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圈套

我说:“油都是自己榨的,这绝对问题。至于榨油用的尸身,生前是不是地沟油吃多了,我就无从考证了。”

小招想了想道:“如果六个入口所散发的邪气均衡的话,你把灯放在中央,是很容易被弄灭的。这叫六邪分灯,烟消云散。刚才我想了想,六道,其中的一道是人道,那应该就是我们走的道。”

我惊讶地看了小招一眼:“你怎么懂得这么多?以前没见你在这方面有啥特长啊?”

小招道:“我……我只是听说过一些。”

“你的意思是,看那一入口的人气最重,就走那条道?”

“我正是这个意思。”

我说:“可以试一试。”说着,我把鬼灯端起来,重新点着,然后走到一个个入口处去试。当我把所有的入口都试完的时候,发现只有一个入口的处的火焰是正直向上的。其他地方,不是扭曲,就是跳动不已。

我指着那个入口道:“就是这个了。”

吴天点头,然后对两个伙计说:“你们俩先下去看看。”

两个人早就准备好了,立即就要动身下去。

吴天拦住他们道:“你们两个一前一后,相隔至少五米。一旦有情况,立刻就上来,不要过多纠缠。”

两个伙计点头明白,先后就下了石梯。

随后,我们几个人就坐下来,等下面的消息。

原本,也就五六分钟的事儿,可是左等右等,下面一点儿动静也没有。

吴天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起身道:“十分钟了,下面肯定是出事了,我下去看看。”

我说:“你一个下去怎么能行,我们两个一起下去,余下的人在上面等着。”

吴天看了看我:“走!”

说着,我们就沿着石梯向下走去。

刚走了三四米,就出现了一个斜向下转弯。转过弯,刚走几步,吴天就停了下来,蹲在了地上。

我走近一看,石梯的台阶上放着一个背包,一看就是第一次下去的那伙计的。

“肯定是出事了。”吴天说。

“也许是为了轻便?”

“背包里都是走这种地方必带物件,这就如同他们的命,他们不会随便乱丢的……如果我猜测的没错,一定是前面的出了问题。后面的意识到不对劲儿,才把背包放下,轻身去查看。结果,他也没回来。接下来的路,我们要特别的小心!”

说着,我们继续向下走去。

正如吴天所料,再下去四五米后,我们就在石壁边上,发现了被袭击的一个伙计。

吴天用手电照了照那伙计的脸。他满脸是血,根本就看不出人样来。不过,吴天似乎是从他衣服的编号上认出了他。

摸了摸他的鼻息,确认他还没有死的时候,吴天问道:“怎么回事?”

“有……有人袭击了我们?”

“虎子呢?”

“他被人带走了。我……我知道他……他被藏在什么地方。”

“他们几个人?”

“一个。”

我和吴天不约而同地从腰间拿出匕首。

“在什么地方?”

“最下面,左拐有一间石室,就在里面。”

吴天从背包了掏出一些包扎用品和药物,放在那伙计手上:“你先等着!”

说完,他就沿着石梯,迅速向下方走去。差不多到达底部的时候,才把步子放慢下来。

下面是相连通的几条洞道,洞道里摆放着一些石人雕像。

我们来不及细看这里的环境,直接按照那个伙计说的方位,找到了那间石室。

石室只有一个仅容一人通过的小门。吴天往里照了照,果然看见有人趟在石室的中央。随后,他立刻就挤了进去,然后查看那个伙计的情况。

进去之后,我发现这座石室呈长条形,差不多有四五十个平方,中间被一些石墙半挡着。石室之中,除了一些石桌石椅,石人的雕像之外,还有一张石板搭建的石床。

吴天一直在查看那个伙计的情况,并没有注意其他的。

我拿着手电,向那张床走去。可是,当我走近那床的时候,一只血淋淋的手,突然从床底下伸了出来!

我吓得怪叫一声,赶忙后退几步。

吴天反应非常的快,他握着匕首,几步就冲到我跟前。

“怎么了?”

“床……床底下有人!”

吴天照着床底,随即他也发现了那只手。随后,他蹲下身子往里照了照。

忽然间,他浑身打了一个激灵,大声喊道:“不好!快走!”

已经稳住神儿的我不解道:“走?你也怕这个啊?”

吴天没有理会我,转瞬间,他已经冲到了门口。可是,他并没有出去,而是愣在了那里!

我刚要走过去,吴天又失魂落魄地走了回来。他的举动,弄得我是一头雾水。

“我们上当了。”吴天没等我解释,就说。

“上当了?”

他没有说话,径直走到床边,伸手把下面的那个人拉了出来。只见那个人穿着一身保暖的内衣裤,身上已经被鲜血浸透,看样子至少有三五个出血点。

“这个才是我们的人,外面的不是!”

我一听,顿时就懵了:“外面的那个不是自己人?”

“这个人的衣服被脱了,外面的那个肯定是有人装扮的!当时他满脸是血,我们根本就没有细看!”

在那种情况下,谁都不会想到这一点的。

“我靠,走,我们回去把那小子的皮给扒了!”我愤恨地喊道。

“你想一想,他为什么要让我们来这里?”

“为什么?”

“门。”吴天指了指门的方向。

我跑过去一看,瞬时明白了一切!

门,已经被封死了!

我看了看吴天:“接下来的情况,会不会更严重?”

“那个人还会用这一招,把上面的人都骗下来,然后关起来。我想,他们也不会轻易识破的。现在,我们和上面的人无法通信,所以根本就没有提醒他们的机会。”

“那我们不是前功尽弃,被人一网打尽了吗?”

“从目前来看,还不至于。对方用这种方法来困住我们,其实正显示了他们的一个弱点。”

“弱点?对方非常的聪明啊?”我不解道。

“诸葛亮很聪明,但是聪明的他不得不唱一出空城计。”

“你的意思是……对方人手不够?”

“对,如果对方有足够的人手,他们一定会与我们从正面交锋。我们的人数本来就少,对方肯定比我们还少。

此外,我查看了这两个伙计身上的刀口,都是出自一个人。如果我猜测的没错,对方不会多于三个人。”

吴天分析的非常有道理,不过,要是等对方把所有的人都困起来,我们的麻烦就大了。我们必须想办法赶紧出去!

我打量着这间石室问道:“有办法出去吗?”

“这石人之中的墙壁有一些是石头垒的,毕竟比不得实实在在的石壁,我们出去,只是个时间问题。但要赶在其他人被骗之前提醒他们,恐怕来不及了。”

我一屁股坐在地上:“你觉得对方是些什么人?”

“可能有两种情况,一种是沈家的人,另一种情况是,那些人和我们一样,是来找东西的。

这两种情况对比,我倾向于第二种。因为,如果是沈家人,他们肯定对这里非常的熟悉,他们没有必要冒险对先下来的人动手。他们完全可以设计一个圈套,将我们一网打尽。”

其实吴天的分析,倒是与我们的经历非常的吻合。

在沈家的那座通天入地楼中,我和小招也遇到了一个前去送死的陌生人!如果那些人也跟着我们进了这盘驼铃的沈家陵墓,这件儿就更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