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冥戏开,鬼遮灯

接下来,我和小招就回到了家中,准备的了晚上用到的一些家伙什。

晚上的时候,我们就带着这些家伙什去墓地里,听一出鬼戏。

天还不黑,小招就给徐大妈打了个电话,让她做好配合,晚上跟踪徐大爷的时候,不要跟的太近。

然后,她就拉我出了门。

我说:“天还不黑,你这么急干嘛?”

小招说:“路上,还有很多东西要准备。”

结果路上,她又买了六个香炉,让我背着。

我背着半口袋香炉,走到那山林墓地广场的时候,累得腰都挺不起来了。

小招看了这广场的形势,然后道:“那香炉冲着那石台,一字排开,记得把带来的沙土放进去。然后,在香炉的后面,用草木灰,吝横着画十个圈,作为鬼戏的座位。”

我立即照做。

天快黑的时候,小招就把香点燃,插进那些香炉里。

这六个香炉中,距离戏台最近的,插九炷,后面的依次插六炷、五炷、三炷、两炷和一炷。

小招说,画好灰圈,放好鬼位,摆好上香炉,插好香,这就算是给那些来听戏的鬼灵门排好位置了。到时候,就能轻易的分辨出,哪一位是阴间来的老大。

找到这个老大之后,才能按照规矩,给把鬼戏子的这个鬼戏冥约给退回去。这样一来,鬼戏子就不再是明角,它也就不能再自由出入冥间,到人间唱戏。

“还有事儿吗?”我上气不接下气道。

小招拿出一叠纸符,塞进我怀里道:“烧鬼贴,请冥差!”

于是,我又点了一把火,烧了那些鬼贴。

一切都弄好之后,我和小招就坐在树下合计着,怎么具体去做这事儿。

小招说:“张是,寻找这个冥间来的老大的事儿,就教给你了。”

我一合计,其实这事儿挺简单的。于是就是说:“这个没问题!”

小招继续道:“找到之后,你要做的第二件事,到戏台上,找到那张鬼戏冥约。这鬼戏冥约,一般都是缝合在戏服之中的。所以,你要好好地找一找。”

我说:“你这不是让我去徐大爷身上乱摸吗?”

小招诡笑道:“要不……你让我去?”

我说:“得得得,我去,我去。就知道你丫没好活儿给我。”

“好了,剩下的事儿,就交给我了。”

天黑的时候,我先把那些香点上,然后点了一盏鬼灯。

这个地方,我们只能根据鬼灯的变化,判断周围这些灵魄的活动情况。

结果,鬼灯刚点燃,我就发现那火苗极不稳定,而且红黄的火焰中,夹杂着一丝丝的暗淡。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暗区越来越大,最后火苗依然燃着,但是几乎没有了光。

《淘鬼笔记》中,对于鬼灯出现的这种情况称作:“鬼遮灯。”

意思是说:“鬼太多了,把灯都给遮得都无光了!”

就在这时,山下的林间,忽然出现了两个白点儿,这白点一晃一晃的。

小招道:“徐大爷来了!”

结果,徐大爷真就穿着那套鬼戏服,提着两盏白灯笼走了上来。

徐大爷上来之后,就把两盏白灯笼高高举起,然后就站在石台的对面不动了。

我奇怪地小声道:“这是咋地了?不会是发现我们了吧?”

小招说:“不用担心,他这是在等上宾的到来。唱鬼戏和一般的戏都得等重要宾客到来之后,才能开场。这说明,冥间的那位大佬还没到来。”

过了五分钟左右,徐大爷开始往前走动。走的时候,它躲躲闪闪的,走的很慢,好像怕碰到什么东西似的。

小招说:“看样子,整个小广场上,已经坐满了前来听戏的小鬼了。”

徐大爷走到石台上,先把那两盏白灯笼挂好,然后又站在台上道:“多谢各位捧场,今儿个,咱来一出《还魂记》。”

徐大爷说这些话的时候,我就感觉这声音不大对头,这个声音很圆润,根本就不是徐大爷那破锣嗓子能发出的。

当徐大爷唱起来的时候,那嗓门,那调子,那步法架势,就更别提了。那活脱脱一个国家一级专业戏曲演员的范儿啊!

