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灰袍仙盗

姚叔愣了一下,然后道:“是啊,有啥不妥?”

随即,他又看了看身后的沙腰妹:“找到了么?”

那女孩只是看着他,没吱声。

云波萨满道:“姚叔,您会招魂法术吗?”

姚叔听后,哈哈笑起来:“我只会扛枪打野兔,不会什么招魂术。这种法术,只有您云波萨满懂得吧?”

“您说您会打猎是吧?您是不是打死过一只猎豹?您真是个高手啊!”云波萨满接着道。

我知道,云波已经开姑怀疑姚叔了,毕竟,他比我们吏了解这里人的情况。

姚叔的脸立刻沉了下来:“云波萨满,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是想说,寨子里的崖墓中,丢了很头颅。”

“这个我知道,还用你说!”姚叔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我直截了当道:“我们怀疑是你你偷走了那些尸体的头颅!”

听着这话,姚叔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震惊,他仿佛早就意识到,有人会把这句话讲出来。之后,他就用眼睛盯着我,笑道:“你是谁?寨子里的事,怎能容你插嘴!”

云波萨满道:“沙腰妹提到你的时候,我就想到了三点,第一点,你是个打猎的能手,也只有你能轻松杀死一只豹子。

第二点,你曾经头学过一些招魂的邪术,被我父亲知道后,他把你喊到我家里,狠狠地责备了你一番。那时候我还小,但是我还是想起了这件事。

第三点,丢失头颅的那几个人,和你都有关系。我听说,十几年前,那些人一起进山挖草药,还出了事。有个叫盘四妹的沙腰妹不见了,至今都没找到。

方才沙腰妹被上了身,上她身的,就是盘四妹。而有人在树林里招魂,招的也是盘四妹。

如果我没记错,你就是当年那个与盘四妹定过婚的姚哥吧?当年你在外地,回来的时候,事情已经发生了,那些人都说,盘四妹是自己走丢的,你没有办法,自己去找,但是什么也没找到。

为了那个沙腰妹,今天你又做了什么?为什么敢做不敢当了!”

云波萨满的一席话,把姚叔说得哑口无言。

但是他一直笑着,不承认也不反驳。

云波萨满拿起那个小葫芦道:“你利用那几个知情者的人头,招来了他们的灵魄,问出了关于盘四妹的一些情况。然后找到了她死亡的地点,并在那里找到了她的一件衣服,后来你用那件衣服,招来了她的灵魄。

但是,你没想到,我们的动作也很快。于是,你就骗邻家的沙腰妹去林子里,让盘四妹上了她的身,堵住路口,防止我们把尸赶过来,找到那些头颅。

姚叔,你是把那些头颅主动交出来呢,还是要我们进去亲自找?”

说到这里,姚叔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他泪流满面地跪倒在地,面向外面寨子里的所有的人,痛声道:“我对不起寨子里人!这事是我做的!盘四妹失踪后,我就没安心过一天。当初,她说要等我回来,然后成亲的。我从外地回来的时候,她却进了山里,再也没回来。

我不相信与她同行的那些人说的话,我觉得他们都在骗我。我一直觉得,是他们害了我的盘四妹!

可是,他们一个个都死了,我想问他们,也问不出来了。

所以,我就找了一个飞颅恶鬼,让它帮我偷来他们的头颅,然后把他们的灵魄招来,询问当年的事情……”

我说:“你得到的答案是什么?”

“它们与死前说的一样……但是我从那些死灵的嘴里,得到了一个地点。我找到了那里,发现了盘四妹的遗骸!

我找到她的时候,她的手里还握着一个野灵芝。她是在采灵芝的时候,摔下去的。那一年,我走的时候,她说过,要采些些野灵芝,给我治劳虚症状的……”

说完,姚叔起身回到屋子里,抱出来一个大木箱子。

“头颅都在里面,我会给死者送回去,缝合好。然后,寨子里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吧!”说完,他又看了看云波萨满,“噗通”一生跪倒在地道:“云波萨满,我求您一件事。”

云波萨满道:“什么事?”

“请您放了盘四妹的灵魄!”

云波萨满道:“盘四妹已经成因哀怨成煞,放出去,只会害更多的人!”

姚叔把头磕在地上:“您就想想办法吧!我求求您了!”

云波萨满道:“我可以把盘四妹的灵魄交给这位张先生,他可以助其消煞,尽快去该去的地方!”

姚叔听后,又跪倒在我面前:“对不起,张先生。请您一定帮忙,这是我对盘四妹,最后的一个心念。如果她能安安生生地去她去的地方,我也就死心了!”

我扶起姚叔道:“你放心,我会帮助它的!”

找到了头颅,我们又跟小招汇合,把那无头尸体趁夜赶了回去。姚叔带着那些头颅,跟着我们去了河边,然后他一一将头颅安放,缝合好,嘴里全是愧疚的话语。

弄完这一切的时候,天都快亮了。

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云波萨满处理了。

云波萨满要留下我们,休息一天再走。

我和小招拒绝了云波萨满的请求。

我想,翠里的好山好水,以及那些或令人恐惧,或令人感动的故事,都会让我们无法安心逗留一刻的!

《逃鬼笔记》墓将之灰袍仙盗那天,胡小易给我打电话,说他一个亲戚家那边有户人家的墓地出了事儿了,可能是遇上了解尸鬼了,让赶紧去一趟。

那会儿,也正闲得没事儿,就到陕西跑了一趟。

赶到之后,到那人家所在的墓地一瞧,我发现那是一口新埋下不久的老人的棺材。棺材的一侧出现了一个圆洞,里面尸体的头颅不见了。

主家齐瑞民说,棺材里躺着的是他们家的一位老太爷,这老太爷是一周前去逝的,活了一百多岁。这个坟墓外面都好好的,棺材里却出了事儿,我们估摸着是招解尸鬼那东西了。后来托人打听到您,就把你您请来了。

听后,我暗道,这一百多岁的老人死后,都还遭到这事儿,真是活的十全,死无全尸啊!

接着,我就问他们:“这墓地上的土一点儿问题也没有,你们是怎么知道这事儿的?”

齐瑞民道:“这事儿说来也怪。昨天半夜里,我们一家睡得正沉的时候,突然就听老太爷的原先住过的那间屋子里“咔嚓”一声,闹了个很大的动静。

这声儿特大,你看,把我们一家全都惊醒了。

接着,我们就到了老太爷住过的那屋了,打开灯一看,墙上挂着的老太爷的大相框掉下了,上面玻璃摔了个粉碎。

当时吧,家里人心里都有些害怕的,但是谁也没说什么,就赶紧把老太爷的照片收起来,把地上的碎玻璃打扫干净,就赶紧回去睡了。

回去后,我一夜没睡好。我一直在想啊,老太爷的相框挂了那么多年都没掉下来,今儿晚上,没刮风没下雨,咋就掉下来了呢?是不是老太爷死后,对我们这些子孙有什么不满啊。

第二天一早,就听我爹喊我。

我走出去,看见我爹蹲在老太爷门口,脸都快沉地上了。

见了,我就问,咋回事啊?

我爹啥也没说,起身就进到了老太爷的屋子。

我跟进去后,我爹指着桌子上的老太爷的那张照片说,看看,这是咋整的?

我一看,立刻就傻了眼,照片上,老太爷的头不见,上面留下了一个大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