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重头戏脱身

我想了想说:“这事儿,我早就琢磨透了。我觉得吧,其实我见到的那些甲虫只是一个引子,让我拿起那个瓶子,才是对方的目的。你想啊,我拿住那瓶子后,就脱不开手了,然后那些甲虫为了造就了一条通道。对方的意思是,让我按照一定的路线,把那个瓶子,送到特定的位置。

另外,跳窗,并不是对方强迫我做的。我是产生了想逃脱的念头,才尝试着离开那东西为我设定的那个空间的。”

胡小易说:“这洋玩意儿啊就是稀奇,就连鬼怪也这么不靠谱,不按套路出牌!你说,深更半夜的,那东西让你做那无聊的事儿干啥?”

我说:“这肯定有它们的目的。不过,我对西方的这方面的东西,没啥研究,猜不透对方的意图。”

胡小易道:“那些死在里面的人,肯定是像你一样,遇到这种情况,然后想逃脱,或者做了一些什么别的事,才出事的。我觉得吧,要弄清这事儿,光靠我们俩还不行……”

“还需要谁?”

“懂行的,对西方的这些东西比较了解的人。”

我说:“要不让马丁替我们找一个?”

胡小易连连摇头:“马丁是美国人,我信过。你知道吗?其实现在我最担心的不是这酒店里的那鬼物,而是……这酒店里的人是不是与那鬼物有关系。咱们做淘鬼的买卖这么多年,你别忘了咱们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我低声道:“最可怕的不是跳出来的鬼,而是藏在人心里的鬼。”

胡小易点点头:“你想,如果真如外界所猜测的那样,这酒店里有人参与了这些诡案,那么这个人才是最关键的。但是问题是,我们在找到这个人之前,是什么也不能说的,一旦我们说自己知道了什么,你想,我们还有命离开这里吗?”

“那我们该咋办?”

“睡觉!明天一早,我们立刻离开这里!要是再不走,说不定那一会儿就进来几个持枪的歹徒,把我们打成马蜂窝,第二天我们就抢了洛杉矶时报的头条了!”

我说:“你小子明明知道这事儿不好办,干嘛还把我拉进火坑?”

胡小易说:“其实我跟郑彬根本就不熟,是他的一个朋友让我帮忙的。也许你还不知道,我们这次来美国,中美两国的警方是通过气儿的,一切都是特办。要不,我怎么能顺利给你办下护照来?还有,当初来的时候,他们只是说要我们看一栋老房子,我也没想到竟然是这座闹鬼的大酒店!”

我说:“行了,你就别装孙子为自己开脱了。我觉得啊,你之所以来,就一个理由:钱!告诉我,这次美国方面怎么跟你开的价?”

胡小易的脸上终于挂不住了:“张是,你说你这人,领着你来赚钱,倒成了我的不是了?行了,睡吧,明天还有重头戏呢!”

胡小易所谓的重头戏,在第二天一早就上演了。

我们的安排就是,我假装中邪,胡小易大喊大叫着,冲出去找人帮忙。随后,酒店里的保安冲进来,把我给绑起来。

这时候,酒店老板,郑彬和马丁都赶了过来,他们见了,也是一脸的震惊!

胡小易解释道:“可能是因为昨天晚上的事儿,让这里隐藏的幽灵给报复了。你看,他什么还没记起来,就成这样了。要是把昨晚的事儿想起来,说出来,那命恐怕早就没了!”

郑彬急道:“那该怎么办?胡先生,你不是这个行当里的吗?难道你也帮不了张先生吗?”

胡小易为难道:“不瞒各位,我们对付中国的那些玩意儿,都不在话下。但是我们真对付不了美国的这东西啊!不好意思,让各位见笑了。麻烦你们指点一下,附近有没有牧师或者神父什么的,让他们赶紧给我这兄弟瞧瞧,驱驱身上的邪气!”

郑彬和马克见了直摇头,我相信,他们已经认定我们是水货了!

郑彬说:“我带你们去找一位神父。”

胡小易说:“那敢情好了,关键时候,还是同一个祖宗的上心啊。”

随即,郑彬和胡小易把我扶上车,拉着我就去了洛杉矶北部的一个叫瓦克那的镇子。

在那里,我们见到了一位叫做埃文斯的神父。

埃文斯六十多岁,是一个细高个老头,就连他的那些胡子上都闪烁着美国神父的那种安宁神秘。

知道事情那个的前因后果后,埃文斯神父让胡小易和郑彬在教堂稍等,然后把我带到教堂旁的一座三层普通居民住宅中。

进去后,埃文斯让我坐下,然后给我冲了一杯咖啡,接着,他在我的对面坐下来。

“你好,来自中国的朋友。”

我惊讶道:“您的中文说的这么好?”

“不瞒您说,我在中国待过五年,去过中国的很多城市,比如四川成都,陕西的西安等等。”埃文斯正襟危坐,一直盯着我的眼睛说。

我说:“你去中国的目的是什么?”

“我想先知道你来我这里的目的是什么。”埃文斯自信一笑。

我说:“我在……洛杉矶的一家旅馆住宿,结果……我被恶魔纠缠住了。我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捆绑着,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曾经做过什么。”

埃文斯有些生气道:“请喝完我为你准备的咖啡,然后离开这里。”

我说:“为啥啊?你们美国人就是这么待客的吗?”

“孩子,你没有跟我讲实话。如果我没猜错,你根本就没有被魔鬼缠身。告诉我,你来找我的真实目的是什么!”

听埃文斯这一说,我心里就有些发慌了,这人竟然能看透人的心思。

我说:“对不起,我的确欺骗了您。我……”

“你不相信我?”埃文斯追问道。

“不……”

“没关系,这里是America,每个人在异国他乡的时候,都会有一种举目无亲,任何人都不敢去相信的感觉。孩子,你要明白,当你不相信任何人的时候,请你相信上帝。相信上帝,就能得到上帝的垂怜。我是一位神父,我是上帝的仆人,我执行的是上帝的意志。在我这里,相信我,就是相信上帝。话讲到这里,如果你还不能把你心中的话讲出来,那么我就无能为力了!”

我端起咖啡喝了一小口。

埃文斯,满意笑道:“你到底看到了什么?”

我说:“埃文斯神父,我看到了长颈瓶,还有无数的黑色的甲虫,还有几个黑袍人,但是我看不清他们的脸……那瓶子粘在我的手上,我迫不得已走过甲虫满布的通道,把瓶子送到了一个地方,把瓶子里的一些东西倒出来之后,我才得以离开……埃文斯神父,这其中肯定有什么寓意吧?这寓意到底是什么?

虽然,我在中国接触过许多诡异的事情,但是这件事,我实在是难以理解。我想,这也许与西方的某种东西有关系。”

埃文斯听后,面色显得极为惊诧,他缓缓地起身,望向窗外,片刻后他转身看着我道:“孩子,你能从那里逃脱,就已经是个奇迹了。你应该立刻离开美国,回到中国去,那里对你来说,更好些。”

我说:“神父,正是因此,我只是跟您和我的一个朋友讲了这些,我没有跟警察吐露过半个字。”

埃文斯点点头说:“我记得,你们中国有黑无常和白无常两只非常厉害的鬼差,他们手中拿的是钩子和索链。你所见到的那种长颈瓶,想相当于那种钩子或者锁链!”

我骇然道:“您的意思是……我遇上死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