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盘陀岭万鬼洞

吴天叹了一声:“那张镍网,就是用来禁锢那个东西的。可惜,我们这些人都太大意了,根本没预料到它出现的方式。”

自从进入盘驼铃,我们已经损失了五个人,而阿飞的手下,几乎是损失殆尽。他看上去,也是异常的沮丧。

当里面的硝烟消散的差不多的时候,我们回到爆炸点查看。

只见那个方形的石室已经被炸飞了大半,地面上满是石块,烧焦的装备,以及那两个伙计的残肢碎肉,整个场景可谓惨不忍睹。

随后,我们开始搬动石块,查看那间小石室中的情况。

出乎意料的是,在小屋子的中央我们发现了一口方形的,刻满各种奇怪符号的白玉石棺。爆炸的冲击力,已经将石棺的一多半炸碎。在石棺的底部,隐隐还能看到一具尸体的残骸。

见到这东西,我立刻就明白方才那个伙计为什么突然就失去理智了。

以前,我听人说过,这种棺叫做“压门棺”。就是借助棺材里的邪物,来守住入口的一种机关布置。*不过,这种棺材里装的并不一定是人,有时候也会装进一些容易成邪的东西,比如,蛇、黄鼠狼、狐狸等等东西。

移开这具损坏的玉石棺,在其下方,我们发现了一个直径大约一米半的洞口。那洞口下方是一排石梯,用手电照去,深不见底。

吴天和阿飞都一声不响地重新整着装备,看来他们已经不在乎下面有什么危险,而是决意要下去了。

小招看着他们道:“我们的装备,生活补给已经损失殆尽,如果在下面出现问题,我们将难以应付。”

吴天道:“要不,你和我妹妹就先不要下去了,我们这些人就足够了。这肯定是最后一步了,我们不能半途而废,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

吴小倩道:“别把我当小孩子,我也是在外摸爬滚打惯了的。”

说完,她看了看小招:“我和小招姑娘会相互照顾的,你们放心,绝对不会给你们添麻烦。”

吴天说:“我和阿飞刚清点完余下的装备和生存必需品。食物和水基本上都在爆炸中损失殆尽了。我们的安全时间,最多只有十个小时。即便是我们能在十个小时之内能顺利上来,我们也不一定就能撑到救援人员赶到。更何况,我准备的那队救援人员,也不一定能够顺利找到这里。”

阿飞说:“在这里,也不一定安全。要不,就一起下去。”

吴天无奈只答应他妹妹的要求。

说着他就进入洞口,其他的人随后陆续跟了下去。

这个入口非常的奇怪。一开始的时候,是几十米的石梯,石梯倾斜向下延伸,走了十几米后,石梯的一侧出现了一个两米多宽的裂缝,随着继续的深入,我发现这条山体裂缝的宽度越来越大。

当下到这条裂缝的底部的时候,裂缝宽度已经达到了四五米。通过观察,我发现,脚下的空间只是山体裂缝的一个小小的延伸。

沿着裂缝的延伸,我们开始向着更深处走去。这时候,裂缝两边的石壁下,已经出现了一些石人像。大约走了五六十米,在裂缝的一侧,赫然出现了一个直径差不多两米的洞口。

我们在洞口处停下来,用手电,向里照着。瞬间,所有的人都惊奇不已!

只见这个洞中,我们的视力所及之处,全部是一些无面人的塑像、彩画!更令我们惊讶的是,这些无面人的塑像中,大的石像竟然充斥了多半个洞口,小的却只有手掌那么大。

洞壁上,满是大大小小龛洞,洞中石人千姿百态,神形诡然。再看洞的的上方,虽然不是很平整,但是上面却布满了层层叠叠的鬼怪的画像。

大家都在瞠目结舌的时候,小招突然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万鬼洞了。”

吴天道:“你听说过这里?”

小招恍然道:“现在我终于明白,沈家堡那座通天入地楼的作用了。”

“那楼还这古怪的洞穴有关系?”吴小倩问道。

我说:“小倩姑娘,你别听她瞎说,这俩东西相隔十万八千里呢,能有什么关系?”

小招道:“我给你们讲山东泰安的一个地放,那个地方叫蒿里山。蒿里山自古以来,都被称为鬼山。说这山下,就是鬼界的入口,人死了,都要去那个地方。

在民国时期,蒿里山附近附近曾经炸出过一个洞口,人下去之后,就发现地下有个巨大的石洞,洞壁上刻画的不是无面人,而是一些小鬼。

泰山被称为人、鬼、神三界之山,鬼洞延于其下,一直通到了余脉所及的济南等地。

济南有个千佛山你们可知?

千佛山位于泰山的余脉之上,又叫舜耕山。相传尧舜时代,舜为平民时层耕种于山下。隋朝之时,山东佛教盛行,开始在此山上修庙建佛。

千佛山在全国来说,其佛像建造的规模,都是独一无二的。那么,你们知道隋朝时期,为什么要在山上建那么多佛,那么多寺庙吗?难道仅仅是因为那个时期佛教盛行?”

对于这样的宗教问题,我们都无言以对。

小招接着讲:“南北朝时期,北府军将领刘裕,在兵变掌管朝廷大权后,为了赢得名声,曾经北伐,收复山东、河南等地。

相传,刘裕军队曾在收复山东之时,大开杀戒,杀人无数。据说,再一次虐杀之中,由于流血太多,将济水附近的一片泉水都给染红了。泉水变红,经久不消,令人不寒而栗。

令人没想到的是,刀兵之祸过后,接下来,更大的祸患出现了。开始的时候,人们发现,那血池之中,经常有一些黑色的蛇一样的东西在游动。后来,当地的人,或者牲畜,庄稼都开始得了一种奇怪的疯病。

很多人和牲畜都像是丢了魂儿一样,变得怪异起来。而庄稼和一些树木,则开始疯狂地生长。果树结出的果子,与正常的完全不同。那些果子,在长成之的鲜血一般。

据记载,出现这种情况的地方,都是以那个被鲜血染过的泉池为中心的,而且,这种怪病发生的区域,也在不断地向四处扩散着。当时,当地的很多人都逃离开去。

后来,有个和尚路经过此地,听说这件事后,就亲自到那泉池边看了看。和尚看后,告诉当地人说,距离此地,百余里,有鬼山一座,鬼山之下血河流千万里。

其实这里的灾难只是因为当年的人血渗入下方以后,将地下血河里的水给引上来了。这样,此泉就成了鬼泉,此地生灵如若靠这鬼泉的滋养,那么肯定会发生变异。

和尚临走,望着泉池之南的一座山。心道,这山像佛。只有在此山上修佛建庙,方能压住这鬼泉之水。

至随隋朝之时,千佛山开始大规模地修庙建佛,那血泉的水,也就逐渐清澈甘甜起来。而周围的人和其他的生灵,再也没有得过那种奇怪的病。”

我说:“你是说,沈家堡的那座通天入地楼,其实是震慑这里的东西的?”

“对,现在想来,那通天入地楼,绝非是天陨那么简单。”小招回道。

吴天边往里探查边道:“你们发现没有,这些石人的雕像,以及无面人的壁画,有些是修缮过的。此外,这些东西的塑造、绘画风格,其实是有很大区别的。这说明,这个万鬼洞,实际上受过不同时代的人的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