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鬼巢风云

现在想来,托雷斯临死之前,早就想到了死神会来报复他的家人的,但是他依然没能阻止这一悲剧的发生。

听埃文斯讲完,我不由自主地起身,望着墙面上的一幅圣母像道:“埃文斯神父,您一定知道那座酒店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您为什么一直都没管?”

埃文斯笑道:“孩子,在你们中国,有一种侠义精神,但是美国不同。死神的意旨,不是我们这些普通人能改变的。我能做的,不是与之抗衡,而是向上帝祈祷!

关于西塞尔旅馆的事情,自从它建立之初,就没断过。同时,也有很多人在调查中丧了命。你来美国之后,一定了认识一个叫马丁的警察吧?”

“对,您也认识他。”

“他经常来找我来聊天。也许你还不知道,马丁的父亲老马丁也是一名警察,他为了调查那旅馆的诡案,住进那座旅馆,但是第二天一早,酒店的服务员发现他溺在了浴池里。

马丁和他父亲一样,是个好警察,我觉得你可以相信他。如果你真能做些什么,那就请大胆去做,我相信你们中国人在这方面的智慧。”

随即我写下一些东西,交给埃文斯神父,然后对他说:“这是我们做事的方式,不知道在西方能不能用上。”

埃文斯把东西收好,露出一个和蔼的笑容:“谢谢你,中国朋友。”

从神父家出来之后,我告诉胡小易,一切都搞定了。另外,我还告诉他,马丁是可以信赖的。

胡小易说:“这事儿能办吗?”

*我说:“埃文斯神父都说我们能办,我不能丢咱中国人的脸啊。”

随即,我就拿出纸笔,迅速写下了一些东西。

见了马丁之后,我告诉他,请他把我们送到机场,然后我会交给他一些东西。

本来已经失望的马丁听后,立刻欣喜道:“Go!Go!Go!”

到了机场,我交给了马丁一封信,信中所写的是我对整件事的看法,以及一些可以采取的措施,至于能不能有效,我就不敢打包票了。

信是这样写的:马丁先生:多谢您的款待!

有些事情不便当面说,于是给您留下了这封信!

我们认为,死神所处的灵界与我们所处的人间是不能随便交通的,这是在不同界域产生之初,就形成的规矩。

所以,要把一个人从人间引入灵界,蒙蔽这个人做某些事,然后借此将某个人的灵魂收起,必须有一前提条件,那就是世间与灵界存在着一个缺口!

在我们中国,这种缺口有个名字,叫做:“阴阳间”。

相传鬼节那一天,鬼界的大门是敞开的,鬼灵门可以出鬼门,进入人间,但前提是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内回来,在此期间吗,不能干涉阳间的任何事情。

这里的鬼门,就是阴阳间的一种。

除此之外,那些精通阴阳运化手段的人,通过邪门歪道,其实也是可以在两个界域间打开一个缺口的。

需要指出的是,这种行为是非常逆天的,很多懂得这种方法的人,也不会去做这种事。此外,要打开这样一个缺口,其实是很难的,它需要很多道不可思的程序!

藉此,我认为我所住的那酒店,其实是存在这样一个缺口的。就出事的那些房间来看,这个缺口,并不是一个,而是好几个。

我不知道这样的缺口是如何造成的,但是我知道它的用途。

在你们西方,死神,是一种专职收取人的灵魄为业的邪神。死神做事的方式与中国的那些鬼灵不同,它经常以某种诡诈的方式,收买人的灵魂,然后让这些人去作恶。

毋庸置疑,那座旅馆中住着的,不单单是旅客和租住者,还有死神的奴仆。死神的奴仆,会按照死神的意愿,去收割住进旅馆的人的灵魄。

整件事情,就是死神与其奴仆所导演的一出罪恶的闹剧。

解决这样的事情,有两种方法:第一种,查出那个人,请神父把他钉死在十字架上。让这个人为自己出卖灵魂,而付出代价。

第二种方法,找到酒店中的那个缺口,将其封闭。至于封闭的方法,我已经写在一张纸上,把它交给了埃文斯神父。我相信,在埃文斯的帮助下,你一定能做到的。

我只能帮你到了这里了。

祝您好运!

……

我给胡小易看完这封信的时候,胡小易说:“也许到退休,马丁也无法解决这个问题。”

我说:“其实,有些事情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就等于解决了!

回国之后,我这心里才总算是踏实下来。

至此我才算明白,我们这样的人,也不是全能的,也不是什么问题,都能解决得了的。

《淘鬼笔记》阴阳间之鬼巢那一年,我正上大三,住得是六人间的宿舍。

我们的宿舍分阴阳南北两面,我住五楼的阴面。

在我们隔壁的宿舍,也有六张床,但是从来都是只住五个人。北侧上方的一张床上,学校从来都不安排住人。

我听说,这个不公开,不成文的规定,自从这座宿舍楼建成之初,就存在了。

至于其中的原因,简直可以说是众说纷芸,五花八门。

比如,有人说,这张床上,曾经住过两个女生,第一个女生在半夜的时候摔了下来,造成脑出血,送医后不治身亡。

第二个女生则是在凌晨的睡梦中,直接拉开窗护跳了下去,当场死亡。

据说,正因为这事,那一届女生进行了罢课,最后学校把男女生宿舍进行了调换后,这事儿才过去。

可是当男生住进去以后,又接连发生了两次诡异的事情,其中一个男生在睡梦中捅了自己三刀,不过这孩子个命大,送医院后又被救了过来。但是,被他亲手割下的小祖宗再也沒法长上去了。

另一个男生是在明知那床上不干净的情况下,耍彪,充大胆儿才上去睡的。

这个男生醒来的时侯,他仔细检查了自己的身体,重点查看了自己的小祖宗,发现都还在。接着他就跟那些与他打赌的同学说:“赶紧请我吃饭吧,这谣言已经被我破了。”

随即,跟他打赌的那帮孩子就拉着他到外面吃大餐。

可是,吃着正尽兴的时候,这小子突然就觉得肚子疼,疼得在地上打滚,嗷嗷直叫!

送医院一检查,医生发现这小子胃里竞然有一块电子表!

那医生说,见过吞金吞银的,没见过吞电子表的!

说到这事儿,不能不提我那二货同学佟小宝。

这小子胆子不大,就是有点儿二。所以,他也曾经做过一次尝试。最后,这小子身上一点事儿也没有,但是,他把床给尿湿了一大片。

再后来,学校也刻意嘱咐宿舍的人,不能睡那床,在那床上出了事,学校概不负责!

也许是被以前事儿给弄怕了,也没人再敢去那床上睡觉惹事儿。

当时,有人就说,出现这些事情,都是因为第一个死去的女生,阴魂不散,心有不甘,想多拉一些人垫背。

几年后,我又回到了这里。

我发现,那座宿舍楼已经拆掉了,在原来的那个位置盖起了一栋居民楼。

今天,我正坐在这栋楼的一个房间里,我对面坐着的是一个就于平的中年人。

于平,是这间房的租主。一年前他租下了六层楼的几个房间,干起了旅馆的生意。

做生意之初,他并没有感觉这房子有问题。但是,自他装修了一个房间,增加了一个套间之后,这才出了一些诡异难解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