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夜宴

当鬼戏冥约燃尽之后,一切都平静了下来。随即,周围的草虫,开了欢快的鸣叫。

有个人走到了我们跟前,我回身一看,是徐大爷!

徐大爷提着一盏白灯笼,瞅着我们奇怪道:“小张,小招,深更半夜的,你们俩在这里干啥呢?”

我说:“徐大爷,您在在这里干啥呢?”

“我……我唱戏啊,你们没见很多人都来这里听我戏吗?哦……我知道了,你们俩也是来听戏的吧?怎么样,我唱的够不够味?”

我起身说:“徐大爷,刚才唱戏的不是您,是吴小林那个鬼戏子!你看看周围,听戏的人呢?那不是人,全是鬼!”

小招听我这么说,一直捏我的手。她的意思是,不让我立刻说出真相,这样对徐大爷不好。可是,我觉得吧,这个节骨眼上,就得给徐大爷道出实情,下副猛药!

徐大爷愣住了,左瞧右看,迷糊道:“我这是咋的?”

此时,徐大妈和他的两个儿子赶了过来,见徐大爷清醒过来,自是异常欢喜。

徐大妈说:“死老头子,大晚上的,你跑墓地来唱什么戏啊?唱鬼戏啊?你招鬼了,你知道吗?要不是小张和小招,你早就没命了!”

徐家大儿子道:“谢谢二位,我爸这就没事儿吧?”

我刚要说没事了,却见徐大爷两眼一眯瞪,一下子就晕了过去!

小招上前一探然后道:“戏服的事情都解决了,送他回家,好好休息一晚上,就没事了。”

随后,徐家人忙着把徐大爷背起来,下了山。

徐大妈边急着走,边喊道:“小招,小张,明天中午去我家吃饭,我给你们包饺子啊。”

我说:“徐大妈,你换个新花样吧,别去了就吃饺子!”

徐家人走后,我忽然想起一件事,然后就回到那石台子上。结果,我在那上面找到了一张小照片。

从时间来看,是清末年间照的。

这照片虽然已经有些模糊,但是其中的人物还是能看清,那是个穿着戏装的女子。

看着看着,我惊讶地发现,照片中这个女子的容貌,与纠缠小招的那个女鬼竟然十分相像!

我说:“这照片是从那鬼戏冥约里掉出来的,这个女子肯定和那吴小林有关系啊!”

小招走上来一看,思忖片刻道:“原来是这样……吴小林这鬼戏子出来唱戏,并不是为唱戏而唱戏。”

我说:“为了这个女鬼?”

小招点头道:“我查过一些关于吴小林的资料,他有叫个小翠红的相好的。后来,这个小翠红被官老爷霸占,最后为了保住清白,直接就上吊自杀了。上吊自杀的人的灵魄,是不能作为正鬼,进入阴间投胎转世的。

而这个吴小林是病死,所以它的灵魄是正鬼,是阴间在册的灵魄,是不能随便出阴间游荡的。”

听到这里,我突然就惊悟道:“吴小林是借着鬼戏子的名堂,出来见小翠红的?”

小招无奈一笑:“看来,这一次,我们是棒打鬼鸳鸯了!”

我说:“人们常道,生前不能在一起,死后再相见。看来死后,也并不是想见就能见的!”

《淘鬼笔记》阴阳间之鬼宴那天晚上,春江饭店的老板王春江请我和另外一些吃了顿饭。

在做的那些人,我从来都没见过。

吃饭的时候,除了王春江,其他的每人给我讲述了一件他们经历的,不可思议的事件:第一件事:一个男的跟我讲的。

那年五一放假,某大学某个班的学生举行了一次十周年聚会。

聚会总共来了十五个人,其中十个男的,两个女的。

聚会期间,除了吃喝,就是谈当前的生活情况,追思过去的美好时光。

谈着谈着,高健瞅着来的这些人就对身边的白枫和田春强说:“你看,当初咱们那些个玩得来的哥们,差不多都来了。玩不来的,一个也没来。”

白枫说:“是吗?你看看都来了吗?”

田春强说:“你把一个人给忘了,你想想,那人到底是谁?”

高健眯着醉眼,把来的这些人仔细瞅了一遍,也没发现什么人没来。

这时候,他就想上厕所。起身后,白枫说:“高健,你好好想想,那个人是谁?想不出来,就别回来了,你就在厕所里睡吧!”

高健摇摇头,一步三晃地出门上了厕所。

方便完之后,他就点上一支烟,仔细想到底是谁没来参加聚会。

他感觉自己的脑袋一阵阵眩晕,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这时候,有个人走了进来。他抬头一看,正是与自己很要好的一位同学周斌。

周斌笑道:“老同学,还好吧?”

高健又一次握住了周斌的手:“你还好吧?”

说着,两个人就在厕所里聊了起来。

聊着聊着,他们就谈到了一件事。

周斌说,那时候,咱们俩经常一起去上课,去图书馆看书,去听报告。我整天想着啊,将来能写出像《红楼梦》那样的巨著。

而你呢,整天忙着给你女朋友写信。每个星期,你都会把自己省下来的钱,给你女朋友汇过去,让她买吃的,好穿的。

高健点头道:“是啊……可惜啊,那时候,咱都太幼稚了,没想到她都拿我给她寄过去的钱,给她那相好的买安全套用了!”

说到这里,两人哈哈一笑。

高健道:“最近你忙什么呢?”

“我嘛,还是和以前一样,马马虎虎,碌碌无为……照顾不好老婆,照顾不好儿子……”

高健就奇怪道:“怎么?经济上有问题?还是……”

周斌摇摇头,长出了一口气:“算了,还是不提了。今天啊,要不是你,我就不来了。那时候,咱俩是最要好的,我觉得还是来见你一面更好。其他的,不见也罢。”

高健听得出,周斌似乎非常的失落,于是就劝了他几句,然后就拉着他回去继续吃饭喝酒。

周斌说:“你先回去吧,我想再抽根烟。”

随后,高健就走出了卫生间,回到了包房里。

刚坐定,白枫就对高健道:“怎么去这么久,是不是还没想起来,不敢回来了啊?”

高健摇摇头:“我这记性一直就不好。”

田春强说:“这个人啊,和你关系还不错。而且毕业后,我和他在一个城市里工作。这小子实在是太拼命了,短短一年时间,就得到了公司一把手的赏识,提升为办公室主任。

你说,我是那个羡慕嫉妒恨啊。这小子提升之后,更是成了工作狂。他说要赚钱养老婆孩子,要在市区里给他们买房买车。

唉……有时候,真就是天妒英才,有一天夜里,他加班到十一点,下楼的时候,突发心机梗塞死了!”

田春强的话让高健一震,他接着道:“田春强,你开什么玩笑啊?这人是谁啊,我怎么不知道?”

白枫喝下一杯啤酒,把手搭在高健的肩膀上,垂头道:“是周斌……”

高健听后接着就乐了:“你们俩可真逗,周斌一大活人,在这里吃饭喝酒,跟我说话,你们以为我不认识他,我把他给忘了啊?”

田春强和白枫听后一愣:“高健,你小子就会开冷玩笑,可是,咱不能拿人家周斌开玩笑啊,他真的……死了!”

高健猛地起身道:“你们跟我去厕所里看一看,他就在厕所里抽烟呢!”

高健的这句话说完,屋子里的人的表情都凝固了,然后大家都鸦雀无声地看着他。

接着,又有几位同学站起来道:“高健,周斌的追悼会,我去了。的确很可惜,当时很多同学都没联系上……你是不是喝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