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古尸玉工

根据吴天的提示,我们都仔细观察着。

虽然我对历朝历代的绘画,雕塑没有什么研究,但是那些大的差异,我还是能分辨一些的。

越往里走,这些东西越显得古老,越诡异,越难以理解。

进去几十米手,这万鬼洞开始出现了几条岔道。

阿飞担心会走迷路,在每一个岔口,都精心做了记号。

走着走着,就出现了一片非常开阔的空间。这个空间的四壁是四个三米多高的石人头像,石人都张着嘴,露出四道门,然后就两两相互对视着注视着中央。走到中央,四处都是鬼脸,顿时就觉得非常的不舒服。

在这个空间里,我们发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几块拳头大的,光滑的石头,一小堆细砂,几根筷子长短的金属棍,两块小磨石,一条腐断的长绳,另外还有几片腐朽的几乎成灰的麻片。

我们看了这些,一时都不知道这是用来干什么的。

就在这时,阿飞的那个手下站在东侧石人的大嘴里喊道:“这里有情况!”

随即,大家都放下那些奇怪的东西,跑过去查看。

在手灯的照耀下,只见这条洞中有四具尸骨。门口有两具,是趴着的;向里三米多又一具,斜躺在洞壁上;之后,一米多远处,是最后一具,这一具是仰面躺着的。不过,它们的头,或者说是面部,都朝向洞口。这四个人中,其中两个早已化成白骨;另外两个只是皮肉萎缩发黑,并没有完全腐烂。

从这四具尸骨的残留着装来看,他们并不是现代人。

吴天上前仔细检查了一番,然后道:“应该是汉朝的。”

“能确定大体确定身份、死因之类的吗?”阿飞问道。

吴天深呼吸着,小心翼翼地翻动那些衣物,检查着每一具尸骨。

最终他起身道:“从残存的衣物来看,这些都是汉朝时期进来的人。衣物,骨骼上有裂缝,是冰刃所杀。另外,我觉得这些人并不是盗贼,而是一些玉工。”

“玉工?”吴天的话让我们更加不解了,玉工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其实也不奇怪,我从这些人的身边,发现了两件玉刀,此外,在一具骨骼的嘴里,发现了这样一个东西。”

说着,吴天把那个东西递到我们的面前,那是一块椭圆形的,玉佩样的东西,其边缘雕刻了一些半圆的图案。虽然那块玉佩的玉料并不是很好,但是上面两个古体字,还是非常的清晰:“工玉”

“这块玉璧上的图案,叫乳丁纹,毫无疑问,这是汉代的东西。还有,上面的文字,代表了这个人的身份,他是一个玉匠。”吴天接着说。

阿飞道:“所有人都是玉匠吗?”

“我觉得它们都是,我从三点可以肯定:第一,这块玉璧是放在死者的嘴里的。这说明,他是在临死前,将玉璧放入嘴中的。他这样做的目的,一定是为了隐藏,或者保留自己的身份。而其他人身上没有发现这种东西,这说明,杀他们的人,将能够证明他们身份的东西都带走了。

其二,他们的衣物残迹,非常的相似。

其三,外面,我们发现的那些物件,其实都是用来制作雕刻玉器的工具。从那些工具的数量上来看,并不是一个人能够操作的,他们之间是一种协作配合的关系。”

吴天的分析,十分令人信服。可是,接下来的问题是,这些玉匠为什么要跑到这里来呢?最后,他们为什么又死在了这里呢?

小招说:“玉匠,在汉朝时期,地位并不高。他们要么供职于朝廷,成为朝廷的御用匠人,要么被达官贵人所雇佣,为他们制作各种玉器。

这些玉匠来这里,肯定是与玉器雕琢有关的,况且他们把工具都带了进来。

这说明,他们要雕琢的东西,肯定是不能带走或者说难以描画的,需要这些工匠亲眼看到之后,才能完工的。既然当时玉匠的地位非常的卑微,工作环境封闭,所以他们与江湖上的一些事情,瓜葛甚少,也就是说他们一定不是自己来到这里的,而是受人雇佣的。

至于他们为什么会死在这里?我觉得无外乎三种情况,第一种,雇佣者杀了他们,也就是说当他们完成任务之后,为了封住他们的口,才这样做的。

第二种,是沈家的祖人杀了他们,这是沈家的秘地,沈家不会让自家的秘密外泄。*第三种情况,雇佣者的对手杀了他们,也就是说,如果他们完成了某种玉器的雕琢,就会威胁到对手。”

我说:“你能判断出雇佣他们的人的身份吗?”

小招又仔细查看了几具尸骨:“想必是身份非常的显赫、富有的人。抑或是……是朝廷派来的。”

“朝廷派来的?”我们都是一愣。

小招接着道:“我的判断依据,非常简单。其一,这几个人的年龄都在四十岁以上,这样的年龄,这个年龄的玉匠,算是技艺比较精湛的了。技艺精湛的玉匠大部分都会被朝廷所笼络。其二,吴天手中的玉佩,不是一般的玉匠都能带的,那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我说:“既然有可能是朝廷派他们来的,那么谁又会敢跟朝廷对着干呢?”

小招摇摇头:“也许这里面有一个非常曲折的故事,但是,我们只能分析到这些了。”

阿飞凑上来到:“你觉得我们的目的,和这些玉匠的目的会不会不谋而合呢?”

大家都望向阿飞,整个洞窟里一片安静,难道沈家的秘密跟玉匠玉石还能扯上关系?

这时候,吴小倩突然惊惧万分地喊了一声:“头顶上,还有尸体!”

众人心中一惊,齐刷刷地将手电打到了上方。

上方的洞壁凹陷处,有一排蹲坐的石人,石人的间的空隙里,有两三具白骨,此外,一具白骨的手中还握着一把刀。

“要不要上去看看?”我说。

“这么高的距离,是怎么上去的?难道他们都是古代的高手?”阿飞说。

“看他们死亡时挣扎的姿态,一定不是自己的上去的,而是被什么东西拖上去的。而他们很可能就是杀害地上这几个人的凶手。”吴天分析道。

“他们杀了人之后,又被一些厉害的东西给杀了?”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就是这样。”吴天说。

说道这里,大家都僵持在了原地。也许,所有的人,都在考虑,能把杀手拖到上面,然后置于死地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我们该怎么走?”吴小倩看着我们这些原地发愣的人问道。。

小昭说:“走有尸体的这个洞道。我想,那个雇主带领这么多的工匠来这里,肯定是经过周密计划的。在没有十足的把握之前,他不会让玉匠们冒险。所以,这条道,最有可能。”

“问题是,他们都死了。万一他们是因为走错了才死的呢?”吴天疑惑道。

“从尸体的摆放情况来看,这些人应该是在回来的路上遭遇不测的。他们的死亡,也许是因为他们看到或者得到了真正想要的东西。如果他们的行动没有成功,对方还有必要将他们灭口吗?”小招接着道。

阿飞道:“我觉得她说的非常有道理。”

吴天又看了看我:“为了以防万一,张先生还是点燃鬼灯比较好。”

我心道,这个吴天,请来人,一时不用,他心里就不舒服。

我拿出鬼灯,点燃,鬼灯的火苗没表现出任何的异样。

“鬼灯说可以走,可不是我说的!”我对众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