见此,小招道:“让探鬼上身,去石台前瞧瞧那冥间的大佬在哪个位置。瞅到那位置,就把鬼灯放在它跟前,然后把这个在鬼灯点燃,烧掉!”

我接过小招递过来的东西,一看是两张折叠好的符纸样的东西,奇怪道:“啥玩意儿啊?”

“这是咱们淘鬼人的身份证,你把这东西给那冥间的大佬看了,它不但不会为难我们,而且还会给我行一些方便。”小招解释道。

“我靠,我们这些淘鬼人在阴间也有档案?”

小招道:“你以为这淘鬼的生意就这么好做?人间没人管我们,不给我办营业执照,这在冥间可是记录在案的。

在阴间看来,我们的这项工作可是合法的。因为我们是在帮助一些孤魂野鬼,渡过劫难,修成正身。

《淘鬼笔记》上说,淘鬼始祖本来就是一个阴阳人,后来舍身入了冥间。其后,他的弟子就接替他的工作,继续淘鬼。

但是,他的那些弟子都是像我们一样的普通人,做起事情来,很不方便。有时候,还被阴间的那些东西刁难。

那淘鬼的始祖知道后,干脆就打通关系,给人间的这些淘鬼人在阴间留下了底案,让淘鬼人的行为,成为冥间公认的,合法的行为。

之前的时候,我们不是给城隍爷写过冥信吗?你以为什么人都能给城隍爷写信啊?那也得是在冥间有档案的,有身份的人才能做到。”

听了小招的话,我就放心了,于是就道:“你等着,我去跟冥间来的那大佬打个招呼去。”

“你可别胡来,这不是儿戏!”小招警告我道。

“你放心吧,我有数!”

说着,我就让探鬼上了身。

这个时候再睁眼一瞧,他娘的,整个小广场上,全是他娘扑朔迷离的人影儿!前面的坐着,后面的呆呆地站着,一个个摇头晃脑,一声不吭地看着徐大爷的表演。

我走进这些孤魂野鬼的间隙,就感觉他娘的瞬间进了寒冬腊月一般阴冷!

我端着鬼灯,照着鬼路,边循着空隙往前走,嘴里边念叨着:“麻烦让个道,行个方便!”

走到最后面坐着的一排的时候,借着鬼灯的微光,我偷斜着眼瞅了瞅。

看到那东西的时候,心里不禁一阵骇然,我发现这一排坐着的,都是一些面貌怪异的东西。这些东西浑身上下都披着皮毛一样的大袍子,而且面目丑陋如兽。

一股狐骚传来,我发现离我最近的,是一张老狐的尖脸,这他娘的肯定就是大狐仙了!再往里瞧,是一个披着黄袍的家伙,侧面望过去那正是一直黄鼠狼的脸……

我赶紧收回目光继续往前走。

随即我发现,凡是坐在鬼位上的,大都是一些衣着整齐的鬼灵,这些东西,都是有身份的。

走到最前面的时候,我发现前面坐着的,都是一些穿着青色的长袍,戴着高帽,脸色铁青的货色。

这些鬼东西正襟危坐在那里,一股股无比阴厉的气场不断地冲散开来,使得周围的那些孤魂野鬼,都躲得远远的,不敢靠近半步!

我走到它们边上的时候,我还没做什么,我身上的探鬼,竟然率先开口说了一句话:“给差爷们请安!”

我靠!这真是鬼奴才!

那些鬼差官稍微侧了侧脸,斜着瞅了我一眼,就正脸望向戏台,听起戏来。接下来,就不再搭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