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登仙桥

听沈胜这么一说,我心道,这小子可别耍什么花样!你说晚上走,待会儿,我非得走过去试试不可。

小招也不解道:“晚上?晚上不是更不好走?”

“白天是进不去的。”魁胜把包裹放下,看那样子,不想再过多解释。

“难道沈家盘陀岭只有晚上才出现?”小招追问道。

魁胜说:“先吃点东西,听完我的没错。这座桥,外形看着怪异,而事实上它也不是一座普通的桥,更确切地说,它不是一现实意义中的座桥!”说着,他拿出一些肉干和一小葫芦酒边吃边喝起来。

我和小招也只得坐下来吃着东西休息。

就在这会儿功夫,我总感觉那个沈胜似乎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他时不时四处张望着,眉宇间透露出一丝焦虑的神情。

此时,我也不断注意着周围的动静。我想吴天他们肯定是能跟进来的,但就怕魁胜这小子察觉到不对,再生出岔子。

于是我就随便问了一句:“兄弟,这桥叫啥名字啊?”

隗胜说:“这桥已经有千余年的历史,相传这桥名叫:登仙桥。”

“什么登仙桥?上了桥,还能登天成仙?”小招也不时仔细观察着桥面的情形。

隗胜说:“你们不见这河水如血,据说是这就是从地府流出的奈河水。而这座桥,原先是供人进山用的,但是由于有人经常在桥上掉下去,淹死在下面的水中,所以人们猜测,这桥是供鬼魂升天的,而活人是不能走的。所以我,这里的登仙是对鬼来说的,不是对人说的。”

我听后,站起身,仔细地望着那座桥。之前,我确实听说中国的某个地方有座“登仙桥”没想到,还真有这么一座。

此时,黄昏已近,暮光穿过山谷中的树木落下来,谷中已近开始泛起丝丝的薄雾,桥的另一端已然混沌不清,仿佛这桥真的就通入了另一个未知的诡异境地之中。

我朝着桥的方向,慢慢地走过去。

沈胜在背后嬉笑道:“你小心些,掉下去,可没人捞你。”

小招也忙道:“你还是……等会儿,我们一起过吧。”

沈胜道:“让他先走一步吧。”

当时我就觉得沈胜这话里有话,但也没多考虑。

我踏上桥面,一步一部地向着桥的中心走去。

边走,我边观察着这桥的桥体。

桥面上的石板非常的光滑,但也很奇怪,石板呈现出一种浓浓的血红色,乍一看,就像是被鲜血浸透过一般。桥面两侧栏杆上的鬼头都朝向里,歪头斜向上看着。过桥的人,只要稍微一低头,就能与那鬼头的目光相遇。见到它们那邪恶的神情,我的心底不由得就生出一阵凉意。

走着走着,我忽然就感觉有些眩晕起来,更确切地说,是觉得自己的身子总是向另一侧倾斜,于是就伸手扶住一侧的护栏。

可是没走几步,我又感觉自己的身体开始向着另一侧歪斜。

继续走下去,我就感觉整座石桥似乎开始动起来,脚下踩着的好像不是什么石桥,而是一座在飓风中摇摇欲坠的栈桥,或者说是大涛大浪中的一座浮桥!

我转过身,想立刻走回去,刚挪动几步,就发现血红色的流水从桥下穿过,桥面竟然不见了!

我再一次转身,想快速通过这座桥。但此时我发现桥栏杆上的鬼头都动了起来,它们有的伸长了脖子,有的摇头晃脑,有的直接龇着满口的尖牙,把脑袋横在了桥上!

