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末路

随即胡小易道:“你看。”说着,他把灯往下一移。

鬼灯下,我发现至少有三十多根地蚕丝廷伸进了脚下的一片鲜土里。这片地儿,距离那齐家墓地,也就有三十多米。

胡小易贼贼一笑:“就在下面了。”

我说:“那还等啥,赶紧把那些人喊过来,开工吧!”

胡小易道:“狡兔还有三窟呢,何况这样的鬼物,我们再找找,看还有没有其他的洞口!”说着,胡小易就用石灰在此处做好记号,然后又端着灯四处寻找了一番。

这地蚕丝很细,而且很长,鬼灯一照,还是很容易发现的,最后我们又发现了三个类似的入口。

最后,胡小易把带来的人召集在一起,按照发现的入口分成四个小组,随后,胡小易一声令下,大家伙就干了起来。

然后,我和胡小易,就蹲在地头上抽烟。

挖下去不到一米,就听这四个小组的人接连叫起来:“下面有洞……这里也有……有洞!”

我和胡小易过去一看,那洞有暖水瓶那么粗,直直地延伸下去。

胡小易道:“大家伙继续挖,这活儿不让你们白干,下面的好东西,你们做梦也想不到的!”

听了这话,大家伙干的更加带劲儿了,不一会儿就挖下去两米多。结果,大家发现,下面的洞,越来越开阔,最后有铁桶那么粗了,而且洞变成了横向的!

此时,那些人纷纷喊道:“这是啥洞啊,怎么这么骚臭啊!”

胡小易让他们赶紧上来抽根烟,等洞里的污浊之气散干净了,然后再下去。

众人上来,休息的功夫,都问我们,这到底是个啥子洞啊,可别真出来个什么妖物。

胡小易立刻道:“各位兄弟,你们不用担心,昨天的时候,我们不是给它们东西送了几坛子酒吗?这酒里我放了东西,喝了这酒,这些鬼东西早就不知道东南西北了。你们看,我们都打到家门口,它们还没动静。”

“下面到底是啥东西啊?你跟我们说一说。”众人纷纷道。

我说:“胡小易,你就别憋着大家了,这些人急了,可真敢给我们撂挑子!”

胡小易刚要说,就听人喊道:“这下面有东西!”

随着那人一声喊,所有人都集中到了那个被挖开的洞口!

我过去一看,只见那个大坑下面,有许多的老鼠不断地涌出来!

原来是老鼠!

“该咋办啊?”众人问。

胡小易说:“让它们走,我们只抓它们的老大!”

这时候,四个洞口的全都出现了这种情况,只见洞中的老鼠犹如溢出的黑水一般,纷纷地爬出洞,向着四面八方逃去,看那阵势,至少有个几千只之多!

但是,这些老鼠就跟上来了年纪似的,爬行的速度都非常的慢。有的老鼠出洞后,直接趴在地上就不动了。

我说:“这些老鼠肯定都享用了你的符酒了。你那符酒怎么了做的,这个可以教教我。”

胡小易笑道:“实话跟你说吧,这些都是小喽啰。晚上给我们送东西的,就是这些东干的。而真正的老大,还在下面呢!那老大叫灰袍盗仙,就是一个成了精的老鼠!”

我说:“成了精了?那天晚上,我怎么看着跟个人似的?”

胡小易说:“这些老鼠,都是跟着下面的那个灰袍盗仙混的。这东西诡的很,它们经常攀爬叠加在一起,组成人的形状,来糊弄人,吓唬人。这一次,它们肯定是想用老太爷的人头,多给自己捞点儿粮食。”

原来,是他娘的这么回事。

不大会儿功夫,洞里不见老鼠再爬出来了。

胡小易道:“好了,你们看住各个洞口,我们下去看看。”

此时,有人就提意见道:“胡先生,这粗活儿还是让我们来吧?下面要是真有什么好东西……我们不会亏待你们。”

“是啊……是啊……交给我们了……”众人都纷纷附和着。

我和胡小易一听就知道,他们这是有想法了!

齐瑞民有些生气道:“你们想干哈,造反啊,下面能有啥好东西啊?这是老鼠精洞,下面还不一定有啥呢!一切都听这两位先生的!不能胡来!”

此时又有几个人站出来道:“齐大哥,这墓是你家的,这地可是我们几户人家的,要是有什么东西,也是都该归我们!这个是天经地义的吧?”

被这几个人一鼓动,其他的人也都趁火打劫,随声附和着,一时间整个墓地就炸了锅。

胡小易见了这场面,一点儿也不急。最后他喊道:“大伙儿静一静,我们没想跟你们争什么宝贝,下面有啥好东西,我们一点儿都不拿,这个你们放心。”

胡小易的话还没说完,那些人就纷纷跳下洞,拿着手电钻了进去。

我刚要上火,胡小易拉我坐下来道:“先歇着吧,等他们忙完了,咱再去打扫战场。”

那些人下去,还不到三分钟,下面就乱成了一锅粥!那些人嚎叫着,纷纷地爬了出来,有的人想爬出来,但是挤在了一起,都动弹不得。一时间,欢天喜地的夺宝阵地,又陷入了一片惶恐之中!

我们和上面的人,赶紧跳下去,把里见的人往外拉!

拉出来之后,我发现,他们的身上全都留着鲜血!一个个疼得呲牙咧嘴,脸色煞白,神色惶惧!

等所有的人都被我们拉上之后,胡小易扯开一个人的衣袖,看了一眼他的伤口。我看了一眼,就不敢再看第二眼了!他的胳膊上,有三个蒜瓣大小的伤口,伤口上的肉不见了,甚至,我还看到了露出的触目惊心的白骨!

我数了一下,受伤的总共有五个,这五个人就是刚才叫的最欢的。这时候,他们捂着伤口,也没心思想下面的宝贝了。

我说:“胡小易,都他娘的怪你,没事儿,你跟他们说下面有宝贝干啥,这不是明显挑内讧吗?”

胡小易辩道:“我不是让他们加把劲儿吗?谁知道他们当真了。”

“接下来该咋整啊?”

胡小易笑了笑,沒搭理我。转而化问那几个人:“这伤口怎么弄的?”

那些人心有余悸道:“被咬的,下面好像有好几只大老鼠。”

胡小易说:“要不是下面那些东西着了我的道,别说出来了,你们的命都不一定能保佳!这鼠辈的洞穴厉害,我们不进去一样能把他收了。大家准备柴禾,火攻!”

随即,我们抱来一堆堆柴禾,堵住了三个洞口,然后浇上柴油,点燃。不一会儿,第四个洞口就冒出来一股股的浓烟。

在浓烟中,一只只暖水瓶大小的老鼠,像一颗出堂的炮弹一样蹿了出来。然后它们就剧烈地咳嗦着,在地里四处乱窜。看来,这些鬼东西早就被浓烟给熏晕了!

被咬伤的那几个人一瞅,立刻拿着铁锨冲上去一阵乱拍,结果,二三十只大老鼠,没几分钟,就被他们给拍了个精光。

胡小易说:“这些都是那老鼠王黑袍盗仙的得力干将,这些东西一死,那老鬼物就彻底成一个光杆司令了。”

说着,胡小易拿出一个金刚网兜,走到剩下的那个洞口前,注视着下方。

过了不到三分钟,里面传来一阵剧烈的干咳声,声大而邪,听上去,像个老头子发出的,但是又有些不像。

胡小易听后立即把网兜提了起来,做好了撒网的准备。

就在这时,烟雾中突然就跳出一个巨大的黑绒绒的东西。

那东西刚一落地,胡小易一抖手,金刚网就撩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