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鱼死网破

我第一次见这玩意,心里也是一个劲儿地打鼓,刚才的那股新鲜气儿,全没了!

我端着鬼灯,走到它们的正前方。

把鬼灯放下,然后把小招给我的那两张淘鬼人的凭证给烧了过去。

当那凭证燃烧的时候,我发现燃烧产生的纸灰烟雾,又化作了薄薄的一张纸样的物件,飘到了那些鬼差官的面前。

其中一个一挥手,把那东西抓下来,仔细瞧了瞧,然后它似乎一愣,转而仔细看着我。

我也看着他,心里一阵阵惊悸,心道可别他娘的出什么岔子,这些东西可是勾魂摄魄的行家!

那个鬼差看了一会儿,又把那东西传给其他的鬼差一一查看。当所有的鬼差都看完后,它们就聚在一起,嘴里发出一种“嘤嘤嗡嗡”的鬼语,我支起耳朵听了阵子,到底也听不懂它们在嘀咕啥。

讨论完之后,其中一个鬼差从衣兜里掏出来一个东西,然后走到了我跟前,猛地抓起我的手!我还没反应过来,它就把一个什么东西扣在了我手上。

等它抬起手的时候,我发现它手里窝着的,是一个拳头大小的鬼玺。

我的手上,似乎是被印上什么文字。

然后,这些鬼差都坐下来,看着我,而不再看戏了!

我想这事儿肯定是到此为止了,我得赶紧回去,给小招瞧瞧它们给我印的到底是个啥玩意儿。

于是,我端起鬼灯,按照原来的路线,就退了回去。

回身之后,我就让小招看我的手。

小招用鬼灯一照,我发现手上有一个黑色的方印,印中有六个奇怪的文字。

“这是啥意思啊?”

“我在我们的凭证上,用鬼语写明了我们的意图,它们这是同意我们要做的事情了!”然后,小招抬头看着依然唱个不停的徐大爷道,“你赶紧去搜徐大爷的身,把戏服中的那个鬼戏冥约给摸出来。”

我说:“这个一般都缝合在戏服的什么位置啊,我总不能上去乱摸吧?”

小招递给我一把剪刀:“一般来说,不在后心,就在前心处。我也没找过这玩意儿,你就摸摸看吧。”

我拿过剪刀,溜边走到石台下,从后面跳上戏台,慢慢地靠近了唱得正起劲儿的徐大爷,伸手就想摸他的后心。

当然,这个时候,我身上的鬼囊是一直在颤动的,毕竟,徐大爷是被一个鬼戏子给附身的。

可是,当我的手触碰到徐大爷的后心的时候,徐大爷突然间就定在原地,不唱了,不动了!

我站在他身后,大气儿也不敢出。心道,这不会是他娘的惊角了吧?

我脑子飞速旋转着,想找出问题出在哪里。

猛然间,我意识到一件事:我身上带着鬼囊呢!

被附体的徐大爷对这种东西肯定是很敏感的,看来,是我们粗心大意了!

正在不知所措到时候,徐大爷忽然就慢慢地转过了身,随即把脸朝向了我!

借着那白笼的光,我看到徐大爷的脸色铁青,空洞的两眼射出两道阴郁的光!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吴小林,你不该再这样唱下去了,你这是在害人,你知道吗?”

徐大爷没有说话,握着扇子的手,却开始颤抖起来!我心道,幸好他唱的不是《关云长》,否则他手里握着的,就是一把青龙偃月刀了!

就在僵持之际,我发现小招慢慢地靠了过来。

我小声对小招说:“小招,我把事儿给办砸了,这都是我的错。我忘了我身上还带着鬼囊呢,这肯定是惊角了,下一步是不是要崩台了?”

小招没有说话,她慢慢地靠近我,用一种莫名其妙的眼神瞅着我,就跟看一个陌生人一般!

