,我朝前面的黑暗中一抱拳。

然后,就摇铃,甩鞭子,可是,那尸还是纹丝不动。

无奈,我就问云波萨满:“萨满,赶紧去前面敲锣开道吧,我是没辙了。”

云波萨满道:“张是兄弟,你就饶了我吧。我把这事儿给忘了,铜锣没带啊!”

我一听,得了,云波这萨满也就是挂个名罢了,一点儿实战经验都没有!

我走到尸前,瞅了瞅前面。没有灯照,加上两侧的高树遮挡,啥也看不清。

到底是啥东西挡路呢?我心里咒骂着,一步一步摸着黑儿,往前探去。走出去五六米,也没见有啥东西。

被赶着的尸的感觉是个非常敏锐的,走在夜路上,前方一百米处趴着一条狗,这东西都能察觉得到。所以,我决定再往前再走走看。就这样,又慢慢往前走了十几米。眼看着,就到了村寨的入口处,依然没见什么东西。

就在我奇怪地观望的时候,身边突然一阵凉意传来,我冷不丁地打了喷嚏!几乎在同时,我身上戴的鬼囊,微微地颤抖了一下!

由此,我立刻判断出,这个路段,一定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隐藏着!从鬼囊的反应来看,那东西虽然很邪,但是并不能对我造成什么伤害。但是,那东西肯定能震摄住被赶过来的那具无头尸!

我靠!到底是个什么鬼东西在拦路?我心里暗骂着,迅速后退,返回到了小招他们那里。

云波萨急道:“怎么样了?找到那东西了吗?”

我说:“找到了,但是我看不到那东西。”

小招深吸了一口气:“敢拦尸的东西……”

我说:“我还真想不到,要是个猫啊狗啊的,这些都好对付,最关键的,这他娘的还是个脏定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