我倒吸一口凉气!然后死死地抓住栏杆,闭上眼睛,极力地深呼吸着,努力使自己镇定下来。

我心里很清楚,所有的一切都不是真的,这都是因为桥的问题,而产生的幻觉。

《淘鬼笔记》中,称这种桥为:“迷魂桥”。据说,古代的能工巧匠,能将一些有毒的植物种在桥面,或者在桥面上暗藏挥发性迷药,或者将一些催眠、制造方位错觉的因素融入了其中,制造出这种诡桥。

走在上面的人,一直走,但是永远也走不到尽头,其实自己早已经离桥十万八千里,去了一个自己全完陌生的地方!

自古以来,这瑶家就是种植使用毒药的高手,瑶家人利用这些手段,制造这样一座桥,那真是手到擒来啊。

此时,我看着桥面两侧鲜诡无比的,血红色的花,才意识到道,这些花肯定是有毒的,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

想到这些,我就尽量减少呼吸,闭着眼睛,贴着栏杆,一步一步地走回去。这样一来,桥上的那些迷药,或者催眠物件就不能对我起作用了。

开始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的身体依然是左右不断地飘摇着,甚至还有些想呕吐的感觉。可是,走了几步以后,我觉得自己的步子稳了许多,于是就更加有信心地迈开步子,继续走。*正当我觉得自己差不多快到桥头的时候,就挣开了眼看了一下。

可是,眼前的一切又让我惊疑不已!

我并没有看到桥头,也没有看到小招和沈胜。我的眼前,是一座永远也没有尽头的,虚虚实实的石桥,石桥的下面是深不见底的黒渊!

我直感觉到冷风不断地从我的脚下吹上来,整个桥面似乎会在某一时刻,突然崩塌、断裂!

我试探着继续往前走,与此同时,又想到了一个问题。从开始上桥,到现在,差不多已经过去十几分钟。在这十几分钟里,就是五个来回也该走完了。

我不禁出了一身的冷汗,心道我这已经是着了道了,一时半会儿还不能摆脱这种诡异的幻觉。

话说回来,这座桥不过就是沈家堡的人设计的,用来阻止外人进如盘陀岭的一个要道机关而已!想到这里,我反而冷静了下来,我仔细盘算着该怎么过这座鬼桥。

肩头一紧,我意识到身上还背着一个背包呢!

这背包里,装着淘鬼的一些家伙什。

我立刻心生一计:我干嘛还费劲儿去找出路,让这探鬼找不就行了?这狗日的登仙桥,肯定能迷惑人,但肯定是不能迷惑鬼的啊!

我估摸了一下时辰,现在天基本上快黑了,立刻就点燃了鬼灯,让探鬼上了身。

我刚睁开眼,就发现自己已经处于了一条直径三米多的山洞之中!

我靠!我禁不住佩服起这沈家堡所造的那登仙桥来,竟然把人引进了山洞之中!

我坐下来,调息了一会儿,恢复的差不多的时候,立刻让探鬼离身。

正当我想着怎么走这山洞的时候,却听有人喊道:“那不是张是吗?没想到,还真碰上了!”

这不是小招的声音吗?

我回头一看,身后不远处一道光射过来。

我立刻道:“你们赶紧过来啊?还不如我这迷路的走的快!”

“你走岔道了,我们这条才是对的!”小招喊道。

我一听,立刻端着鬼灯走到他们跟前。

“你们……怎么过的那桥?”我问他们。

沈胜说:“和你一样,靠鬼灯!”

说着沈胜走过来,他先吹灭了自己的那盏鬼灯,然后突然又吹灭了我的那一盏!

眼前,顿时陷入一片昏暗之中。

“你吹灯干啥啊?黑灯瞎火的,怎么走?”小招问道。

“想不到,你也带了这玩儿。进盘陀岭,沈家陵墓,你们来就来吧,还带鬼灯干什么?”

我一听这话,就意识到事情不妙!

这个沈胜似乎已经意识道我们有问题了!原来,这小子故意激我上桥,是想借此试探我!

我立刻伸手去摸腰间的匕首,可是手刚放上去,就觉得一阵风朝面门上袭来,我来不及作出反应,就被猛然袭来的一拳猛打翻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