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骂床

牛氏心道,我爹娘给你拿本钱做买卖,赚了钱了,就想三想四,飞上天了?这还了得!

于是,这牛氏就悄悄跟着这个吴思野,只要见他寻花问柳,进去二话不说就是一阵臭骂乱打。

牛氏身体壮硕,高出吴思野一头,宽出他半个身体,两个人一站位,胜负就不必说了。

吴思野虽色心难改,但是经过牛氏的几顿暴打之后,总算是收敛了些。

后来,牛氏悄悄观察了吴思野好几个月,都没发现有什么不对劲儿。

可是,与此同时,牛氏又发现了一点不同寻常的地方。这个吴思野在去外地倒货的时候,经常是在外多过一夜才回来,而且每一次都要住同一家,叫做云祥的客店。

云祥客店距离牛氏的家只有十几里路,要赶,肯定是能赶回来的。

牛氏得知此事后,就暗暗去调查,结果,她什么也没发现。他丈夫吴思野进入客店之后,就像其他的人一样,进入房间,洗漱休息。其间没有人任何一个女子进入其中。

另外,还有一件非常奇怪的事,这个吴思野,每次回来之后,身子软得跟面条一样,每次牛氏要和他同房,他都都喊累,推脱敷衍了事。

牛氏更加怀疑吴思野,但苦于没啥证据,又不能收拾他,只得在心里干着急。

有一天,吴思野外出该到家了,但是天黑还没回来。牛氏心想,肯定又去云祥客店住了。于是就气呼呼地吃了一只鸡,喝了四两酒,插门睡觉。

半夜的时候,门突然被敲响了。牛氏醒来,破口冲门大骂:“你这个死不要脸的,回家干啥,在外鬼混就是了。这个时候让老娘给你开门,做梦吧你!”

骂完,牛氏裹了裹毯子继续睡。

可是,过了片刻,门又被敲响了。

牛氏依然不动。

门一直被敲响着,那声音不急不慢,不像是吴思野的作为。

这时候,牛氏还意识到一个问题,被敲响的,一开始是大门,怎么现在听着,成了房门了?

牛氏心道,你能进院子,就怕你进不了这个屋子!

想到这里,牛氏继续睡。

结果,卧室的门又被敲响了!

牛氏忽地坐起来,差点儿把床给压塌下去!

这一次,她不是气了,而是有些怕了!

家里的大门,外房门都是她在睡前亲自牢牢锁好的,这个吴思野本事再大,他怎能进得来啊?

牛氏壮起胆子问了一句:“谁啊?”

门依然被慢条斯理地敲响着,没有任何回答。

牛氏不敢去开门,就坐在屋子里摸黑听着,也不敢去点灯。

不知道什么时候,敲门的声音停止了。

牛氏壮着胆子,走到门后,仔细听了听。外面静悄悄。于是,她反身回来,点上油灯。一手端着灯,一手拿着木棍,慢慢地打开了卧室的门。

牛氏把灯推出去,照了照,外屋没人。

她慢慢走到的堂屋的门后,打开门,往外照了一通,结果院子里也没人。

最后,她端着灯来到了院门后,打开了大门,走到的门外,只有风声和黑暗。

牛氏长出了一口气,锁好所有的门,回到床上继续睡觉。

可是,睡着睡着,她忽然觉得不对劲儿!她总是感觉自己的身边还躺着一个人!睁开眼,摸一摸,又什么都没有。

刚要睡着的时候,她又感觉有人再摸她的身体!

这一次,她猛然惊醒,点上灯,仔细照着自己床上,结果,她什么也没发现。

这牛氏觉得可能是刚才进来了不干净的东西,于是就坐在床头上,破口大骂:“你是哪里来的孤魂野鬼,赶紧滚出去。告诉你,老娘这一辈子,有三不怕,不怕鬼,不怕男人,不怕死。你要是再垂涎老娘的花容月貌,老娘可真就对你不客气了!”

