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疾行

《淘鬼笔记》阴阳间之疾行那天有个叫陈军州的人联系到我,他说自己是翠里的云波萨满介绍过来的。现在,他已经到了海城汽车站,要见我一面,有事儿想打听一下。

一听云波萨满,我就赶紧到了汽车站,见了这个人。

这个人叫陈军州,三十多岁,个不高,面容尽显南方山水之色。

他说老家是贵州镇江的,家在山中,交通非常的不方便,走了两天山路,才出山来到这里,见到了我。

见他一路赶来很不容易,我就问他,要打听什么事儿。

陈军州说:“张先生,我呢,在当地做鬼巫……”

我一听,就奇怪道:“您是做这个的,还有什么事儿要跟我打听。”

陈军州笑道;“鬼巫也不是什么事情都能解决。我们那边,有个人身上发生了一件怪事儿,我解决不了,觉得怪丢面子。这不,就向云波萨满求助,云波萨满又让我找您。”

我拉着他进了一家烤肉店,边撸串儿边聊。

接下来,陈军州就给我讲述了这样一件事。

他们寨子里,有个叫陈二柄的人,这个人虽然不是个大善人,但也不坏。平时,他就到山上挖些药材,编些竹筐去集市上卖钱。

有一天,他去外地赶集卖竹筐,因为生意不好,卖到天阳快落山,才把背去的竹筐卖完。

接着,他就买了几个肉烧饼,打了一葫芦酒,边吃边喝,往回赶。

走到一半的时候,天就黑下来。由于山路难走,这个陈二柄又喝了一些酒,不知不觉就走迷路了。

晚上,在大山里迷路,那是非常可怕的。各种毒虫野兽不说,一不小心跌下深谷,掉进猎人的陷阱,那可就没命了。

陈二柄心道,我他娘的咋这么倒霉啊?卖竹筐,卖的不顺;想走个近路又走迷路了。

接下来,他就想着找个可以安身的地方,先在山里睡一晚上,等天亮了再说。

后来,陈二柄就迷迷糊糊地摸到了山坡的一处洞穴里。进去后,他就点上一支蜡烛,朝里照了照,发现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

于是,他就走了过去,近到五六步,这才看清,里面放着好几口棺材。

陈二柄骂道:“他娘的,我这霉还没倒够啊!走来走去,怎么又钻墓洞里来了。”

骂着,他就反身来到的洞口,把蜡烛放在洞壁的缺口上,然后铺上草席,准凑合一晚上。

睡得正香的时候,他忽然感觉有个人来到了他身边,而且一直在静静地看着他。

陈二柄胆子不大,但是挺二,他猛地起身,就去摸火机点灯。

这个时候,洞里传出来一个阴惨的声音:“你咋跑这里来了?”

陈二柄都快吓尿了,他哆哆嗦嗦地问道:“你……你是谁啊?你怎么在这里?”

“我是过路啊。”

“你也迷路了?”

“我没迷路……你迷路了吧?想不想让我带你出去啊?”

“天这么晚了,你能出得了这山?”

“实话告诉你,要不是天黑,我还真出不了这山!你到底想不想让我带你出去啊?”

“想,想啊!我才不愿意在这鬼地方过夜呢!”

“有个条件,你得答应我。”那人随即道。

“啥条件?”

“下月十五,十二点,在西头的林子里摆一桌子酒菜。摆好之后,你就不用管了,我自然回去吃。但是呢,你不能偷看,否则你还会倒霉的。”

本来,这个陈二柄就是抠门的家伙,让他摆一桌子酒菜,就跟扒他一层皮差不多,他肯定不乐意啊。

不过,这小子还是个赖皮。他就想啊,等你把我带出去,摆不摆,摆什么东西,就是我说了算了。难不成,你还把我弄回来?

想到这里,这个陈二柄就得意一笑:“哎呀,不就是一桌子酒菜嘛?你放心,鸡鸭鱼肉和美酒,一样都不会少你的……呃一桌子够不够?不够我再加一桌子?”

