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绝密救援

见被他识破,我就索性道:“秦爷,鬼阳身是邪物,抓这东西……我也没错吧?”

秦爷说:“你知道小招的父亲为什么要撕掉那一页吗?”

小招道:“还请秦爷明示。”

秦老爷子把那张纸交给小招,然后带我们去了堂屋。

坐定之后,他才说:“八十年代的时候,我听说,就有人去某个地方寻找过这东西。那些人,不但没弄到那玩意儿,而且还葬送了很多人的性命。

当时,他们请你们的父辈帮忙,但是被拒绝了。

最后那些人说,这一次,他们不是去找鬼阳身,而是去里面救人。等把人救上来,他们就再也不碰那玩意儿了。

当时,你们的父辈还是以不能破行规为由没有同意。

但是,一个跟着你们父辈混的伙计,暗地里找到那些人,声称自己偷学到了制服鬼阳身的法子,能对付那东西,只要价钱合适,他可以偷偷地去做。

随即,那些人就与那个伙计谈妥了价钱,重新返回了那里,但是,至此之后,那些人连同那个伙计,就再也没出现过。

不碰鬼阳身,这是行里的规矩,规矩就为了某种利害关系而订立的。一旦破坏了规矩,就会发生意想不到的事情。这次,你们真的要破这个规矩吗?”

我说:“秦爷,说实话,这次,我们也是为了救人。那人得的是偷生诡症。除此之外,再也没别的意思了。”

秦爷听后,点头道:“这样的话,那就另当别论。对了,你亲自去看过患病的人了吗?”

我说:“这个倒没有,不过您放心,要是没这么个病人,我是不会去做这事儿的。”

小招趁热打铁道:“秦爷,您只需要把当年见到的,仔细描述一下就行了。以我们的所学,就能复原‘青灯换魂背尸’的法子。”

随即秦爷就拿来纸笔,写下了一些文字。

然后交给我们道:“我之所以把这个法子的过程描述下来,是因为这不仅仅是用来对付鬼阳身的。它还可以做许多事情,关键时候,还能救你们的命。

其实,你们的父辈,没有将这个法子传给你们,一来是怕你们去碰鬼阳身,二来也是怕你们用不好,害了自己。话……我就说道这里了,你们自己多加小心!”

办完这事儿,回到家,我立刻让小招按照那秦爷写下的步骤,准备必须的家伙什,看看这招是不是真灵。

随即,我就把胡小易约了过来。

胡小易一进门,就见他脸上喜不自禁。

我说:“你小子这是找媳妇了,还是捡金元宝了,这么高兴?”

胡小易从冰箱里拿出一瓶饮料,坐下来道:“我的朋友帮咱找到那个地方了。”

“哪里?”

“你到底有没有把握抓那玩意儿?”

我拍着胸脯道:“你放心,我说道做到!”

随即,胡小易从怀里掏出几张纸,那些纸看上去非常的古旧,而且,上面的文字是竖着写的。

我抓过来,就仔细读起来。

读完之后,我无比震惊地发现,这竟然是一个叫做莆田八郎的日军少佐所写的,二战手记的一部分!

这份手记,记述了侵华日军在华期间,所从事的的一些秘密活动。我读到的这部分,却意外地为我们提供了寻找鬼阳身的线索!

现在,就将这份手记,呈现如下:

「昭和三十一年三月,仙台,松岛,记。

一九三八年七月我从特高课转到“日本关东军防疫供水部”,担任那里的警卫以及保密工作。(在这里我想做一个小小的注解:“日本关东军防疫供水部”实际上就是臭名昭著的日军“731”细菌部队。)

在此期间,曾经因为多次进入大兴安岭搜救我军特别行动小组的成员,而受到上级的重视。

后来我接到了上级的一个绝密密令。命令中提到,我军将于明年用兵广西。在这个作战计划实施之前,已经有许多的特别小组,被派遣到广西各地。各方面的情报搜集工作,已经展开。

其中,有一个小组被派往了广西区的,一个叫那巴的地方。但是,根据观察来看,他们的行动似乎是遭受到了很大的挫折。一个小队的人,在五天前,全失去的联系。

如果是一个普通的小分队,也就算了。但是,这个小分队的任务非常的特殊,即便是他们已将被发现,或者全部被杀,也要找到他们确切的消息。

鉴于只有我担任过这种保密度极高的搜救工作,于是上级就命令我前去搜救,希望我能再一次出色地完成这次任务。

我记得当时给我布置任务的,是日本特高课的一位资深指挥官,在特训期间,我曾经听过他所讲的科目。

但是,即便是这样高难度的,危险的搜救工作,对于那些被救援者的肩负的任务,他也没有提到半个字。他只是拿出一张地图,在上面做了一个标记,然后交给了我。

那张地图是位于那巴附近的一个地区,从地形上来看,那里是一片山区,地形异常的复杂。

凭借着精确的路线图,以及我多年的搜救经验,我所带领的十几个人很快就接近了那片区域。

不过,在进入那片区域的那一刻,我的内心就产生了一种怪异的感觉。

因为,一路之上,我们发现了许多奇怪的塑像。那些塑像就如同日本传说中的鬼怪一般,面目非常令人恐惧。

当时,我想这里有可能是中国的一个神秘场所,或者是某个神秘的部族曾经在这里生活过。随即,我就猜测到,那个特别行动小组活动的目的,可能与大日本帝国正在悄悄进行的一项探查计划有关。

那天,天色暗下来的时候,我们在一片谷地中,发现了特别行动小组的秘密营地。

我疲惫地举着用望远镜观察着那里:帐篷、外面的生活设施……那的确是日本人的。顿时,我松了一口,立刻命令小组成员,分散开来,慢慢地向那个营地靠近。

当我们进入那个营地的时候,却发现那里空无一人!

接下来,我命令一部分人警戒,一部分人去周围搜索,而我则亲自对营地进行了细致的检查。

营地看上去非常的整洁,没有任何搏斗过的痕迹。从营地队员留下的食物腐烂程度来看,他们是三至五天前离开的。并且,他们离开之后,再也没有任何人回来。

营地中,并没有发现电台等通讯设备。我想,他们一定是将那些东西随身带走了。

我又翻找了所有的物品,但没有发现他们表明他们失踪原因的一丝线索。其实,这也在我的意料之中。因为,这是一个特殊的行动小队,他们的一切,都堪称绝密。

当其他的人完成对周围的勘察后,我询问了他们所见到的情况。结果,周围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之处。

综合所有信息不难看出,这支小分队,是在执行任务过程中出事的。可是,有一点我不明白。即便是去执行任务,那么营地之中至少要留两个人进行看护吧?

难道是留下的人,发现其他的人没回来,去找那些人,然后也出了事?

当天晚上,我们撤离了这个营地。

在没有弄清事件的真相之前,这里的一切都是危险的,我们不能有任何大意。不过,我在营地的周围,留下了两个人,让他们注意监视整个营地的情况。

原本,我以为当晚不会有什么发现,可是凌晨两点十分的时候,其中一个留守的士兵神色慌张地前来报告说,营地附近有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