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逼宫

凡是出生在世的人,都有生辰八字,那么什么样的人身上无生辰八字呢?

没错,只有鬼阳身这种东西!

看来这个吴天对于偷生鬼以及鬼阳身之间的关系,是非常了解的。

吴天接着讲:“得知小月患的是这种诡症后,我就开始开始四处打探。最后,我听说鬼阳能治好她,所以就开始关注这方的东西。

这些年里,为了找到鬼阳身,我也寻遍了千山万水,但是能力有限,最终还是一无所获。

今年,小月已经十七岁了,身体一天不如一天。

我觉得,我不能再盲目地寻找下去了,我必须求助于人。这是小月能活下去的,最后的希望。

在询问了诸多人之后,我找到了你。

吴先生,你放心,如果你肯帮我,我会为你提供最好的条件保障。我们吴家世代经商,产业很大,就上市公司就有三家,经济方面,没有任何问题。”

吴天说完,我没言语,但是当时就些心软了。

吴天见此,突然拿起那狗头金,举起来,朝自己的脑门上砸了上去!

我心里一惊,赶忙阻止道:“吴先生,你这是干什么?”

我的动作还是太迟了。

一道血流冲破吴天的头发,从额角流了下来。

吴天笑道:“张先生,如果你不帮我救小月,我就用这块狗头金,一直砸自己的脑袋,直到你同意为止。反正,小月死了,我也活不成了!”

说着,吴天又要拿起那狗头金朝自己脑袋上拍。

我忙按住他的手道:“吴先生,死在我满前,您是想临死也拉个垫背的啊?你先别着急,你容我好好想想。”

“什么时候能给我答复?”

“一天之内吧。”

说完,我就起身,离开了茶楼。

吴天追出来,非要把狗头金塞给我。

我没有收,然后劝他道:“明天晚上,你在这里等我吧。无功不受禄,这事儿,我得给我老婆商量一下,事儿还没定,我怎么能收你的定金呢。再说了,你这订金也太重了,我们是有行规的,不乱收费。”

说完,我就乐滋滋地走了。

那么大一块狗头金,让谁看着都有打了兴奋剂量的感觉啊!

另外,还有值得高兴的一件事,前天的时候,小招因为一档子买卖就出门去北京了。

她在电话中说,要十天半月才能回来。

这样一来,我就可以瞒着她,想办法做这桩子买卖,赚一笔外快。如果,她在家,还真不一定同意做这买卖。

我哼着歌儿打开门,刚进去。

就听有个声音道:“张是,我不在,你就这么高兴?”

我吓了一跳,朝里屋一瞅:“你丫咋回来了?不是要待十天半月吗?”

“人家有急事,说要过两天再给我打电话。”

我一屁股坐沙发,心道,我这事儿要砸锅!

“你出去干啥了?心里肯定有事!”小招走过来,坐在我对面。

我抬头一看,两天没见这丫,竟然白了,胖了一些。

“你这两天吃啥了,怎么又白又胖了?”

“人家请我做了个保养,你哪啥的给话花这钱?老实交代,茶楼里那人,都跟你讲了啥?”

我靠,她知道我去了茶楼,看来这事儿瞒不住了。

捉鬼阳身这东西,反正我不在行,还得让小招指点,事情到了这一步,索性我就全招了。

小招听后道:“我吧,说两点,我们的行规中有规定,不能碰鬼阳身玩意儿,这个你是知道的。行规既然这样规定了,我想这肯定是有道理的。

至于什么道理,我觉得只有碰了那玩意儿之后,我们才能知道。要是这个道理足以要我们的命,那么别说一块狗头金了,就是一座金山,都是赔本的买卖啊。”

听这丫头骗子这么一说道,我顿时就冒了一身的冷汗。

“第二点呢?”

“从你的讲述来看,我觉得这个吴天有问题!”

“吴天有问题,他有什么问题?那狗头金是真的,我看过了!”

小招用食指戳了一下我的脑门道:“张是,见了钱,你就晕头花眼了不是?你想一想,小月十岁的时候,吴天就知道她得的是偷生这种诡症。

鬼阳身是地凶,他要找这东西,不可能闷头找这么多年,到现在才找到我们的。

另外,他说自己手上有两块狗头金,这说明他不是一个普通人。他有这么有钱,应该光明正大地上门来拜访,就不应该偷偷摸摸地约你出去。”

小招的话,顿时让我也疑窦丛生。

吴天的目的很简单,他就是要找鬼阳身救人。假如他不为了救人,那么这鬼阳身这玩意儿还有其他的用处吗?用这东西制造邪物害人?这也不可能啊,他那么有钱,想害某一个人,还用的着费这愚蠢的心机,拿着狗头金来找我,而且还当场砸破自己的脑袋,演一出苦肉计吗?

想不通,我也就索性不想,当下我就是先问问小招,这事儿能不能做。

最后,小招给我的答复是:“你看着办吧,我是无论如何也不掺合这事儿的。”

既然她不管,我也就没什么顾忌的了,见了狗头金,不动心,那还算正常人吗?

晚上,我合计了一宿,想着这事儿该咋办。

思来想去,我想到了胡小易这小子。

于是就给他打电话,可是这小子的电话一直就关机。

第二天,我又给他打了一上午,结果还是打不通。

中午快吃饭的时候,手机响了,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我以为是那个吴天打电话催我呢。

接通之后,我一听,好像是胡小易的声音。

胡小易说:“张是,我在舜香茶楼呢,你要不要来喝一杯。”

我靠,这些人怎么都往舜香茶楼跑,是不是跟他娘的舜香茶楼的老板有亲戚啊?

我穿着拖鞋、大裤衩就去了茶楼。

进去一看,胡小易正坐在二楼靠北窗的一个位置。

我走过坐下,喝了两口茶道:“”你小子怎么神出鬼没的,手机也换号了?

胡小易从衣兜里摸了摸,拿出两张电话卡丢给我:“朋友给的卡,里面有两千块话费,不用就浪费了,来给你和小招一人一张。”

我摸过电话卡装兜里,然后瞅着他道:“几天不见,你也发胖了?”

胡小易一笑:“是吗?还看出点什么?”

“正经了,不像以前那么装了!”

胡小易把烟捻灭在烟灰缸里,从座位下面拿出一个布口袋。

我发现,这个口袋和昨天吴天给我看的那个一模一样!

我说:“狗头金?谁给你的?”

“吴天找过你,对吧?他找到我后,说你犹豫,不敢接这买卖。我心想,你不会这么傻,把狗头金当砖头往大街上随便扔吧?所以呢,我就替你把这活儿给拦下来了。”

我说:“其实吧,我也正找你呢。没你胡小易这根烧火棍,这再好的柴禾,也烧不起来啊!”

胡小易摸了摸那口袋里的狗头金,一把推给我。然后道:“这可是烫手的山芋啊,你有把握吃下它吗?”

我说:“我一点儿把握也没有。既然你收了这狗头金,揽了这瓷器活儿,说明你一定有金刚钻,对吧?”

胡小易贼贼一笑:“张是,如果我真能查到有鬼阳身的地方,你有本事捉住这玩意儿吗?实话跟你说,我呢,有十足的把握找到这东西的巢穴,但是我没有一分的把握能捉住这东西。”

我一听,胡小易这是将我一军啊,大家一起入行,我不能落你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