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南亚黑龙鬼木

睡着睡着,那吴思野就开始说话:“想死你了,你怎么才来……”

这时候,葛灵看到,那吴思野的被窝里,似乎抱着的不是个木头,而是一个人!

葛灵心道:这木头不对劲儿啊,根据那气味可知,这可能是黑龙鬼木的料子。

黑龙鬼木,是一中生在越南、缅甸一带的非常怪异的树木。这种树的样子非常奇怪,主干是由一节一节组成的,而且是横向盘曲生长的。树干的每一节,都像是一个人形。整体来看,就是像是一只人体组成的盘龙,看着甚是诡异异常!

这种树木,不是生长在土地上的,而是长在半空中的!当树的种子落在其他树上之后,种子就会钻进树中,吸收这棵树的营养生长。

当这棵树死亡之后,这黑龙鬼树就会脱离这棵树,继续在其他树上扎根。如此反复,当成百上千棵大树被其吸干的时候,这棵黑龙鬼树也就算是长成了!不过,还好,这种鬼树的种子很少,而且成活率不到千分之一。

所以,这种树木品种非常的罕见,数量极少,据说,民国元年的时候,这种树木,在南亚、东南亚的数量,总共不超过五十棵。

也正是因此,这种木料的价格之贵,可堪比黄金。据说,这不单是一种名贵的药材,还是一种能够存招引、储灵魄的工具。

印度、越南、马来西亚,缅甸、菲律宾等国的法师、巫师,都视之为无上之法宝。

葛灵一看就知道,这个吴思野肯定是用这个黑灵鬼木招来了一只鬼灵,然后与之偷欢作乐。这样下去,不用他老婆牛氏打他,不出三月,必定会精神溃破,死无葬身之地!

这一下,葛灵也明白了,他的身上为什么会出现鬼青,这肯定是与那东西作乐的时候,被扭的。

但是,他老婆身上为什么会出现这种青斑呢?葛灵一时还想不通这个问题。于是,葛灵就准别抓住鬼木招来的那个东西,问一问再说。

想到这里,葛灵一翻身,就下了房梁,然后一手掀开被子,一手把准备好的定魂符咒给甩了出去。

符咒啪啪啪,帖到了那段黑色的人形木头上。

那吴思野光着身子,一下就傻愣在了那里。

随后,葛灵就把那黑龙人形木拿起来,放在地上,插上一炷香。紧接着,他又把吴思野提起来,放到地上,也给他贴上三张符咒,在他的面前插上一炷香。

完后,葛灵又点燃了两盏鬼灯,这才盘坐在他们面前,看着那香火慢慢燃烧。

过了半个时辰,葛灵把吴思野和那段黑龙鬼木上的一张符咒进行了呼唤,与此同时他把两盏鬼灯的位置,也做了调换。

其实葛灵的这种做法,叫做“借身换魂”。他这是把那黑龙鬼木上的灵魄换到活人身上,把吴思野的灵魄暂时存到那鬼木之上。这样一来,才能让那鬼物开口说话,道明一切。

此时,那吴思野的脸色开始变得乌青,两眼中开始闪现出一种黑幽幽的邪光。

葛灵知道,那灵魄已经完全进了吴思野的身。

于是他就开始问道:“你是谁?家是哪里的?为什么在这里祸害人?”

吴思野好一阵子才反应过来,然后他的口中发出一个女人的声音:“我叫……马……马春芳……马家店人,我……”

“你是怎么死的?”

“死……我没死!”说着,那吴思野就要站起来!

葛灵立刻把一张定尸符给贴了上去,然后道:“你没死,你为什么来这里?”

吴思野沉寂片刻道:“这里是客栈啊……”

“什么客栈,你说一说。”

“是……冥驿……”

葛灵一听,立刻就明白了。这座客店的这个房间,其实与阴灵界的冥驿相重叠的。

在淘鬼的行当里,我们也称之为:冥驿,或者鬼驿,是供过路的鬼灵休息的地方。这种地方由于鬼气太重,也是最容易引鬼上身的地方。

而那吴思野又带着一段容易招鬼的黑龙鬼木,这不出事才怪呢!

