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邪变

随即阿飞就带领我们来到一间石室之内。

这间石室正处于整个巨石人中央位置,看样子,差不多有篮球场那么大。这间石室似乎是天然的,洞顶倒锥形,最令人感到疑惑的是,石室的中央,依然有一个小型的石室。

这座小型石室呈方形,差不多有两米高。可是,我们围着它走了一圈之后,却依然没能找到石室的门。

就在大家奇怪的时候,小招道:“在沈家,这种无门无窗的屋子其实有很多。”

大家同时望向她。

小招道:“我在沈家的一幅画像上见过这东西,听陈文馨的舅妈说,每当过年过节,沈家人都要供奉这种屋子的。听我说,这种屋子里,封着的是对沈家有害的东西。”

我一想,似乎明白了一些。外面那金刚像、阎罗像,肯定是用来震住这些里的东西的。看来,这是双重保险啊!

“没有门窗,该怎么进去?”

吴天道:“那只有破坏了。”

阿飞道:“慢着。吴先生,你的想法我同意。但是,当我们把魔鬼的巢穴打开的以后,是不是应该想好怎样对付它们。现在的问题是,谁都不知道里面是个什么东西啊。”

阿飞的话,让所有的人的心里,又蒙上了一层阴影。

正当大家都发愣的时候,阿飞又道:“你们能凭借自己的本事来到这里,想必一路上应付过不少的邪物。所以,现在的问题,还必须靠各位多思量一下。”

吴天听后,又望向了我。

我点燃了那盏鬼灯,然后就捧着它慢慢地靠近那座石室,准备先用这个试探一下。

可奇怪的是,燃烧的灯火,没有一点儿的异常。

我说:“这很正常啊,附近没什么脏东西。”

吴天道:“我们可以先开个洞,然后一点点的把墙拆开。”

阿飞点头同意。

于是两个伙计,拿着匕首等工具,就开始动墙面上的石头。这石室的墙壁,并不是非常的坚固。而且,石块的个头也不大。不一会儿,几块石头,已经被撬了下来。

就在这时候,有个伙计突然喊道:“石头后面好像有一层铁皮。”

“铁皮?”这个发现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难不成,这里面是一座铁屋子?听说过用符咒来镇妖的,从没听说过用铁皮来关不干净的东西的。

“厚不厚?”吴天瞧着墙上的窟窿问道。

那伙计用匕首捅了捅道:“不厚。好像是个铁网。”

“那就凿开!”

随即那两个伙计“咣咣当当”一阵敲击,三下五除二就把碗口大小的一块铁皮给弄了下来,仍在了地上。

铁皮发出一种好听的脆响。

吴天和阿飞同时望向那片铁网。

吴天上前一步,把它捡起来,仔细看了看,突然间,他就瞪大了眼睛。

“住手!”他喊了一声。

两个伙计吓了一跳,立刻奇怪地闪在一边问道:“怎么了?”

吴天一脸迷惑地说:“这不是铁网。”

大家都围过来:“这不是铁网是什么?”

“我的意思是它不是铁质的。好像是……好像是镍!”吴天沉声道。

阿飞问道:“你看,这有什么不妥吗?”

吴天盯着那个东西,想了想道:“镍是一种存储量比铁少,而且用途更精细的一种金属。现在的问题是,沈家人为什么用的是镍,而不是铁?况且,铁要比镍便宜不少吧?”

“你的意思是说,这种金属的使用,可能与里面的东西有关系?”小招猜测道。

“对。其实镍这种金属,特别是制造成镍网这种物件,一般都是用来干什么的?你们知道吗?”

阿飞低着头道:“镍网是一种很好的电磁屏蔽工具。”

吴天道:“既然这样,那么这里面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呢?”

“那我们就接着干吧,猜得话,比中彩票都难。”阿飞看了看大家。

“接着干。”吴天招呼了那两个伙计一声。

两个伙计继续工作起来。

见打开入口,还有一段时间,我们就走到一旁,坐下来等着。

随着开凿进度的推进,我发现自己身边你的那盏鬼灯越来越稳定了。那火苗,似乎是正变得越来越暗。令人奇怪的是,这种暗并不是因为油少了,火苗小,才暗淡的。而是,火焰本身的亮度变小所导致的。

即便是有什么邪气靠近,火苗最多也是变的不稳定,按说,一般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啊。

正当奇怪之际,有个伙计走过来,弯腰把那盏鬼灯端了起来。

原本,我以为他是要试一试里面有没有不干净的东西,也就没理他。

可是,当他蹲下的时候,我看到洞口处似乎放着一大捆圆柱形的东西,那好像是过年放的烟花炮!

不,那不是炸药吗?他拿着鬼灯去点炸药了?即便是点炸药,他也应该提醒一下这些人啊?看那捆炸药的分量,把这间石室给炸飞绝对不成问题的!

其他人,都没有关注到这些。

我大喊一声:“你想干嘛?不要命了?”

那个伙计扭过头,呆呆地冲我笑了笑,露出一脸的奸邪!

此时,我看到的仿佛不是那个伙计的脸,而是一张石人特有的脸!

他没有停下来,而是径直点燃了炸药上的导火索。之后,他和另一个伙计,就坐在炸药的旁边,看着我们!

被我这么一喊,所有的人都惊诧地望向那里。那时候,导火索的火花,已经将整个空间照的眼花缭乱。

吴天大喊一声:“快跑!要爆炸了!”

见此,大家都明白了!

小招带着吴晓倩,阿飞推着他的手下……这些人顾不得地上的装备,都无比慌乱地向着这间石室的外面冲去。

吴天冲到那两个伙计身边,想拉开他们。可是,他一伸手,却死死地被那两个伙计给抓住了。

“狗日的!你们疯了吗?”吴天抬脚把他们踢开。

我上前一步捡起那盏鬼灯,拉住依然不死心的吴天,喊道:“他们已经疯了。要是再不走,你就得给这俩疯子陪葬了!”

吴天没有再犹豫,与我一起冲了出去。

刚刚冲到洞道之中,一声巨响传来,身边的气流犹如龙卷风一般袭过,伴随着地动山摇的晃动,我们重重地摔倒在地上。而后,耳朵里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听到身边有人咳嗽,之后,才逐渐清醒过来,想起了刚才发生的一切。

只见,洞道里到处都是碎石块,万幸的是,外面的墙壁并没有倒下来。整个洞道里,依然是硝烟弥漫,焦臭难闻。

咳嗽的是吴天,他倒在才墙边,正吃力地想站起来。

我忍不住咳嗽两声问道:“胳膊腿还都在吧?”

吴天道:“我没事,那两个杂种到底怎么了?”

这时候,其他的人赶了过来,扶起我和吴天。

我看看他们,比我们也好不多少。都是一脸的昏黑,而且脸上,头上基本上都挂了彩。

众人将我们扶到一间石室,安顿下,这才惊魂未定地讨论这件事的起因。

我把自己的发现告诉他们:“其实,当我们发现那张镍网的时候,我们就应该注意里面的东西了。那时候,鬼灯的亮度发生了变化,这说明,我们的周围发生了异常。

我想,正是这种异常,导致那两个伙计神魂颠倒,引爆了炸药。之前,我观察过他们的神情,可以说是很不正常。”

阿飞问道:“你说的这种异常,指的是什么?”

“具体我也不清楚,但是我觉得那东西应该是从封闭的石室里出来的,它肯定是想借助那个伙计的手,阻止我们的行动,或者说是让我们粉身碎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