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陨楼

“你紧张什么?或许你不知道,你手中的那块小骨头,已经被保存了上千年。那是沈家先祖的骨头,送给你,你看得起你。拿起来戴上吧,沈家祖先会保佑你平安的。”小招说着,把她自己那个小盒子,也仍在了桌子上。

“你怎么不戴?”我反问她。

小招把脖子伸过来,几乎与我贴着脸,沉声道:“我要戴的不是这个,我要戴的还长在那个人的手上呢!不过,我会亲自把它砍下来的。”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感觉她话中有话。

小招不再搭理我,她转头把蜡烛一吹,仰身倒在了床上,就呼呼地睡起来。

听小招说,她的舅舅叫沈焱,在沈家众兄弟中排行老三。沈焱的父亲去世早。族里的一切事务都由沈家堡族长沈九来处理。

第二天,在小招舅舅沈焱的带领下,我们走进了那座环形石墙围成的大院,来到了那座通天入地楼前。

当身后那厚重的寨门被关上的时候,我感觉这似乎不是一种常人生活的地方,而是一座与世隔绝的监狱!

靠近那座圆形烟囱一样的石楼的时候,我惊讶地发现,这种建筑竟然不是用石块垒成的,而是在一个巨大的石柱上开凿出来的!这就是它倒不下的原因了!

开凿这样的一根石柱,那需要几十年,或者上百年的时间呐!

小招见我惊讶地原地立足,于是就解释说:“据说,这跟巨大的石柱,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一直插入十八层地狱呢。”

“你的意思是说,这是一块陨石?”我疑惑道。

小招抬手指着上方说:“你仔细看看,这根石柱的表面有很多孔洞,而且石面异常的光滑。这是陨石在坠入地面之时,与大气层摩擦,燃烧熔化的结果。等进到里面,你自然会看到更为奇异的景象。”

通过开凿的入口,进入到里面时候,我顿时惊呆了!

借着柱顶透下来的天光,我看到这跟石柱里面的居然是中空的。不过,这种中空并不规则,通往上面的空间,时宽时窄,时弯时直。并且,石壁的表面布满了眼珠大小的空洞。就在这样的空间里,整个石柱的内侧被凿出了一层一层的房舍,每一层之间,都有不规则的石梯相连接,虽然显得原始粗陋,比不得巧夺天工,但也算得上浑然天成了。

沈焱推开西侧的一扇门,闪了进去。踏入其中,我就看到了一条通往下方的石道。小招说的没错,这根石柱,是向下延伸的,不知道嵌入地下有多深。

到了下一层,我见地面是用别一色的石板铺成的,也就二十几个平方,周围是几个开凿出的门洞。沈焱在东侧的一个门洞下停住,向里恭声道:“九爷,我带文馨过来了。”

“进来吧。”幽暗的门洞里传出一个苍老的声音。

听说,沈九现如今已经接近九十岁,但是当我小招见到沈九的时候,我感觉坐在我们面前的似乎不是一个衰老无比的老头子,那似乎是一尊永不倒下的、带有醇厚生命力的雕像。他黝黑的脸上道道皱纹如雕刻在岩石上的一般,尖厉而醒目。他的目光沉寂而深邃,站在他的面前的时候,我感到了一股具有洞彻全身的威力。

那时候,我不由得就有些紧张起来。我想,如果在这位老先生面前玩花花肠子,那是万万不可的。因为,他似乎一眼就能看出你肚子里有几根花花肠子。

陈文馨的舅舅沈焱向沈九说道:“九爷,这是文馨,你还记得么?”

沈九点点头,操着一种枯哑而又力道十足的声音道:“记得,长这么大了?”

沈焱接着应声道:“是啊,这一晃都快二十年了。沈四娘的孩子,都长大成人了。”

沈焱提到的沈四娘,我想必定是陈文馨的母亲了。

“这不,文馨这次来,就是要告诉九爷和我这个当舅舅的,她要结婚了。”沈焱站着,恭恭敬敬地观察着沈九的反应。

沈九听后,看了看小招,又看了看我,这才缓然道:“你们是想进盘陀岭喽?”

听到沈家盘陀岭几个字,我极力抑制着身体上任何微小的反应。我知道,即便是我的目光发生微弱的变化,脸部肌肉有丝毫的颤动,都会被眼前的这个沈老头捕捉到。然后,他就会从这些蛛丝马迹中,得到他想要的东西。

不过,我觉得自己还不具备逃脱那老头目光的心理素质,因为有些心理生理反应,就发生在那一刹那,那不是人的思维所能控制的。

我默声看了看小招,自己装起傻来。而小招却点点头:“九老爷,我要结婚了,我想应该去跟我的母亲说一声,让她也好早日安心。我知道,沈家对待死者,比生者还要尊重,这次您不会不答应我吧?”

小招话语间给沈九老头出了道难题,她的意思是不论是从自己要结婚这一点出发,还是从沈家来看,沈九都没有不答应她的理由。

我没想到小招这丫头,竟然也会话里藏刀!

沈九听后似笑非笑地看了我们一眼,才道:“你都把人带到我眼前了,我怎么能不答应你呢?如果你们急着要去,我明天就找人带你们进去。不过,沈家堡有沈家堡的规矩,进这沈家盘陀岭之前,你们必须要在这通天入地楼里住一晚上。”

我说:“九爷,这在通天入地楼住一晚上,可有什么说法。”

愧九点点头:“自然是有住的道理。待会儿让你们的舅舅沈焱领你们去住的地方看看,顺便让他给你们讲一讲就是了。”

沈焱听后道:“九爷,您就放心吧。”

“把该说的都说请清楚。”沈九阴沉着嗓门,又一次嘱咐道。

沈焱点头称是。

当天晚饭后,沈焱就带我们走进到那座通天入地楼,然后沿着一道石梯向下走去。越往下走,我感觉越来越阴冷起来。下面开糟出的石室并不多,也不似地上的两三米一个分层。有时一两米,就有一个洞穴;有时候,走三四米的石梯,依然不见一处开凿空洞。

大约走下去十多米的时候,我们来到了一个更大的空间里。

待沈焱点了蜡烛,我才发现,这个空间呈方形,长宽差不多有四五米,地面上铺着一块块黑色的石料。不过,在这层空间的周围却摆放了七个高大的铁人,而中央却放着一块方形的甘草席。

沈焱端着蜡烛,一一点燃四壁的油灯。令我不解的是,这样密闭的空间里,竟然一点儿都不觉得憋闷。

小招说,这石壁上的很多空洞都是相通的,内外的空气,时时刻刻都在交换着,所以住在这样的石室内,并不会感到不适。

沈焱忙活完,然后招呼我们坐在地面的草席上,这才说:“进沈家盘陀岭的前夜,要在这里待一晚上。目的是告诉先祖,明天就要进山。”

我说:“待一晚上,先祖就知道了?”

小招暗中捏了我的胳膊一下,我知道她又嫌我乱问了。

沈焱听后解释道:“这石室中摆放的七尊神像,就是为先祖传递讯息的神使。这样,先祖就会打开盘陀岭的门,让你们平安进去,平安离开。这石室总共点燃了七盏油灯,天亮之前,是绝对不能灭的,否则,明天就不能进山。”

我恍然道:“我们实际上就是来守灯的啊?”

“也可以这么说。”沈焱点头道,“所以,晚上你们一定要不要睡的太死。不过,一般情况下,这灯是不会熄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