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开天

皮秃子吓得屁滚尿流,一下子就跌下了断头台。

跌下去后,他趴倒在地,脑袋正好碰上一个圆圆的东西。定睛一瞧,那正式马大胡子的人头!

被他这么一碰,那人头中竟然也爬出许多黑色的虫子!

皮秃子爬到一边,哆哆嗦嗦道:“马大哥,你死后怎么变成这样了,想为你收尸,都收不成了啊!你不会就这么倒霉吧?”

“谢谢你了,皮秃子。”

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听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啊?

“啊呀!”皮秃子吓得叫起来,这不是马大胡子的声音吗?

皮秃子头皮一阵发麻,费尽全力扭过僵硬的脖子,往后一瞧。

只见,马大胡子就站在他的身后。

皮秃子见此,立刻跪倒在地哭喊道:“马大哥啊,你死的好惨啊!我皮秃子想尽了辙救你,可是就是没办法啊……”

马大胡子笑道:“兄弟,我没死。”

皮秃子奇怪道:“我亲眼看着你的头被砍下来的啊,你怎么没死?”

马大胡子蹲下来,让皮秃子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怎么样?好好的吧?”

皮秃子摸了摸道:“大哥,真的好好的,我不是在做梦吧?”

马大胡子说:“当然不是做梦。你知道我是怎么金蝉脱壳的吗?”

皮秃子摇摇头。

马大胡子说:“是那草鬼婆救了我,她的确有本事啊。她呢,先利用一具人皮尸,在里面种上鬼蛊,然后把皮尸的脸做成我的摸样。最后,又用鬼蛊,把我和那具皮尸互换。

那皮尸,看上去跟我一样,也会动,但实际上它是人皮做成的。刚才你都看见了,从尸里出来的,都是些虫子!”

这时候,皮秃子才点头:“呃……没想到那草鬼婆还真救了你。我以为她会坐视不管呢!”

马大胡子一笑:“兄弟,其实她还没把我全救出来。”

“为什么?你这不是好好的出来了吗?”

马大胡子说:“你看,那皮蛊尸已经化为一张皮了。第二天,官府肯定会发现不对头,这样一来他们就会怀疑我还活着呢!”

“那我们该怎么办?”

马大胡子说:“你留在这里当尸吧!”

皮秃子刚要说什么,觉得心口一凉,他抬手一摸,一把尖刀的刀尖儿已经从前胸露了出来。

此时,从皮秃子的身后又走出来一个人,这个人正是那草鬼婆。

皮秃子两眼圆瞪着,指着马大胡子想说什么,可是鲜血已经涌上来,堵住了他的喉咙!

马大胡子说:“皮秃子,是你拿走了我们存的那些钱财,然后向官府告了密吧?事后,你还假惺惺地找人救我,想以此来洗清自己的嫌疑,不让其他兄弟怀疑你。

但是,你忘了一件事。你给草鬼婆送去的钱财中,都是我提前做了记号的,这件事,草鬼婆也知道!所以,她一下就猜到了谁是告密者。”

皮秃子还没听完马大胡子的话,就一命呜呼了!

在这个故事中,那草鬼婆,其实用的就是疾行鬼。

《淘鬼笔记》中载:“疾行鬼可负重移物于千里之外,以疾行鬼教炼成的鬼蛊可持飞刀取人首级于千里之外。”

想来,那草鬼婆子的确是利用疾行鬼,把马大胡子与皮蛊尸掉包了!

《淘鬼笔记》之开天引言:一单诡异的淘鬼买卖……

一个编织得天衣无缝的阴谋诡计……

一次看似顺风顺水的淘鬼之旅,实则诡云密布,陷阱重重……

走出一个谜团,又进入另一片迷雾……

当我们明白所面对的是什么的时候,身后,已经被恐惧与黑暗,封闭了回路!

《淘鬼笔记》之开天,为您讲述一次惊心动魄的探秘之旅!

正文:二零零一年四月五日的一天下午,有人个人约我出去舜香茶楼喝茶,说有件事儿请我帮忙。

到了那里一看,那人短寸发型,俊脸神刚,一身暗色的着装打扮。见此,我就知道,这是一个心机深隐,精明干练的家伙。

我坐下来,问道:“我是张是,先生贵姓?”

“我姓吴,叫吴天。我是浙江人,我有个朋友出了点事儿,想请你去帮忙。”吴天直截了当地说。

“帮什么忙?”我也关老爷赴会,单刀直入了。

“鬼阳身你听说没有?”

听到“鬼阳身”这三个字,我的心里微微颤抖了一下,然后我又重新把这个人打量了一番。

既然他的嘴里能说出了“鬼阳身”这三个字来,那说明这个人正如我先前所猜测的,绝非等闲之辈!

《淘鬼笔记》中讲:“鬼阳身者,居于黄泉府地,深山岩窟,有身无魂,地之大凶也。捕之,可替人偿命!”

另外,在淘鬼的行规矩里,有一些鬼物的不允许捕猎的。我记得非常清楚,鬼阳身,就是其中之一!

虽然笔记中提过这东西,但也仅此几句话,更没具体说什么地方有这种东西,如何捉这种东西,以及这东西如何能替人偿命。

我端起茶杯,吹了一下,然后轻轻抿了一小口,随即就直视着吴天道:“吴先生,您是想要这东西?”

吴天点点头:“我需要这东西。”

我说:“恐怕要让您失望了,实话跟您说,我的确没本事弄到这东西。另外,我们行里有规矩,这东西是绝对不能碰的。”

吴天没有劝我,而是拿出一个灰布口袋,放在了我面前。

口袋与桌面接触的时候,发出了金属与桌面碰撞特有的响动。我知道,吴天是故意弄出这个响动的。

我望向那口袋。

小口袋鼓鼓的,里面似乎有个近乎圆形的物件。

虽然我不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但是,我能看得出那东西很重。

我说:“吴先生,您这是什么意思?”

“张先生,这是一块狗头金。你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有多大分量。”

见了钱就眼开,那是很失身份的表现。于是,我就不再看那口袋,转而笑道:“吴先生,既然您能找到这里,您一定对我张是很了解。

我手里,真不缺钱。别说您给我个狗头金了,就给我个牛头金,我还是找不到那玩意儿。即便是找到了,我们的行规,我也不能破啊。您还是另请高明吧!”

吴天点点头:“这块狗头金是个双胎,事成之后,我再给你另一块。”

既然这小子咬定我贪财,我就偏不把财放眼里,不能让这种人毁了我张是的光辉形象啊。我没说话,站起身,就想走。

“张先生,你不想知道我为什么要找那贵阳身吗?”吴天悠然道。

我愣了一下,转身道:“这个还有必要吗?”

“您先坐下喝口茶,听我给你说。”

随即,这个吴天,就给我讲述了这样一件事情。

他说,他有个叫小月的女友朋友,现在是重病在身。

小月这女孩子患了一种叫做“偷生”的诡症。

什么是偷生呢?也许有不少人听说过。在这里,我想先插句话,给大家解释一下。

偷生,指的就是偷生鬼。意思是说,有些小鬼本来没有渡过劫难,或者其他原因,是不能转世投胎的,但是它们为了享受人间生活,偷偷地溜出阴灵界,又偷偷地投了胎。这种现象叫做偷生。

凡是偷生鬼投胎做了人,由于没有灵界的认可,所以,生命都是很短暂的。最多不会活过十八岁。

要想让偷生鬼转世的人活一直下去,直到终老,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寻找替身。这个替身,并不是随便拉一个人就可以的,而必须是无生辰八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