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古堡惊魂

其实,鬼子之所以攻不进去,不是因为沈家人多厉害,主要是因为,这样的地方,鬼子的重型装备根本就进不来。

这样的话,鬼子只能是与沈家人短兵相接,当然不会占到什么大便宜。”*说着,小招,向寨子的南方指了指,“看到那片槐树林了吗?据说,那片林子叫鬼子林。当年被打死的鬼子,全都扔在了里面,并且,每一具尸体之上,都栽种了一个槐树。这样的话,小鬼子就永世不得翻生了。”

顺着小招手指的方向,我发现那边的一座小山坡下,果然有一片高大的密林。傍晚的余晖的映照下,只有那里显得较为阴沉。*我说:“这小鬼子的装备应该不差吧?他们直接在盘陀岭行动就是了,干嘛还来骚扰沈家人?”

“当时,小鬼子说他们的几个士兵在盘陀岭失踪了,要求沈家派人进山帮忙寻找。其实吧,我觉得这是小鬼子在盘陀岭行动的时候,出了岔子。他们知道沈家对盘陀岭熟悉,想把沈家的人骗上山,让他们帮忙的。

当时,听到这消息后,沈家人又是高兴,又是气愤。小鬼子进盘陀岭,肯定是没安好心,这下出了事,还要主家帮着着,你说沈家人会答应吗?”

“所以就跟小鬼子干上了?那小鬼子不会善罢甘休吧?”

“当然,他们一直没停止来骚扰、威胁。不过,在沈家门口打架,沈家是一点都不怕的。听陈文馨的舅舅说,小鬼子基本上没占到什么便宜,但是沈家也不是一点损失也没有。这样的事情从小鬼子占领广西,一直持续到鬼子投降。”

我说:“看来那《莆田八郞手记》中记载的,还是有证可查的。”

小招背了背身上的包,看了我一眼,不怀好意地笑道:“这一次,咱们可别留下什么证据啊!”

说话间,我们已经走下山坡,靠近了沈家堡。

除了中间的那座通天入地楼,周围全是“人”字棚居木楼和一些吊楼等等。这些房舍,都随地形起伏变化,顺势而建,鳞次栉比,错落而有秩。

靠近沈家堡的时候,狗叫声就不断传来,堡口的大门大开着,影影绰绰地还有人在走动。

小招带我走到村堡口时,我发现几个戴着头帕,穿着对襟上衣,宽大肥裤,绑着腿的人站在门口,静静地地打量着我们。

不过,从他们的眼神里我看得出,他们并不是出于好奇才注视着我们的。他们的眼神里透露出的是一种观望,或者期待。仿佛他们已经料定,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

接下来将要发生什么呢?

我们没有搭理他们,他们也没阻止我们。

通过堡口后,我们就沿着石板铺成的街道,一直向着那座通天入地楼走近。越靠近那座楼,我的心里越发感到压抑。我知道,这种压抑是出于一种紧张畏惧的心理。

小招的脚步要比我快的多,我想赶上她,但是总觉得力不从心。而她似乎也是有意要甩开我。她到底想做什么?在这种情况下,小招的做法令我更加紧张不安起来。

就在我刚走到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她停住了步子,转身走过来,把我手中的礼盒接了过去。

然后,她朝我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沉声道:“你站着别动!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动!什么也不要说!”

说着,她提着礼盒慢慢地向后退去。在后退的同时,她的眼神一直盯着我的身后,仿佛我的背后正站着一个什么可怕的妖物。

被她这么一看,我心里更加发毛了。可是,我又不能发问,只得暗暗深呼吸,调整着自己的紧张情绪。我想,接下来一定有事情要发生!就在接下来的一秒,或者一分钟!

身后果然传来了脚步声,不过那声音很轻中显沉。似乎是有个人正搬动着一块大石头,从我身后慢慢靠近过来。

我忍不住,想回头看看。可是,我的这种想法很快就被小招发现了,她立刻做了一个别动的手势。

她这是再搞什么鬼?

我闭上眼睛,静静地听着背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再不回头,也许就没有机会了!

我心一横,一咬牙,就想回头看。

可是,脖子还没转动,就感觉有一股黏糊糊的液体,从我的头上浇灌了下来。接着,那种液体就顺着我的脸、脖子,一直流到胸脯上。

与此同时,一股腥臭无比的气味钻进鼻孔,熏地我差点就吐出来。

我不由自主地在脸上摸了一把,然后看自己的手。不出所料,那竟然是鲜血!

正当我极力辨明发生的事情的时候,突然间从四面的木楼之中传出一阵阵唢呐、长号、皮鼓的声音。

随即就是阵阵刺耳的怪叫声。

这些声音一顿,只见从各家各户涌出来一个个手持火把,拿着闪亮腰刀,头戴骷髅面具的人。这些人高声怪叫着,从四处向我这边冲过来!

当时吓得我浑身都没知觉了,几乎就瘫软在地上!

心道,不会这么快就被人给识破了吧?沈家堡这帮子村民,果然比恶鬼都凶!杀一个人还摆出这么大的场面!

不过,面对这样的场面,我直接就不用挣扎了,直接等他们千刀万剐就是了。

最后,我还没忘记冲小招大喊:“陈文馨,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但是,我颤抖的叫喊声早就被那些堡民的大喊大叫声,各种乐器声给淹没了,站在十几步开外的小招根本就听不到。

刹那间,那些村民就把我围在了中央,他们把粘着血的刀,齐刷刷地举起来,然后向我挥舞着砍下来!

我猛地把眼睛闭上,可是他们的刀并没有落在的身上。

我睁开眼,只见他们依然喊着听不懂的口号,重复着同一个动作:把刀向我举起,落下,又举起又落下……他们似乎只是在恐吓我,而不想伤害我。

而我只是目瞪口呆地站在中央,身子不敢有丝毫的移动,就生怕被他们刀砍中!

他们如此重复了十几次,然后便慢慢向后退去,而后形成了以我为圆心,直径两米大小的一个圈子。

这时候,有个长发捶腰的男人,在我的周围撒了一圈黄色的粉末,他刚离开。就有人把火把扔在了那些粉末之上,接着一股剧烈的浓烟升起,我只觉得自己脑袋一沉,就坐在了地上。随即,就有人把我放进了一个棺材样的物件里。

当我躺在里面的时候,感觉通体的冰凉。我想活动自己的四肢,但是都不能动!

不过,我很快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一定是他们把我装进了石棺之中!这群堡民要把我埋掉吗!

接下来,我感到有人把装我的石棺抬了起来,走了一段距离,然后又放了下来。

不多时,一切似乎都平静了下来。我感觉自己身上的力气又恢复了,于是奋力向上抬自己的身子,结果,那个石棺的盖子竟然轻易地被我推开了去。

我坐起来,仔细看着周围的情况。

此时,我发现自己已经处在一个门窗紧闭的小屋里。屋子里亮着一盏油灯,中央摆着一个大木盆,木盆里装满了冒着淡淡热气的水。

另外,木盆旁的椅子上,还放着一身干净的衣服。

这是让我洗澡吗?

此时,门被敲响了,吱嘎一声,裂开一条缝!

小招把脑袋伸进来,忍不住笑道:“怎么样,刚才没把你吓尿裤子吧?”

我站起来,看着满身的血污道:“这到底怎么回事啊?我以为沈家堡的人要把我剁了包饺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