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血酒

高健笑道:“我的确喝多了,说不准,我看到的真是这周斌的鬼魂呢!咱们聚会,他来也是很正常的啊。

你们要是不信,我带你们去看看他,你们敢不敢去?”

这些人都相互观望着,谁都没出声。

高健说:“你们也知道,周斌这人是最重情义的,咱这次聚会,就该给周斌留个空位,放一套碗筷的。你说你们这些人,周斌没帮过你们谁?你们缺钱的时候,都是给他要的。到毕业或者说到他死,你们也没把欠得钱算清楚,还给他吧。

还有,你们这些人生病的时候,哪一次不是周斌陪床打吊瓶啊?

你们这些人找女朋友,找男朋友,那一次不是周斌给牵线搭桥啊……”

说完,高健就起身愤然离席,朝着卫生间走去。

走到卫生间门口的时候,他停了下来。

此刻,他喝下的酒,都随着冷汗冒出来了。方才的那番话,不过是他一时的悲愤,才说出的。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的确是失言了,他必须面对周斌已经死亡这个事实。

可是,厕所里的那个周斌到底是谁呢?那会不会真的就是周斌的鬼魂?

想到这里,高健似乎失去了推开那扇门的勇气!

这时候,卫生间的门来了,高健吓了一跳,定睛一看,出来的并不是周斌,而是一个上厕所的客人。

高健一把拉住他道:“里面有人吗?”

那人瞅了高健一眼:“有人啊,不过还有空子……看你喝这样儿,这是卫生间,你当是VIP客房啊?”

说完,那人摆脱高健就想走。

高健一把扯住他道:“里面啥人啊,有没有一个戴黑眼镜的?”

那人不耐烦道:“这我哪里知道啊?”

说完,那人甩开高健的手,就走开了。

高健慢慢地推开卫生间的门,伸着脖子朝里瞅了瞅。

卫生间里烟雾缭绕,刚才的确有人在这里抽过烟。

高健贴着卫生间的墙壁,慢慢地走了进去,到走到尽头的时候,他发现里面似乎没有什么人。

他越想越害怕,就想退出去。

可是一转身的时候,却碰上了身后的什么东西。

他猛地抬头,发现周斌正站在他身后,茫然地看着他!

高健腿一软,就瘫倒在地上,然后他跌跌撞撞跑出了卫生间,朝着同学们定下的包间跑去!

在出卫生间的门的时候,他朝里望了一眼。

他发现,周斌没有动,依然愣在原地,茫然地看着他!

回道包房门口,高健总算是长出了一口气,他推门进去,却发现整个包间里号剩下了满桌子的残羹剩饭,一个人影也没有了!

高健暗骂道:“真够行的,临走招呼都不打一声。”

他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来,端起一杯水,猛地灌了下去!

刚放下水杯,却发现周斌正坐在自己的身边!

周斌依然奇怪地看着他,好像看一个陌生人一般。

高健向着一侧猛地一斜身子,整个人连同椅子一起都倒了下去!

周斌赶忙跑过来,想扶起他。

高健立刻尖叫着,钻到桌子低下,不敢出来了!

周斌道:“高健,高健,你怎么了?喝多了吗?”

高健结舌道:“周斌,我们之间无冤无仇,上学的时候,关系还不错,你为什么要害我?”

周斌道:“高健,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害你了啊?你是不是喝多了啊?”

“你不是……不是早死了吗?怎么……怎么还来参加同学聚会?”

周斌蹲下来,看着桌子底下颤抖不已的高建,良久才说出一句话:“高健,十七个好哥们儿,就剩下咱俩了……你还记得十年前那次聚会吗?”

高建奇怪道:“什么十年前?现在不是我们毕业十周年吗?”

“你拿出自己的身份证,拿出你的手机,看看你的年龄,看看今天是几月几号!”

高建连忙照做。

结果,当看到自己的身份证上的出生年月和手机上的时间的时候,高建愣住了。

自己是二十二岁大学毕业,按照身份证上的年龄,他今年三十七岁,自己已经毕业十五年了!

“这不是十周年聚会,是十五周年聚会?”

周斌说:“对,十周年的时候,我们也聚过会,但是那次聚会之后,我们相约十五周年再聚会。

可是,在喝完酒去唱歌的路上,我们的车出了事……最后,只有我们两个人活了下来。我的腿断了,你的大脑受到了撞击,几乎忘记了一切。

今天晚上,是我们两个人的聚会,我们都喝多了……”

高建从桌子底下爬出来,周斌把手伸过来,抉起了高建。

顿了一下,周斌又道:“上一次聚会,也是在这家酒店,也是在这个房间。我很怀念他们,你呢?”

这个人讲完之后,旁边你的一个人道:“下面轮到我了,我也给你们讲一件我经历的诡异事件。”

那天傍晚,商正和杜海涛来到了一家酒店。

两个人曾经是出生入死的战友,转业后两人在一个城市下海经商,相互帮衬了不少,所以彼此的情义非常深厚。

六年前,杜海涛的公司出现亏损,他决定到越南去发展。

商正摆了一桌子给杜海涛送行。

六年后,杜海涛回来了。商正又在送行的地方,给他摆一桌子酒菜接风洗尘。

杜海涛说,他去越南之后,开了一家外贸公司,公司干的很红火,但就在一周前,他的公司被一群暴徒袭击,一夜之间,他又回到了六年前。

商正安慰着杜海涛,两个人就开始喝酒,谈些别的事情。

聊着聊着,他们的一个战友李少群也来了,这个人在政府部门工作,人脉甚广,他们做生意的时候,给他们提供过不少的方便。

李少群虽然扛过枪,但是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酒不喝,烟不抽。

商正和杜海涛劝李了少群几句,李少群喝了两杯,就有些撑不住了。

李少群见他们俩人还是你来我往,推杯换盏,就劝他们别喝太多。

可是,两个人一点儿也不听劝,还是一如既往地喝。

李少群再劝。

两人都不跟他说话了,甚至商正和杜海涛俩人之间也不说话了。他们只是把白酒倒进玻璃杯,就跟喝啤酒似的一杯接着一杯。

李少群赶忙给他们夹菜,让他们多吃菜;后来又给他们每人泡了一杯茶醒酒。

李少群在政府部门没少经过酒场,他还没见过喝的这么猛的。

商正端起李少群倒好的茶,刚要喝下去,突然就趴在桌子上开始呕吐。

接着,杜海涛也呕吐起来。

李少群赶忙给他们捶背。

俩人埋头呕吐了一阵子,抬起头来的时候,李少群发现他们的嘴里都流淌着鲜血!

再往地下一看,每个人的身子底下,都有一大片血迹!

方才他们吐的不是酒,而是血!

可是,吐完之后,两人还没有停下来,又抓起酒瓶子,对着瓶嘴儿吹了起来。

吹了半瓶儿,嗓子里一呛,一口鲜血直接就喷进了酒瓶子里,一瓶白酒,在瞬间变成了红酒!

李少群吓坏了,他觉得这事儿不对头,就立刻起身跑到门后,想出去找服务员帮忙叫救护车!

可是,李少群围着套间摸了好几圈,硬是没摸到房门。

他晕晕乎乎的,看着那俩依然朝嘴里灌酒的战友,肚子里忽然感到万分的饥饿。这种饥饿来的非常突然,就如同两三天没吃过饭一般。

于是,他就走到桌子跟前,端过盘子里的菜,吃起来。

当吃完一大桌子饭菜的时候,李少群还是觉得饿,于是他就继续寻找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