我奇怪道:“小招,你这是怎么了?我有问题吗?有话你就直说啊。”

小招慢慢地把手臂伸了过来,一把将我手中的剪刀夺了过去。

“你要干嘛啊,你要亲自找那冥约吗?”我不解道。

小招依然是一声不吭,接着,她双手握着剪刀,慢慢地举起来,把刀尖冲向了自己的喉咙!

见此,我立刻就傻眼了!

紧接着,本能地一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臂:“小招,你丫冷静点儿!你这是咋了?”

小招阴鸷道:“你要拿走那鬼戏冥约,我就死给你看!”

我一听,这他娘的不是小招的声音,这是另一个女人的声音!

“你……你到底是谁啊?你知道我们是干嘛的吗,你就敢上小招的身?你知道台下坐着的都是哪路鬼神吗?”

小招邪邪一笑:“纵然是魂飞魄散,我也不能让你这么做!”

此时,台下一阵阴风鬼气袭来,两盏白灯笼开始剧烈地晃动着。

我知道,这肯定是台下的那些鬼差发威了!它们不会容忍一个孤魂野鬼,上我们这种人的身,而且还妨碍我们要做的事情!

纵然是如此,小招握着剪刀的手劲儿不但没有减小,反而越来越大起来!这说明,上小招身的这个灵魄,已经视死如归,打算与我们同归于尽了!

我忙远离徐大爷一步,让她放松警惕,然后道:“你冷静点儿……有话好好说。”

小招道:“没什么可说的,只要你敢动那戏服里的鬼戏冥约,我就让她死!”

我说:“你……你放心,我不动,我不动。可是,你想过没有,我不动,早晚有人动。这东西对你那么重要吗?”

“找出鬼戏冥约,把它交给我!”说着,小招就把剪刀顶到了自己的喉咙上。

我忙摆手道:“好好,我都听你的,我这就给你找。”

说着,把一把扯下自己身上的鬼囊,手忙脚乱地在徐大爷的身上摸索起来,我心道,这些鬼差怎么不动手呢?要是把那鬼戏冥约交给了她,那一切都前功尽弃了!

摸着摸着,我就在戏服的后脖颈处摸到一片稍微厚的,巴掌大小的一个区域。

“赶紧拿出来!”小招厉声催促道。

我拿出匕首,把戏服挑开一道缝,两根手指伸进去一夹,就从里面弄出个折叠的方方正正的皮纸样的物件。

那东西很薄,好像是鹿皮的,刚打开一半,小招一伸手,就把那东西给抓了过去!与此同时,还从那里面掉落出一张东西来。

小招抓过那东西以后,把剪刀朝台下一扔,接着就跳下戏台,朝山脚下跑去!

我心急如焚,刚要去追,却见小招突然就是一怔,然后就倒在地上,剧烈挣扎起来!

刚要过去扶她,却感觉周身一股强力的阴风袭来,把小招罩了个严严实实。此时的小招,双手紧紧地抓着那张鬼戏冥约,致死也不肯放手!

我连忙点燃鬼灯,让探鬼上身,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探鬼上身后,我发现四五个鬼差,正拿着鞭子,不断地朝地上的一个女子的灵魄抽去!那女子似乎是穿了一件戏服!两手紧紧地攥着鬼戏冥约,怎么也不放松!

一个鬼差见此,立刻拿出一把金光闪闪的鬼刀,猛地砍向了那女子的手臂!

刀落手断,那女子的手终于松开了。

紧接着,一条锁链,就落到了那女鬼的脖颈处,锁链一抖,就把它拉扯了起来!

我让探鬼回去,然后赶紧去扶小招。

此时,小招慢慢地醒过来,看见手中抓着的鬼戏冥约,艰声道:“赶紧点鬼灯,烧了这鬼戏冥约。”

我抓起那鬼戏冥约,就放到了鬼灯之上,鬼戏冥约慢慢地烧起来,一阵阴风呼啸而过,我似乎听到了那个女子撕心裂肺的哭喊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