葛灵明白了这个,就问道:“你为什么要缠着这个吴思野呢?”

吴思野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是他先缠着我,他给了我一个安身立命的地方……另外还有,我丈夫天天打我,我需要一个依靠!”

“你丈夫叫什么?”

“叫曾山……我最怕他拿着绳子,勒我的脖子了!他……他来了!”说道这里,吴思野开始焦躁不安起来!地上的鬼灯开始忽明忽暗。

葛灵知道,这是另一个世界的事情,他是管不了的。但是,令他没想到的是,在另一个世界里,也有丈夫打老婆这么一说。看来,这两口子,真是一对孽缘啊!

葛灵立刻把鬼灯换过来,然后解开它们身上的符咒,让那马春芳的灵魄离开,随后又让吴思野的灵魄回身。

吴思野醒过来的时候,见自己赤裸着身子,躺在地上,身边还站着一个人,而且他还认识这个叫葛灵的人。

当即就求饶:“葛先生,您可千万别告诉我老婆牛氏啊,那可是一直母老虎,老母牛啊!发起疯来,她非得顶死我!”

吴思野拿起那段黑龙鬼木问道:“这个是从哪里来的?”

吴思野见了,心里一惊:“这个是……从一个商人那里买来的。”

“花了不少钱吧?”葛灵笑道。

吴思野拧了拧脖子,没吱声。

“你知道自己再做什么吗?”

吴思野低头道:“葛先生,我有寻花问柳的毛病,但又怕老婆殴打,无奈之下,听从了一个卖古董人的话,说买下这木头,就能招的仙子,夜夜来寻欢……我也不知道招来的是恶鬼啊……先生,我改了!你就绕过我吧?”

葛灵说:“我饶不饶你没关系,要是再和那鬼物厮混三次,你的命就没了!”

吴思野急忙叩头道:“多谢先生救命,我改了!我改了!”

自此之后,吴思野也收了心思,专心做起了买卖。

后来,葛灵去了一趟马家店,打听了一些关于马春芳的情况。他得知,马春芳是被他的丈夫曾山给勒死的。

两人成亲后,曾山一直怀疑马春芳有外遇,两口子不断地吵嘴,打架。结果,有一次曾山喝了酒,吵急了,就把马春芳给勒死了。

曾山被抓起来之后,不到一个月就被政府枪毙了。

葛灵在这篇淘鬼笔记中的最后一段,写下了以下内容:那一晚,去找牛氏麻烦的那个恶灵,有可能就是马春芳的男人曾山。至于马春芳生前是不是跟吴思野好过,这就没有必要再查证了!

《淘鬼笔记》阴阳间之迷航《淘鬼笔记》中的这个故事,更是有些离奇。

1997年7月6日18时,一架由日本东京飞往马来西亚的国际航班按时起飞。

这架飞机,总共载有一百三十名乘客,另外,还有七名机组人员。

飞机进入预定高度之后,航班空乘人员美智子通过喇叭,广播了这样一条消息:“各位旅客,欢迎乘坐日本东京航空公司,由东京羽田机场飞往马来西亚吉隆坡的JL***次航班,此次航班共飞行7小时30分,预计于次日1时50分到达吉隆坡国际机场……最后,提醒大家:请勿与陌生人交谈,或者跟随陌生人走动。如果需要饮料或者食物,请与本航空乘务人联系。最后预祝各位旅途愉快!”

其实,美智子的最后几句话是很多余的,当时飞机上的乘客,也没怎么在意。

但是,就在飞机即将在吉隆坡国际机场降落的时候,却发生了一件怪异的事情。

有一名乘客突然捂着肚子,剧痛难忍地反复喊道:“飞机里多了一个乘务员!她要带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