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白煞

小招说:“你带上一叠开路钱,到前面去烧一些,看能不能买通它。”

我明白小招的意思,她这是先礼后兵。

于是,我就拿着一些开路钱,走到那处感觉有些邪异的地方,先在地上画了一个圈,然后把买路钱放在里边,给烧了。边烧,我边道:“不管您是哪位大神大仙,抑或小妖小鬼,今儿,这过路钱,我给您撂这里了。您要是通情达理,就赶紧收下,该吃香喝辣的吃香喝辣的去,该泡妞泡妞去,烦请您把这道借我们一走!我代表那俩人和那具无头尸,谢谢您了!”

吐口唾沫,顿了一下,我又接着道:“不过,话说回来了,您要是收了钱,不办事儿,我这里也不是好惹的。我的手段可是多着呢!”

烧完,我就起身返回到那尸后。重新点燃一支引魂向,摇铃三声,用知道的几句尸语喊道:“时辰到了,还不快走!”

说完,我就“啪”地,甩了一下鞭子。

只见那无头尸在原地挪动了两下,又停了下来。

我又是摇铃,又是甩鞭子,结果都无济于事!

我靠!这一回,我真是急眼了!

返回到小招他们那里,我说:“钱也送了,好话也说了,人家不买咱们的账啊!你赶紧把鬼灯给我找出来,我收拾那鬼东西去!”

小招道:“你先别急!容我再想一想。”顿了一下,小昭问云波萨满,“附近还有别的路可走吗?”

云波道:“有道是有,可是,不好走啊,我们能过,这尸体,可能过不去啊!”

转而,小招又对我道:“先去看一下,到底是什么东西在拦路。看好了,不要擅自行动,回来商量好,再做打算!”

我说:“好。”

说着,我就拿出鬼灯,点好香。刚要让探鬼上身,小招一下就扯住了我的耳朵!

我说:“唉吆,咋了?你拧我耳朵干啥?”

小招笑道:“张是,我的话你听清楚没有?”

我说:“听清楚了啊!”

小招道:“不能擅自行动!要是你自作主张,我饶不了你!”

我把小招的手拿下:“放心好了,我听你的话!”

探鬼上身后,我就穿过眼前黑暗,慢慢超前走着……一直到了一处金光微闪的地方。

我一看,那些闪光的东西,正是刚才我烧给那东西的那堆开路钱。令我惊讶的是,那些买路的冥钱,看上去似乎一分一厘都没动过!

我靠,劫道不为钱为啥?我们出来乍到,也没得罪过本地的那些邪神恶鬼啊?今天,咋就跟我们过不去了?

想到这里,我这气儿就不打一处来!

走过去,我一脚就把那些冥钱就给提散了。心道,去你娘的,爱要不要!

随即,我就冲着周围的黑暗中喊道:“你知道我是谁吗,就跟我作对?告诉你,我张是来了,土地爷都得好酒好肉伺候着,你在这里为难我,我看你是不想混了!”

说着,我就继续往前走了两步。这时候,耳边突然有个声音响起:“花容月貌啊,倾国倾城啊!”

我一听,差点没气背过气儿去!我身上这探鬼这是干嘛呢?花容月貌,倾国倾城,抒情呢?

于是我就骂道:“小宝,你它娘的吟诗抒怀呢?又想挨抽了不是?”

只听那小宝道:“头顶,左上方!”

娘的!这小子是告诉我,那个东西在我头顶的左上方!我都没注意到!

我猛然抬头望向那个方位,模糊中,我看到有个穿着奇怪女子的身影正坐在那大石头上,阴恻恻地瞅着我!

从那模糊的轮廓来看,她的确算得上是个颇有姿色的女子,而且我也确认,她不是什么鬼怪,而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人。与此同时,我也早已感觉到了,从她那对空洞的两眼中射出来的阴寒之气!

当即我就断定,这个女人绝非善类!

我稳了稳神道:“我走我的阴关道,你过你的奈何桥,开冥道的买路钱,我一份不少你的,你凭什么还不放行?”

那女人听后,阴惨惨地笑道:“我在这里,休想让那它通过!”

我往前靠了靠,仔细瞅着她,恍惚间,我看到有个微白的影子在她身上闪烁不定。顿时,我一阵心寒,原来,这个女人是被脏东西给上身了!

话说我们怎么这么倒霉啊?第一回来到翠里,第一回糊里糊涂地赶尸找人,怎么叉糊里糊涂地碰上了个被上身的女人堵路?这也太蹊跷了吧?

我深吸了一口,又说:“大妹子,你跟那玩意儿有仇啊?人家都死了,更可怜的是,人家的脑袋都被偷走了。你就行行好,放我们过去,成不?过后,我买个钻戒送你。”

那女人听后,没有回应,而是一闪身,从那石头上跳下来!然后就披头散发地站在那小路中央,半低着头,一动不动了!

我说:“你不让过,总得给个理由吧?”

那女人依然僵尸一般地立在那里,但此时,她身上的阴煞之气,却一股强似一股,不断地向我这边侵袭而来。

我身上的探鬼早已受不住这煞气,变得越来越不稳定,只想迅速逃离开去。我骂道:“你他娘这会子咋不觉得她漂亮了?有本事,你别怕跑啊。”

那探鬼道:“你靠近她,不是让我魂飞魄散么?”

说完,这东西,迅速脱离我而去!

《淘鬼笔记》中讲:灵魄的强弱凶厉程度,通常是与这个灵魄的意念有关的。而灵魄的意念,通常受生前的喜念、怨念、哀念、惧念、爱念、恶念、欲念影响的。

探鬼这东西,其实是一种很弱的灵魄,所以的这东西的意念都很薄弱,碰上意念强大的东西,它们就会感受到一种被侵吞的危险。所以,探鬼才想溜的。

探鬼上身,其实是淘鬼人借助鬼灵知觉的一种方法。说白了,也就是把自己的一部分灵魄寄存在鬼灯那里,让探鬼的灵魄来补充,这样淘鬼人就变成了一个一人双魄,非人非鬼的东西。以此,可以直知觉到那些常人知觉不到的东西。

探鬼一溜,我不能及时回到鬼灯前,那么我就无法回身所有的灵魄,这样,我就会被置于非常危险的境地。

万幸的是,眼前的这个东西,只是被脏东西俯身的一个女人。探鬼一走,我只是无法看清她身上的那个东西而已。

这个时候,我也顾不得面子了,就想赶紧退回小招护着的鬼灯处,以免什么危险的。

可就在我后退两步准备撒丫子回跑的时候,那女人突然就伸着脖子朝我靠了过来!

我心道,咋的?这是要接吻的节奏啊!

可是,紧接着,她突然张开大嘴,喷出一股白色的的雾气!那雾气在一阵阴风的携带之下,向着我的面门扑来!

我从来没碰到过恶鬼喷气这种现象。

《淘鬼笔记》中讲:“鬼吐气有三,黑气为凶灵,红气为邪魄,白气为怨煞!”

意思是说,如果有脏东西对着你吐气。吐出的是黑气,这说名那脏东西很凶险,遇到这玩意儿赶紧走人,别跟它纠缠,这种鬼害人没理由。如果吐出的是红气,这说明那东西很奸邪,虽然邪气不会立刻致人于死命,但是容易使人身体变弱,容易遭到邪侵。假如吐出的是白气,这说明那是一个因怨成煞的货色。煞气,杀气十足,凶猛诡厉。遇到这东西,基本上逃的机会都没有!但是,一般人也没机会遇上这个的。

我靠,暗骂一声不好,赶紧捂着口鼻,向后狂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