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七灯鬼偶阵

听了她的话,我这才明白其中的利害,当然也没想到沈家设计的机关竟然如此阴毒。

小招坐下来道:“今天晚上,我们就老老实实地守夜,我倒要看看这沈九爷还有什么花招。”

说到守夜,我们自知这是一个幌子。但是,也不能呼呼大睡觉。于是,我就跟小招商量好,她守前半夜,我守后半夜。万一进来个偷油的耗子,把灯给弄灭了,这也不好说。

小招表示同意。

我拿出手机,给吴天发了个短信,告诉他们,这里的一切都比较顺利,让他做好准备。如果明天沈九爷肯带我们进盘陀岭,他们借机跟进去就可以了。

发完短信,我就躺在甘草席上开始休息。

期间我睡的还是比较平稳的,感觉差不多过了午夜的时候,心里就想着赶紧起来接替小招。可是,困意难消,我还是一直贪婪地睡着,等着小招把我叫醒。

那时候,我感觉小招一直静悄悄地在我身边站着,她似乎没有叫醒的我的意思。

朦胧中,我半睁开眼,发现挂在墙壁上的七盏油灯忽明忽暗,其中四盏已经灭了,整个空间的一半已然陷入了昏暗之中!

当时,我以为是有风吹了进来。可是,一想也不对,我身上没有一丝风吹的感觉。那么,现在只剩下一种可能,那就是有人在这个空间里剧烈走动过,或者是直接吹灭了石壁上的油灯!

可是,小招站着的背影就在我的眼前,她没有动啊。

我慢慢挣开眼,仔细望向小招,却猛然间发现面前站着那个人并不是小招!而是一尊神偶!

我双手按着地,慢慢地起身,转向那尊神偶的正面。

那的确是尊神偶,还好,那神偶长了一张面目狰狞的脸!如果我看到的是小招的脸,非得当场疯掉不可。

就在我疑惧之际,却发现脚下的草席突然蠕动了一下,我赶紧跳到下面,想掀起草席,看看西面是不是藏了什么东西。

但是,手刚触到草席的一刹那,我就发现草席的中央就开始慢慢隆高了起来,而且越来越高,乍一看,就像是有个人从下面钻了上来!

我慢慢地后退,一直贴到了身后的一尊神偶上,然后迅速躲到了神偶的后面。

与此同时,被顶起的草席突然滑落下来,当我看清眼前的那个人的模样的时候,差点儿没呕吐出来!

那个人身上正冒着白色的气体,身上的皮肉一块接着一块地往下掉落着!他的一条手臂垂着,上面已经露出几处森森白骨!

我又紧张地往后一退,结果与后面的一个人撞了个正着。刚要叫喊出来,却被捂住了嘴巴。

“别出声!”

这是小招的声音。

这时候,我惊惧的心才稍微舒缓了一些。

随后,那个面目全非的人,踉踉跄跄地走近一尊神偶,然后用一只手开始在上面摸索起来。正当我奇怪之极,就听咔嚓一声,那个人的身子猛然一沉,就不见了。

我们慢慢地走过去,发现那个人原来站的位置上,竟然出现了一个一米见方的洞口!这时候,我好想明白了:这七尊神偶,应该是控制着下面的七个空间的入口!也许只有一个入口是安全的,而其他的入口,进入者都必死无疑,方才那位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他到底是什么人?”我稍微镇定下来,就迫不及待地问道。

小招也心有余悸道:“这个人下来的时候,我赶紧躲了起来。进来之后,他就开始在这些神偶身上寻找着什么东西。结果,就像是方才一样,突然就掉了下去。他上来的时候,就变成了这个样子。现在看来,这人已经凶多吉少了。”

“这个人是来偷东西的?”

“应该是。”

*“这个人为什么早不来,晚不来,偏偏我们来的时候,他却来了?”我提出这样一个疑问。

“也许,他是想抢在我们之前,拿走什么。”小招思忖着。

“这个地方平时没人看管吗?”

“你看刚才那个人的下场,平时这里还需要人专门看管吗?再说了,沈家人说这地下藏着东西,你觉得如果下面真藏着什么东西,沈家人还会这么说吗?”小招讽笑着,反驳道。

“幸亏我们听了你舅舅是话,没有乱动!”

小招的脸开始变得阴沉起来,她摇摇头,颇有些无奈地说:“沈家堡的人,够狠啊,他们竟然拿我们的命做赌局!”

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们又把所有的油灯点燃,然后就坐等着天亮。

第二天一早,沈焱就来到了我们待的地方,带我们离开了这里。

吃过早饭,沈焱又带我们去见了沈九爷。

沈九爷正躺在那通天入地楼的下面的一把床椅上晒着太阳。

他的旁边,放着一个担架,担架上摆放着一具血淋淋的骸骨。骨架虽然完整,但是皮肉却都变成了炭黑色。

隗九爷见了我们便道:“昨晚没吓着你们吧?”

小招回道:“还真吓得不轻。九老爷,这个人是干什么的?他进到下面去做什么?”

沈九爷嘴角的白胡子抖了一下,淡然一笑:“兴许是偷东西的,但是他不知道沈家神偶阵的厉害,所以就落了个尸骨无存的下场。昨晚,你们所在的那个地方实际上是一个七鬼连环阵。不破那个阵,就进不了正确的密室,也就拿不到沈家那些的重要东西。

今天,我就派人带你们进沈家盘陀岭。外人都说沈家盘陀岭隐藏着什么秘密,我承认这一点。不过,沈家的这个秘密是万万不能碰的。即便是沈家人,也不能碰。一旦碰了,没有人能担得起这个责任。

我讲这些的目的是想告你们,进入沈家盘陀岭,只能走该走的路,进该进的地方,做你们该做的事情。如果你们不听话,纵然是我,也救不了你们的性命。”

沈九爷说完,冲沈焱摆了摆手。

沈焱会意,立刻把我们带了出去。

吃过午饭,沈焱就把我们带到沈家堡口。

在那里,一个十八九岁的孩子,背着一个蓝色的包裹,正等着我们。

沈焱说:“这就是沈雷的孩子沈胜,他父亲上了年纪,腿脚不便了,就由他带你们进去吧。祭祀用的东西,我都给你们准备好了。”

沈胜虽然只有十八九岁,但是他看上去却显得异常的沉稳。见了我们,并没有多少客套,就背上行李,带头上了路。

走起来,魁胜也不言语,而我和小招,为了显得庄重,也不乱说话,一路上就这样闷声闷气地走了下去。

五六里山路之后,我们的面前出现了一座石桥,这石拱桥是连接在一条宽约十几米的河面上的。

另外,桥面的两侧,还生长着密密麻麻的,叫不上名来的植物。这些植物有一米多高,茎上长着许多又长又尖的黑刺,顶端开着拳头大小的血红色花朵,看着甚是奇异!

这些植物的外侧,是一米多高的石栏杆,栏杆每隔一米左右就有一个石头雕刻的骷髅鬼头。咋一看,这座桥,虽然怪异,但是修的确是非常讲究。

下面的河流切地而行,又凶又急。更令人不解的是,这溪水竟然呈现一种触目惊心的血红色。

看到这座桥的时候,不知为什么,我这心里突然就产生看一种莫名的不安。

果然,走到桥前,隗胜突然停住了步子,然后转身对我们说:“这座前,白天是过不去的。我们先休息一会儿,晚上再过!”

说着,他就找个地方坐下来,拿出肉干和一葫芦酒,边吃边喝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