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地狱之虫

鬼囊这一颤抖,我的心脏也跟着加速起来!

是动还是不动呢?

要是不动这鬼玩意儿,今天晚上可能会平安无事。可是,要是不弄清楚这玩意儿,我就他娘一晚上睡都不好了,那明天怎么出去玩啊。眼睁不开,那满街的金发红发女郎我咋去看啊?

于是,我就横下一条心,把身上的鬼囊摘下来,扔到床上,然后一把就抓起了那个物件!

结果,手刚握住那个瓶颈的时候,我就感觉不对劲儿了!

那瓶子突然间就由银灰色逐渐变成了黑色!并且,瓶子上的颜色迅速地延伸到了我的手臂上!

我想赶紧扔掉那瓶子,结果甩了好几下后,我发现,自己的手似乎已经与那瓶子融为了一体,我根本就甩不掉它!

我靠,这西方的鬼灵,比古老的中国邪异多了!这种情况,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啊!

冷静了一下,我想到,让瓶子附着在我的手上,肯定不是对方的目的,下一步它一定还有行动!

这个念头刚刚迸发出来,就听瓶子里忽然就传来一种幽眇诡异的声音!

那声音“窸窸窣窣”的,就好像有很多东西,在极深的地下管道里争相往上爬动一般!

我心道,这会子,可别爬出来一群蝎子,我最怕那玩意儿了。小时候坐在石头上,被螫过屁股的,我知道那要命的疼劲儿。

片刻,那种“窸窸窣窣”的声音更大了。

我紧紧盯着瓶口,脸上豆大的汗珠子已经开始砸地板了!

不久,一个拇指甲盖大小的甲虫样的东西爬了上来。

我这才稍稍出了一口气。

那甲虫乌中闪亮,头上好像还举着两根弯弯的触角。它撅着屁股在瓶口观望了一会儿,就望向了我。随即,就爬到了靠近我的那个位置。

我稳稳地端着瓶子,大气儿不敢出地看着它,就怕这东西突然跳到我身上来。

心里打鼓道,这美国的玩意儿,不知道有毒没毒啊!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这甲虫爬到靠近我手臂的位置,就停了下来,随即,朝下看了看,接着迅速跳到我的手臂上!我倒吸一口凉气,赶忙用另一只手去扒拉,可是那小东西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我竟然拿扑了个空!

紧接着,那东西就顺着我的手臂爬到我身上,我一阵乱拍的功夫,它又顺着我的腿爬到了地面上。

我终于松了一口气,然后赶紧用力去掰手上的瓶子,可是那东西似乎真的就长在我手上了,皮肉都快扯下来的时候,那东西依然是岿然不动!

我咬了咬牙,蹲下来,使劲儿在地上摔打。这一摔不要紧,只见里面又爬出来十几只甲虫,它们全都顺着我的身子爬到了顶面上。

这甲虫到了地面以后,好像很快就消失了!

我仔细一瞧,发现地板上竟然出现了一个个手指头粗的孔洞!

此时,我身上的汗毛全都结了霜一般,浑身一颤,这甲虫竟然能在一两秒的时间内钻透地板,那要是钻人的身体,还不跟子弹一样快啊!

想到这里,我就拿着那瓶子,不敢再闹大动静了!

此时,我想到了胡小易,心道还是找到他,看看他有什么办法没有。要是再胡闹下去,兴许今天晚上,我就会被这虫子给吃了!

握着这瓶子,刚到过道,我发现门后,站立着一个穿着黑袍的人,这人就是方才放下这银瓶的那个。

我知道,来者肯定不善。

于是我也就直接进入主题:“你他娘的哪里来的孤魂野鬼,跑这撒什么野?你知道到老子是干啥的不?你知道古老中国的茅山术有多厉害不?”

那东西听后,只是阴幽地站那里,没做出任何反应。

我一想,这不对啊。这是在美利坚合众国,这里的脏东西肯是定听不懂汉语啊。于是我边用另一只手比划,边道:“我地chinese,茅山大师的youknow?”

见那东西还不言语,我又道:“如来佛祖,观世音菩萨youknow?”

那东西微微抬起头,幽声说了句话,但是我到底没听清他说的到底是啥意思。我真他娘后悔,上英语课的时候,每次都看小说,这生死关头用上了,真是没辙了!真是英语用时方恨记得单词少啊!

那东西刚说完,我就听那瓶子里骤然传出了一种更大的甲壳摩擦的悉索声!

我心道,这个破瓶子里能装多少甲虫啊?我不信还能窜出百八十只来!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完全否定我的这个想法。

瞬间,那种黑色的甲虫就就如同黑色的喷泉一样,一直喷到了头顶的天花板上!只听耳边“噼里啪啦”,甲虫暴雨,倾斜而下!

当时我就惊傻在了原地,满眼全是喷出,又四散落下的甲虫!

当我幡醒过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竟然处在了一条甲虫围合成的通道中。它们在墙壁、天花板、甚至是脚下蠕动着,钻进去又钻出来!

而我依然拿着那个瓶子,站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做。

这个时候,我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这个胡小易究竟是为什么把我拉到这里来呢?这小子不会就是让我体验这鬼店的吧?

另外,我还有一点疑问,那就是在摸马丁的枪的时候,我摸到了另一样东西,那就是抢上的警徽!

这说明,马丁是一名警察。可是当我要拔出来,看一看那支枪的时候,马丁以及郑彬,更甚至是胡小易,都在刻意隐藏他的警察身份!

这其中肯定有鬼!

另外,进入这家酒店之后,胡小易抢先住进了一个房间,把这个留给了我……回想起这一件件事儿,我就觉得自己一直在钻他们给设下的圈套!

此时,墙面上的一些甲虫,迅速爬到了地面上,然后就像是洪水一般朝我这边倾泻而来。

我不得已,拿着瓶子就往前跑!

跑了一阵子,我来到了一条更为宽敞的通道处,刚走几步,前面的路就被甲虫堵死了,而后面的甲虫依然沙沙沙地奔袭而来!

情急之时,墙壁上甲虫突然落下,一扇门显现了出来。

我立刻跳进去,我感觉这个空间就像是一个电梯一般。

外面的甲虫爬动的声音越来越大,我边望外瞅着,边拨开甲虫寻找这电梯的按钮。

可是按下按钮之后,这电梯依然是一动不动。

于是,我按下的所有的按钮……

这个时候,我忽然听到外面有人在说话,于是,赶紧探出头去看。

在这个甲虫满布的通道里,我看到两个黑袍人在面对面说话。

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立刻就走出电梯,朝那两个黑袍人走了过去。

见我走来,他们都面向我,站立着不动了。

见到这种情势,我也停下来!

顿了一会儿,一个穿着黑袍人,向我走来,然后抬手比划着,让我跟着他一起走。

我发现,这些甲虫似乎都非常听他的话,他想转弯,甲虫立刻给他后散开一条通道。

就这样,我跟着他左拐右转,上上下下,最后,来到了一个非常奇怪的空间里。

那个空间里没有甲虫,只有各种各样的餐具样的瓶瓶罐罐。

那黑袍人,从架子上拿下一个金色的器皿,放在我面前,然后示意我把里面的东西,倒进盆子。

于是我就照做。

当瓶身倾斜的时候,从里面出来的不再是甲虫,而是一些粘稠的黑色的液体样的东西!

当里面的东西全都倒干净的时候,我手上的这个瓶子,突然就脱离了我的手!

于此同时,我的胳膊,也迅速恢复了原样。

我靠,这到底唱的是哪一出啊?费了这么大功夫,难道只是让我替它们送一个破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