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诡营地

我意识到情况有变,立刻召集所有的人,赶往那片营地。

在前往的途中,那个士兵向我详细讲述了营地所发生的情况。

那个士兵说,天黑后,他们一直蹲守在距离营地几十几米远的树林里。

就在一点三十分的时候,他们发现月光下的营地里似乎有人个人影在走动。而且,那个人影看上去,很像是我们要找的一个失踪人员。

于是,他们两个就悄悄地向营地摸过去。

到了近处,他们奇怪地发现,那个人进入营地之后,只是毫无目的地转了一圈,紧接着就向着营地的西侧谷地走去。

为了弄清情况,他们没有对着那个人大声喊叫,而是悄悄地跟在那个人的身后,看他到底去哪里。

就在他们跟出去差不多五百多米的时候,那个人消失在了谷地中的一片密树林之中。

那片树林的面积并不大,树木也不是多么的茂密。一般来说,进去的人,是不容易被跟丢的,更何况,他们都是经过特殊训练的特别行动人员。

接下来,他们就在树林里仔细搜索,最终他们似乎找到了那个人消失的原因。

在树林北侧,他们发现了一大堆土石,距离这堆土石不远的地方,有一个直径约半米的洞口。

怕打草惊蛇,他们没有打开手电,往下照,只是仔细听了听下面你的动静。

讲述到这里,那个士兵突然变得异常紧张起来。他颤巍巍地继续道,下面的声音非常的怪异,似乎有一大群的野兽在低吟着……下面就像是地狱一般……无法形容。

听到这些之后,他们的第一反应就是赶紧离开,然后回来报告。

回到营地之后,其中一个士兵,负责继续留守,另一个就赶紧见到我,向我报告了此事。

说到这里,我们已经到达了营地附近,并且找到了那个留守的士兵。

随后,我们分为两队,一队继续在营地周围隐蔽观察,另一队,快速赶往那片树林。

到达那片树林之后,我们果然发现了那个所谓诡异洞口。我命令士兵打开强光灯,向下照去,但是那个洞实在是太深了,我们根本就看不到它的底部!

随即,我立刻让士兵对周围的情况进行探查,看有没有其他请了。

熬到天亮的时候,我们才冷静地坐下来,仔细分析。

从洞的开凿情况来看,的确是那些人失踪的日本人运用一种特殊的爆破开凿方式完成的。根据外面的土石来计算,这个洞的深度不会超过五十米。

如果这个洞的深度不超过五十米,那么我们的灯光完全可以照到底部的。现在的问题是,这似乎是一个无底洞!

不过,我很快意识到这到底是真么回事了,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在这片树林之下,一五十米左右的地质层中,存在着一个巨大的空洞!

如果不出所料,所有的人员极有可能是在对下面进行探查的时候,出现了意外。但是有一点我没有想透,夜晚出现的那个人,到底是不是这个特别行动组的人?如果是,那说明有些人都还活着,可是他们为什么切断了与上级的联系?如果那个人不是我们要找的人,那么他到底是属于那一部分的?难道是中国政府派来的?

第二天,我立刻给上级发报,把这里的情况讲述了一遍,然后就在那片树林里,原地待命。

没有上级的命令,我们是不能进入那个诡异的洞的,这不仅仅是因为下面那些未知的危险,更是因为下面可能存在着大日本帝国要寻找的高级机密的东西。作为救援人员,我们没有资格和权力知道这些东西,我们要做的只是服从命令,尽自己的职责。

半个小以后,我得到了上级的回应。

上级告诉我,下面的确有一个大日本帝国正在研究的、非常重要的东西。

接下来,我们的人要做的就是:在原地等待,直到下一批特别行动组人员的到来。他们会接替第一批到达的人员,继续开展工作。

另外,如果我们发现支那政府军得到了那个东西,那么就要不惜一切代价把它抢过来,如果不能抢夺,那么就将它毁灭。

此外,鉴于第一批人员已经不被帝国所信任,如果发现他们,可以,且必须由我单独审问,做好记录,必要时可以就地处决。

随后,我们就回到了营地。做了短暂休整之后,我们一方面警戒待命,另一方面继续寻找那些人失踪的线索。当第二批特别行动小组的人员到来之后,我们的任务基本上结束了,到时候,我们也能尽快离开这个诡异之地。

当天下午两点,我命令,除了留两个人警戒之外,其他人去休息。晚上的时候,我们要全力监视这个营地。因为,我有一种强烈的预感,那个人还会回来!

果不出所料,当晚,凌晨一点三十分的时候,前哨士兵来报告说,他发现有五六个人正向营地这边走来。他们真的回来了!

当时,我并没有太多的兴奋,因为我知道,他们回来的不是时候。他们选择这个时间回营地,真是太过诡异了。

我问那个士兵,那些人有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常?那个士兵说,是有些异常,但是到底是哪里不对,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我立刻命令所有的人,撤离营地,埋伏在周围,并且让他们做好随时战斗的准备。

虽然我是特高课的优秀特工,虽然我经历过不少的战斗,但是那一次,我的心底总是隐藏着一种不安。那种不安,不是因为害怕而产生的,而是被一种诡异无比的氛围所感染的。

当那些人进入我们的观察范围之后,我发现,他们总共六个,身上没有武器,没有工具,他们相互之间不说话,只是木木地低头朝前走着。他们在营地的里转了一圈,接着,又沿着非常陡峭谷地边缘,向另一方向走去。

我知道,这是一次机会,我们必须把这些人控制住,然后再讯问他们到底在做什么。

我一声令下,所有的士兵,都端着枪,追了上去,并且,高声命令他们,原地站住!但是,那些人似乎根本就没有察觉到我们的存在,继续放肆地走着。

我一挥手,两个士兵立刻就扑了上去。

可是,就在他们即将控制中其中的一个人的时候,两个士兵忽然惨叫一声,跌落到了深不可测的崖谷之下!

我立刻打开探灯,仔细照向那里,结果,我发现那两个士兵所走的路,竟然被悬崖截断了!

那部分断崖足有五六米远,被踪的那些人竟然安然无恙地通过了,而我的两个士兵,竟然被摔了下去!

当我再一次向断崖对面照过去的时候,那些人已经不见了。

当时,所有的士兵,都被这一幕吓傻了,他们都站在原地,瞠目结舌地颤抖着,说不出一句话!

为了安慰他们,我说,这没什么可怕的,我们只是中了支那人的诡计罢了。在中国,这样的把戏很常见。我想,当初那些人,一定是被这种诡计给害死了,而我们差点儿又落入了他们的陷阱。

第三天我们花费一整天的时间,制定了一个非常详尽的抓捕那些东西的方案。

那就是,我们要在熟悉的地点,可控的范围内,设下一个圈套,让那些行为诡异的人,自动钻进去。

而那个圈套,就设在当初的那片营地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