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草符尸

接下来,于先生就跟我讲述了发生在这里的几件事。

第一次出事,是一个月以前,那是装修好房子以后,第一次让客人入住。

入住的是一对小情侣,本来,这俩人是准备住五天的,结果第二天一早,两个人就跑下来,说退房。押金要不要都没关系,他们只想尽快换地方。

当时我就问他们,这是为啥啊?

那小伙子说:“你的房子,你不知道为啥啊?”

我奇怪道:“我又没进去住,我知道是为啥?”

小伙子办完手续,临出门说:“老板,你那客房不能再住人了,再住人,就得出人命。”

我追出去,一把扯住他,让他把话说清楚。

那小伙子说:“昨天晚上,我们一觉睡到天明。但是,临睡前,我女朋友玩了阵子新买的摄像机,最后忘了关。

清晨我醒来,发现了这一点。于是,我就很好奇,想看看拍了半夜,有没有拍到不可思议的东西啊。

本来吧,我也就想想。可是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了一跳!我们睡着后,发生的事儿,实在是太他娘的吓人了!

*躺下不久,我们俩先后又坐了起来,然后就开始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我女朋友问我家是哪里的?我说自己加是河北的。随后,我又问她家是哪里的。她说自己的东北的。

我们俩去都没去过这俩地儿,你说这不是胡诌八扯吗?

后来,我们俩又说了许多令人不解的话,这一说,就说到了天亮。

看到这些,我立刻问她记不得昨晚都干了啥事儿。

我女朋友也是一点儿都记不起来。我怕吓着她,赶紧把录像给删除了!

你说这是怎么回事?这不是闹鬼吗?”

于老板说,当时啊,我也没在意,觉得吧,有可能是这两人精神有问题,或者是想找个理由退房。

可是,第二批进住的客人也发现了异常。

是二天一早,那人就跑来,喊着我到他住的房间去看看我进去一看,立刻就傻眼了。房间靠床的那面墙壁上,几乎全都写满了毛笔字。那毛笔字写的还真不赖,但就是写的不是地方。

于是我就问他,这是咋回事啊,你在能到处乱写啊?

房客听后,辩解道,别说毛笔字了,钢笔字都写不好。我到希望这是我写的,可是我哪里有这水平啊!

我看了看他的双手以及满身的墨水说,不是你写的,你身上的这些墨水怎么解释。

那人依然坚持,自己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他还发誓,绝对不是他干的。

后来,那人就是不认账,我也只能自认倒霉,自己出钱重新装修了房子。

其实,我一直觉得这房子的没问题的,因为这是新房啊。人家买了房子,一天都没住,我就搬过来了。

这事儿后,我就托人找到原先施工队的人,问问人家建这房子的时候有没有出过事。那人说,从来都没出过任何事故。

为了安心,我就请懂行的人来看了好几遍,供奉了这佛那佛,也没少花钱。另外,为了防止出事,这间房,我就一直没敢安排客人进住。

前一阵子,我出去旅游了一趟,我这店,就让老婆帮忙给照看着。临走吧,我还特意嘱咐这婆娘,一定不要往那间房里安排客人。

可是我出去旅游那段时间,正好是五一假期,客人暴增,我老婆见钱眼开,就把那间房开给了一对夫妇。

谁知道,那两人在半夜的时候,发生了意外。那男人把一把水果刀,插进了他老婆的脖子。就这样,那女的就再也没醒过来。

而后,行凶者又像没事儿一样,继续睡觉,一直到天亮,他才发现自己的老婆出了事儿。

于是他立刻报警,警察赶来后,经过调查,确认行凶者就是他自己。

但是,那个人始终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杀自己的妻子。

讲完这些,于先生就问我:“张先生,你觉得这是不是闹鬼啊?”

我说:“这应该是闹鬼,但是这里的闹鬼和别处的凶宅闹鬼是不一样的。更确切地说,这里的问题,并不是房子有问题。”

于先生更加奇怪了:“张先生,这明明是房子里出的事儿,怎么不是房子的问题呢。”

我说:“这样,我给你举例子,比如你开车的时候,每一次到某个路段,车子就趴窝;而在其他路段都好好的。你说这是车子的问题,还是路的问题?”

于先生一知半解地点点头。

我说:“于先生,最后的结论,我还不好下,今天晚上,我就在那房子里待一晚上,看看情况再说。”

在于先生讲自己的事情的时候,我就琢磨了一下当年学校宿舍发生那些的事情。

我发现,于先生经常出事的那个房间,与学校原先出过事宿舍的所在的空间位置,是差不多的。而且,床铺的位置也很相近!

如果说一个房子闹鬼,把它拆了重新再盖依然闹鬼,那么问题就不在房子本身了。另外,这个和床铺更是半毛钱关系没有!

晚上,我就带着家伙住进了那个房间。

这一次,我所带的家伙中,有一个填满稻草的布娃娃。另外,我还在这个布娃娃的体内,放入了一张“草尸符”

这张符,是我根据《淘鬼笔记》中的说明做的。

“草符尸”做好之后,可以吸累尸气,当吸累尸气到一定程度后,将它放入人形的布娃娃里,这就相当于一具“真正”的尸体了。

当然,这种尸体,人可以辨别真假,但是那些靠感觉气息辨物的鬼灵是看不出来的。

这一次的事儿比较邪异,有了这具草符尸,我就不用亲自躺床上引诱那些鬼东西了。

把草符尸放好后,我又在它的后心上系了一根长红绳,把它拴在了床上。

也许,你会觉得这草符尸很好玩,但是了解这玩意儿的人,还真不这么认为。

以前,我们村有个叫宋光丁的人,我们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宋光腚。宋光腚这小子喜欢鼓捣一些邪乎玩意儿。

那年,我们村来了个江湖道人,我忘记那人来我们村到底干啥了。

宋光腚这小子本来就对这个感兴趣,就讨好那道人,而后问这问那,还问他能不能教他些真本事。

那道人家宋光贼眉鼠眼,心思不正,就给宋光腚打哈哈说:“我已经对天发誓,不再收徒,不传道法。”

宋光腚碰了一鼻子灰,但还是不死心。后来,半夜里,他不知道怎么就摸到了那道人的住处,偷了那人的包裹。

在那包裹里,他找到了一本老书,上面记载着一些奇诡的法术。于是,这小子就天天比划着练。

有一天,宋光腚给我们说,他会造一种草人,这草人能自己动,让他干啥就干啥。

当时,我们都觉得这小子得神经病了,必须得送精神病医院。

见我们不信,宋光腚就说:“晚上,你们一人拿一个大鹅蛋来看。要是灵,就把大鹅蛋留下归我;要是不灵,我赔你们一人一个大鹅蛋!

但是要注意,拿鹅蛋的时候,不能跟你们的爹娘说,他们要是发现蛋少了,就说是让老鼠偷吃了!”

晚上十点钟,我们一人揣着一个大鹅蛋,就到了村后的一座没人住的老房子里汇合。

到了一看,宋光腚早在那里等着我们了。我发现宋光腚并没有带鹅蛋,他这是胸有成竹了!

见了面,宋光腚让我们躲进这老房子的一个里间,然后又特意嘱咐我们几个道,只悄悄看,千万不要出声!出了声,会惹大祸的!

我们就问,惹啥大祸?

宋光腚说,它会追着你们,把你们的鸡巴咬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