骂完之后,牛氏就拿着棒槌在床上一通乱砸。

在过去,这叫骂鬼,砸鬼。你还别说,有些脏东西,被这么一折腾,真的就乖乖地走了。

但是牛氏遇上的这个东西,却不是一盏省油的灯。

折腾了一阵子,牛氏彻底不敢在这床上睡了。最后发困难耐的时侯,就到了东屋的另一张床上继续睡。

谁知,刚睡着,她就感觉有人掐她的屁股一把。而且力道很大,她杀猪一般嗷叫一声,坐起来,然后就不敢再睡了。

接下来,她就点上灯,缩在床上,一动不敢动。

此时她不再大骂了,而是开始求爷爷告奶奶:“这位大仙啊,你别欺负我啊,我虽不是黄花大闺女,可也是守身如玉的啊。”

不知从那里进来的一阵风,一下子就把灯吹灭了。

随即,这个牛氏又感觉脸上一阵生疼,就好像有人用手拧了一下一样。

牛氏彻底吓蒙了,最后瘫软在床上,任其摆布。

最后,她感觉自己的脖子,似乎是被一条绳子给勒住了。她努力挣扎着,就是喘不上气儿来,最后就没了知觉……

第二天,天亮的时候,牛氏醒了过来。

此时的牛氏,感觉浑身疼痛,她往自己身上一瞧,全身都布满了一片一片的青斑!照镜子的时候,她还发现,自己的脖子上有一条青色的勒痕!顿时就吓得魂飞魄散!

牛氏又怕又羞,赶紧裹了身体,找到一个郎中查看。

那郎中见了,立刻惊讶到:“这种青斑叫鬼青,是被鬼拧后,留下的痕迹。”

牛氏就问该怎么办。

那郎中说,我给你开一副药,吃了应该就没事了。不过,我想那鬼物之所以拧你这么多次,肯定是有缘由的,如果它再作乱,那还是一件麻烦事。

牛氏愁苦道,这可怎么办?

接着,那郎中又道,我倒是认识一个人,那人手里有护身的鬼囊,买一个戴上,也许会管用。

在那郎中的介绍下,那牛氏就买了鬼囊戴在身上,结果,还真没事儿了。

但是她怎么也想不通,那恶鬼为什么在深吏半夜偏偏来找她的麻烦呢?

那天,她丈夫吴思野回来了,在睡觉的时候,她忽然发现这吴思野身上,也是青一块,紫一块的。

于是,她就问这吴思野,你这身上怎么弄的啊?

吴思野不屑道,还不算被你给打的?

一句话,就把牛氏给顶了回去。

但是牛氏心里明白,这不是她打的,因为她下手的时候,都是打头,其余的地方,她都不屑打。牛氏觉得,这吴思野肯定也是招了那鬼东西了,但是,他怎么就不怕呢?

于是她就悄悄地找到了卖她鬼囊的人,把这事儿给说了说,最后她说,想个自己的丈夫也买一个鬼囊戴着。

卖鬼囊的人,叫葛灵。这个人,也是个淘鬼人。

葛灵收了牛氏五块大洋,就又给了她一个鬼囊。

牛氏还不走,又把自己丈夫在外的一些事儿,说道了一番,最后他希望葛先生能帮一下她,看看这个吴思野是不是被什么狐狸精啥的给迷住了。

葛灵觉得好笑,但还是答应了她。

得知吴思野的一些行踪后,葛灵就把目光落在了祥云客店里。

经过了解,葛灵发现,吴思野每次来,都住二楼的一个房间。

葛灵进店后,就住到了那房间的隔壁,等着吴思野的到来。

那一晚,下起了大雨,但是吴思野还是风尘仆仆地赶来了。

葛灵提前躲进那个房间,跳上房梁,偷偷看着吴思野的举动。

只见,吴思野进入那个房间以后,把东侧的床,换到了北侧。然后把身上背的一个包裹拿下来,打开,从里面取出一段黑色的木头,放在床上,接着,他就在床头点了一炷香。

随后,就抱着那段木头,吹灯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