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口袋与乞丐

紧接着,他把手放在那条浴巾的边缘,轻轻地一扯,浴巾就松动了!

他慢慢地把手抬起来,就在浴巾全部脱离朱萍萍的身体的时候,朱萍萍一把搂住了他的脖子,然后两个人就忘我地亲吻起来。

范忠才觉得,自己差点儿就朱萍萍给吃了。

可是,女人这种美食,男人可以吃进嘴里,但你必须得把她吐出来,你永远也无法把她吞进自己的胃里!

范忠才与朱萍萍纠缠在一起,这犹如久旱逢甘霖的一片土地,暴风雨突然就来了,来了一次又一次。龟裂的土地大口地吮吸着,却总是喝不饱……

后来,雨停了,风平浪静了,一切陷入了黑暗与沉寂之中。

当范忠才还在回味那雨水的滋润的感觉的时候,眼前突然亮起一道刺眼的光。

他以为是太阳出来了,仔细瞧清楚后,才发现那是天花板上的大吊灯。

随即,有几个人走了进来,其中一个男人,抓起他的头发,对着他的脸上就是一拳!

范忠才心道,会不会是朱萍萍的男朋友来了?她早该跟我说清楚啊。

范忠才赤裸着身子倒在地上,刚才打他的那个人,又要冲上来接着打,结果被后面的人给拉住了。

范忠才这才看清楚,打他的人,正是自己的同事。

他不解道:“你们干嘛啊?”

打他的那个同事道:“干嘛?人面兽心的狗东西,勾引我老婆。看我不打死你,我!”

“你老婆?你几个老婆,朱萍萍是你老婆?”说着,范忠才就看朱萍萍。

结果,她发现床上的那个正急急火火穿衣服的女人,不是朱萍萍,而是同事的妻子!

范忠才自语道:“这……这怎么回事啊?”

那同事听后,上前又是一脚:“占了便宜还装傻?我踢死你!”

随后,范忠才就以涉嫌给人下药,奸淫妇女,给刑拘了。

但是,警方迟迟找不出证据,也没从那女人的血液中化验出什么药物成分。最后,这档子事儿,就按通奸给办了,拘留了教育了一番,就放出来了。

这件事后,范忠才就辞职,离开了那家公司。

事发后,范忠才就仔细琢磨,这到底是怎回事。

难道是自己喝多了,即便是自己喝多了,为什么自己会把同事的妻子认作是朱萍萍?那同事的妻子,为什么没提醒自己认错人了?

紧接着,范忠才就托人打听了一些关于朱萍萍的事情。

结果,他得到的回复是:有一次,朱萍萍出差的时候,陪客户吃完饭,回到宾馆后,就莫名其妙地坠楼了。经过抢救,总算是保住了命,但是成了植物人了。

没过几分钟,那个人又给范忠打来了电话,告诉他说:“范先生,我刚得到消息,昨天晚上,朱萍萍就去世了!”

第五个故事:我点上一支烟,抽了一口,看了看剩下的一个五十多岁的人道:“您要说的是一件什么样的事情?”

那人也点上一支烟,抽了一口,然后开始说:“我要讲的这件事,是这样的。”

那年冬天,我们几个朋友一起喝酒。

喝着喝着,套间的门就打开了。

我一看,进来家三个人,他们都四五十岁的样子。

这些人都穿着旧式的棉袄棉裤,看上去破破烂烂的。另外,这几个人头发凌乱,面目晦暗,手中都拿着一个黑色的口袋,怎么看都是些要饭的。

我们都愣住了。这些人怎么突然闯进我们的套间里来了?服务员和保安都是管着干啥的?

席间的一个王总,就没好气地喊道:“你们怎能进来了?要饭也不会找地方,赶紧滚!”

赵总把酒杯往桌子上“啪”地一摔:“去去去!别在这里瞎搅合。”

其他人也都没好气地骂起来:“赶紧走,这不是要饭的地儿。”

那三个人,把口袋张开,半低着头,怎么也走。

请客的刘总看不下去了,他站起身,走到他们跟前,从兜里掏出几十块钱,放进他们的口袋,然后转身摆手,让他们走。

可是,刘总回到位子上以后,那三个人依旧是提着口袋,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

王总愤然起身,走到那几个人跟前,抬手就抽他们的耳光。

“王总,何必呢?这些人值得你动手吗?去找这饭店的经理,让他们看着办。”赵总抽着雪茄道。

王总放下手,推门走出去找酒店经理去了。

可是,屋子里的人左等右等,怎么也不见他回来。

刘总对那三个人道:“你们到底想要什么?”

那三个人中的一个道:“要钱!”

刘总一笑:“你们还真想狮子大开口,让我们把钱给你们装满口袋啊?”

这个时候,王总总算回来了,他一脸煞白,急急惶惶地来到刘总跟前道:“刘总……这外面不对劲儿啊……”

“怎么不对劲儿了?”刘总不解道。

“外面很怪异……没一个人,所有的房间都是空的,楼梯口都找不到!”

听到这句话,再看看那三个阴沉怪异的人,刘总心中一寒,赶紧带着众人出去查看,结果,整个楼层里诡雾缭绕,楼道和房间都空荡荡的,一个人影儿也没有!

随即,这些人就开始找楼梯口。

可是,当他们走进那些诡雾的时候,眼前立刻就变得模糊起来,什么东西也看不清。

与此同时,他们似乎还听到了一种奇怪的声音,这种声音似乎有很多人在说话,就是听不清说的是什么。这种声音,令人在瞬间变得异常的焦虑恐惧。

鉴于此,他们立刻退了回来。

“刘总,咱这是遇上鬼打墙了啊!”赵总惊慌道。

“刘总,会不会是那三个人在搞鬼啊?”王总思索道。

刘总毕竟是他们的老大哥,遇事沉稳。他想了想道:“别慌,看这种情势是断了我们的后路,逼着我们回去。”

“那该怎么办?”

“回去就回去,我们还怕那三个叫花子不成?”

“这事儿太诡了,还是谨慎些好!”

……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纷纷议论着。

刘总转过身,径直朝着酒店包房走去,其他人,紧紧地赶在以后面,一声不敢言语。

进去之后,他们发现,那三个人依然拿着口袋,站在那里。

刘总对众人道:“都回自己的位子去!”

所有人都落座后,刘总对那三个人道:“你们要多少钱?”

其中一个人,指了指刘总身后。

刘总翻身一看,赵总身边放着一个手提箱。

刘总对赵总说:“里面有多少钱?”

赵总说:“两百万。”

刘总道:“把钱装进他的口袋。”

赵总道:“刘总,这些钱是今天晚上我们要分的……我把这钱,给他们,我们拿什么?”

刘总笑道:“你要钱还是要命?”

赵总不吱声了。提起箱子,就走到那三人的跟前,然后打开箱子,那起里面一叠一叠的钱就往那些口袋里放。

这时候,众人发现那三个口袋似乎是一个个烧红的炉膛,被放进去的钱,立刻就化为了一团灰烬!

赵总也是吓得直冒冷汗,拿钱的手,不住地哆嗦着。

放着放着,那三个人突然就把口袋给合上了。他们的意思是,不再需要了。

随即,他们转身,走出了这个套间。

这三个人刚出去,门突然就被敲响了!

屋里里鸦雀无声,所有人大气儿都不敢出地瞪着门口。

门外传来一个声音的声音:“您好,清蒸猪蹄好了!”

刘总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立刻起身到了门口,打开了门,然后瞪着眼望向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