“够了,你弄好一桌子,放四个位子就可以了。还有,别忘了在桌子中央放个香炉,点两炷香啊。”

陈二柄说:“放心,我知道那里虫子多,我不但给您点香,还会给您准备一瓶驱虫剂,到时候,好好打一遍,保您和您的朋友吃的香。”

说着,陈二柄一直在找火机,可是摸遍了全身也没找到。

“我的火机呢?他姑奶奶的。”

那人走过来,靠近他道:“我走路,不用照的,你起来。”

陈二柄就扶着洞壁站起来。

黑暗中,那个人走到他身边,慢慢地靠近了他。

随即,他感到一阵阴冷袭来,随即身子一飘,耳边就一阵狂风呼啸!

陈二柄心里咯噔一下子,他以为自己这是掉下悬崖了,命很快就没了!

吓得他一闭眼,一泡尿全撒裤子里了!

等他醒来的时候,发现眼前依然是漆黑一片,方才那人不见了。

他哆哆嗦嗦往前走了一步,好像是撞在了门上。

门被打开了,里面的灯亮了,陈二柄的老婆站在屋里道:“二柄,你回来了。怎么这么晚?你可把我和咱娘给急死了!”

陈二柄又喜又怕,他自己都不知道这是怎么回来的。

陈二柄的老婆看着呆在门外的他,连忙把他拉进屋里,一看,这个裤子全湿了。

“你咋还尿裤子了,路上是不遇上狼了?”陈二柄的老婆问道。

陈二柄说:“呃……是啊,遇上狼了。而且还是一群,幸亏我机灵,跑的快。要不,就被狼给吃了!”

然后,他又看了看自己的裤子,对他媳妇道:“我这可不是吓尿啊,你可别跟外人说。我这是肥水不流外人田,想回来尿咱家菜地里,没想到憋的时间太长了,自己就跑了!”

陈二柄脱了裤子,就去睡觉了。

睡觉的时候,他让老婆把家里的门窗全都关的严严实实的。

陈二柄的老婆以为他是被狼吓坏了,也没多问。

这一晚上,陈二柄闭着眼,一会儿也没事睡好。他知道,自己肯定是碰上什么脏东西了。但是,他有些想不通,这个鬼东西为什么不但没害他,反而还帮他出山回了家?难道就是为了吃一顿好饭?

一夜想不通,第二天一早,他也吃不下饭。

老婆以为他是吓出病来了,就想找个大夫给他瞧瞧。

陈二柄一把拉住他老婆道:“你先别动,我没什么事儿。昨天晚上啊,我真遇上了一件怪事儿。”

随后,他就把这事儿给他老婆一说。

这女人听后,也是吓得不轻。连忙道:“妈呀,你怎么不早说?看来,你真是遇上鬼了,我去找寨子里的鬼巫来给你算算。”

陈二柄说:“算个屁啊,我遇上的那是只好鬼。你让鬼巫来了,他要是得罪了那鬼,那鬼记恨我,咋办?现在,那鬼忙了我的忙,这是好事儿啊。”

陈二柄的老婆道:“那咱得弄一桌子好菜,好好谢谢它。”

陈二柄摸着小胡子道:“这个弄一桌子菜,也不少花钱吧?咱家的鸡鸭,我都舍不得杀了下酒,给那鬼物岂不是可惜。

所以,我愁的就是这事儿。到了十五那天晚上,咱们怎么能把那桌子菜给凑合过去?”

“要是那鬼物吃不好,喝不好,再来找咱的麻烦改咋办?”

陈二柄想了想说:“要是来找麻烦,就请大鬼巫来帮忙,把它赶走!老子我还怕他个鬼物不成?”

陈二柄这么说,其实心里还是很顾忌的,但是一想到弄一桌子好菜肴,还要好酒,他就心疼。

最后,陈二柄想了个折中的办法,就炒几样青菜,然后弄一盘子前天啃过的羊骨头,浇上一些油水,这就成了一道硬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