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惊尸乍魂

奔跑间,我直感觉身后有个拳头大小的冰雪般的东西在紧随着我,不断撞击着的后心。胸前的鬼囊就像是一颗小心脏一般跳跃不止!

边跑,我还不敢大声喊话,就怕吸进那煞气。可是,我又怕这东西伤着小招他们,心中急切如焚!

眼看着前方就到了那无头尸的位置,我心里立刻就萌生出一个念头!

随即就正对那无头尸跑去,到了跟前一闪身,那股白煞之气正好撞到那尸体上,之后就不见了。

趁机,我赶紧回到鬼灯前坐好,念了返魂收魄的咒语,回了身。

小招和云波萨满迎上来问道:“出什么事了?!”

我打了一个寒噤,然后道:“前面有个被脏东西上身的女人,死活都不肯让路。我好声好气地劝它,她竟然朝我吐出一口白色的煞气!

这不,亏我机灵,把那白煞之气引到那尸身上了,要不,我他娘的早就被邪侵了!”

小招听后,眼睛立刻瞪得溜溜圆:“你机灵个屁!”

我不解道:“咋的了?”

小招没有说话,立刻向前方的无头尸跑去。

云波萨满也意识到了什么,赶紧跟了上去。

我不明白这是惹啥祸了,立刻起身,赶上去一瞧,只见那无头尸正剧烈跳动着,向着路边的树林里窜去!

“这他娘的到底咋了?”

小招道:“张是,我嘱咐过你,不要乱来。你把那白煞之气引过来,接上了那尸,这叫煞气冲尸。煞气冲尸之后,尸就会发生惊变,产生惊尸的现象!”

云波萨满惊讶道:“惊尸?我听说,这可是很凶的!那该怎么办?”

“绳子!”小招喊道。

云波萨满立刻把自己身上的绳子拿下来,扔给小招。

然后,我们几个人迅速紧跟着那尸,追进树林!

无头尸巧妙地避开树木和地上的石头,就如同嗑了药一般,跳走的速度非常之快。

追了一阵子,云波萨满道:“不好,前面是悬崖啊!”

小招把绳子的一端甩过来:“快!赶在它跳崖之前,捆住它!”

云波萨满拿着两只手电,一只照着那无头尸,一只为我们照着路。

我和小招拼尽全力,终于绕到那尸跟前,绳子一横,就拦住那尸,然后迅速把它逼到了一颗树下。接着,我们围着那树各跑三圈,最后,终于将它缠在了树上!

打好绳结之后,我们三人坐下来,大口大口地喘息着。

再看那无头尸,它依然抖动着,试图向前跳去。

我凑到小招跟前道:“今天晚上赶尸,咱们都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谁能想那么多啊。再说了,那些名副其实的赶尸匠,赶了一辈子尸,也不一定遇上过这种情况吧?我看咱真够幸运的!”

小招白了我一眼,平静下道:“现在想想,咱遇到的那个东西,可能跟这件事有关系,否则,它不会拦着路,死缠烂打着不走,最后还把尸给惊了。”

云波萨满道:“你们等着,我去那边看看……看看能不能收住它。”

小招点点头:“我在这里看尸,张是,你过去给云波萨满帮忙。”

随即,我就跟着云波萨满到了出事的地点。

可是,到了那地儿之后,却发现,那里闪着好几个火把。另外,还有七八个人在吵吵嚷嚷。

我们刚过去,就看到一个老妇人上前道:“萨满,您终于来了!我家莎腰妹被恶鬼缠身了,你快给看看。”

沙腰妹是当地对于未婚女孩的一种称呼。一听就知道,方才我见到的那个女子,正是这老妇人的女儿。

我们到人堆里,在火把的照耀下,只见一个女孩子正蹲坐在一棵树下,脸色铁青,翻着白眼,看着周围的人。

周围的人个个战战兢兢,不敢轻易靠前!

云波萨满见此,立刻拿出一个牛皮包,从里面掏出一个用草绳编的,网状的东西。另外,那网子上还系着一个小红葫芦。

云波萨满悄声对我道:“你去吸引她,我从后面绕过去。”

我会意,立刻向那女孩子走近一些,然后就道:“你到底是个啥东西?有种的就报上名来!”

那女孩子听后,闪着白光的眼神不再东张西望,而是集中到了我身上!

盯了我一两秒后,她狠狠地冲我呲了呲牙,用极为粗粝的嗓门吼道:“滚!”

这时候,云波萨满已经绕到了她的身后,随即他把那张网展开,一下子就罩在了那女孩的头上!

与此同身,那女孩子猛地弹起来,就想挣脱!

云波萨满死死地把网抓在手中,我连忙上前,帮着他,把网子牢牢地按压在那女孩子的身上!

那女孩剧烈挣扎了一阵子,身上突然就冒出一缕缕的白色烟雾。烟雾在网兜里游离着,最后都钻进了个红葫芦之中。

此刻,只见那女孩的身子一软,就瘫倒在了地上。

云波萨满收起网兜,又把网缠在了那个小红葫芦上。

那红葫芦左右摇摆着,那艳红色,逐渐逡出了一层霜白。

云波萨满抓着那个小葫芦,身子禁不住颤抖了一下!

众人扶起那女孩子,只见然的神色也逐渐恢复了原貌。

云波萨满拿出一个瓷瓶儿,给那女孩子喝下一些水后,她逐渐清过来。

女孩的母亲见此,对云波萨满是千恩万谢。

云波萨满蹲在眼神迷离的女孩面前问道:“你一个人来这里干什么?”

那女孩想了一阵子,才道:“我家的一只小羊羔不见了,听邻姚大叔说,白天的时候,他在这片林子里见过的。这里离着家也不远,我就过来找了。”

我说:“你找的时候,碰到什么东西没有?”

“我……我好像看见了一件很破的衣服,就在这林子里面!”

在女孩的带领下,我和云波萨满很快就找到了她所说的那件破衣服。

那衣服是挂在树上的,是一件典型的少数民族裙衣。衣服的下面,还放着一碗米,米上插着一炷香。

云波萨满说:“这衣服是瑶族的……这个似乎是个招魂的仪式啊!”

“这女孩子肯定是被这个招来的魂魄给邪侵了。”

云波萨满点点头:“这是为谁招魂呢?”

我说:“既然是招魂,不但需要被招者的物品,还要有这个人的生辰。”

此时,那女孩子恍然道:“对了,我好像还见到这衣服上有一张纸条的,现在怎么没有了?”

我和云波萨满对视了一下:“被人取走了!”

“你还记得那纸条上写的是什么吗?”

“好像有……盘……盘四……妹。有‘盘四妹’这三个字!”

“云波萨满想了想,问道:“这个寨子里,有谁懂得招魂之术吗?”

女孩想了想:“这一带,也只有萨满您会吧……不过……让我来这里找羊的姚叔也很古怪的很,不知道他会不会?”

听到这里,我觉得,今晚的事儿,实在是太巧了。这小姑娘的羊丢了,来到树林找羊撞了邪,随后她又撞了尸。另外,恰巧还有人在今晚,在这个地点为什么人招魂。

云波萨满也意识到了这些,他斩钉截铁道:“你带我们去找那姚叔去!”

到了寨子,找到了姚叔的家。我们发现,他家的门紧闭着,里面没有灯光。

我们拍打寨门,随后屋里亮了灯,一个人走了出来。

我看那人也就四十多岁,弓着腰,披着一件大衫。

看清了来人,那姚叔就笑道:“是云波萨满,这么晚了,有事吗?”

云波萨满道:“姚叔,是你让邻居家的沙腰妹去树林里找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