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血河泳

我不敢怠慢,马上使出全身的力气向前爬去。当时只觉得膝盖、眉头接连被乱七八糟的石头撞了好几下,虽然剧痛无比,但是在逃命这种大事跟前,这些都是可以忽略的!

前面的阿飞,似乎也觉察到了异样,但是,在这样狭窄的洞中,他除了向前爬之外,没有任何办法帮助我们。

边爬,他边冲后面的小招喊道:“我把枪留下了!”

小招喊道:“有手雷没有?”

阿飞道:“这时候,我真想有一枚原子弹!”

我一听,这俩人都是鱼死网破的主儿,如果手雷在这样的环境中爆炸,那么这洞十有八九会发生塌方,那还不如直接把自己炸死省事儿呢!

我捡起阿飞留下的枪,递给身后那几个伙计,那几个伙计又交给小招,随后耳边就传来“砰砰”两声枪响。

我大喊道:“解决了吗?”

“没有!”小招似乎已经慌乱至极。

我说:“没打中啊?你瞄准再打!”

那种诡异的声音越来越近了,而小招似乎也只顾着逃命,枪声再也没响起。

“怎么了?继续开枪啊!”我催促道。

小招喊道:“太多了,还是把子弹留着给自己人用吧。”

“那到底是些什么东西?”

“我没见过,但是看那东西的样子,你可以管它们叫妖怪!”这会子,小招倒沉静了下来。

“我靠!长的漂不漂亮?要是跟狐狸精似的,我就不走了!”我发现,地面开始变得倾斜起来,地面上的无面石人有的在向下方滚动。

“前面什么情况?怎么有个斜坡啊?”我问阿飞。

阿飞接着就喊了一声:“小心!”结果,吐出最后一个字儿的时候,他身上的灯光就沉了下去。

我还奇怪呢?怎么感觉这声音像是从地下发出的。可是,我还没想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就感觉身下出现了一个斜坡,斜坡就如同油一般滑腻无比,随之我就随着那斜坡滑落了下去。

“小心……”我想警告身后的那些人,这里有深坑,让你们悠着点儿。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因为,那个斜坡的坡度是突然加大的,加上光线不好,地面湿滑,没有人能够反应过来。

果不出所料,后面那些人都尖叫着,滑落了下来。

凭借我对自己下落的感觉,命肯定是保不住了。

可是,耳边传来阿飞落地的声音,那声音是“噗通”一声闷响,却好像是掉在了某种厚而软的东西上了。

难道下面有厚垫子?这不可能啊。

当我着地的时候,才感觉出,那似乎是一种非常粘稠的液体。落在上面,沉下去之后,立刻又浮了上来,最终那东西只没到了我的胸口处。

随即,我费力地向一边闪去。刚离开原来的那个位置,上面的人先就后砸落了下来。

我刚反应过来,阿飞就把落下来的人拉到一边,然后迅速向一侧游去。就在游走出三米多的时候,上面似乎又落下来很多东西,它们砰砰地砸落在这种液体之上,再也没有了动静。

过了差不多两分钟,我们才从那种大难不死的恐惧中缓过神儿来。

这时候,头顶上似乎有手电光亮起。我们抬头一看,只见头顶两米多高的地方,有一处石台。两个人正站在上面,观察这下方。

“张是?”

“阿飞?”

上面的人小声喊着。

我们一听这不是吴天他们吗?于是大声喊道:“是我们!”

吴天把灯光打下来的时候,我才惊讶发现,我们的周围,我们每个人的身上,都变得鲜血淋漓。不过,再看我们周围的液体,也是一片诡异的殷红!

随即,我们被拉了上去。打开手电,照向四周的时候,又一次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只见,眼前是一条宽约三四十米,弧形的怪异的河流。河流的两侧,是高低不等的巨大的岩壁。我们脚下,只不过是岩壁突出来的一小部分,可谓是名符其实的一席之地!

“你们可知道这是些什么液体?”大家边拧着衣服边问。

“鲜红如血,粘稠如液,但是无味,这应该是地下的一种矿物和地下水混合的而成的。我估计,这可能是一种混合了地下水的红色山髓,这河也叫血河。”我给他们解释说。

吴天说:“这里距我们落下的洞口差不多有五六十米,看样子,根本就上不去。我们脚下,又没有路,该怎么继续走?”

阿飞擦着脸道:“这血河的浮力非常大,我们可以慢慢游着找路。”

阿飞的手下乔冲否定了他的想法,他说:“飞哥,这血河里有东西!如果我们贸然下河,可能会有致命的危险。”

“什么东西?”阿飞问道。

乔冲打开手电,照向河中,他似乎是在专注地寻找着什么。我们的目光,都随着河中的光晕移动着。

“那里!”只见缓缓流动的红水中,露出了一个圆圆的东西。或许是因为沾染了这种怪异的河水的缘故,那东西也是血红色的。可是当那个圆圆的东西全部露出来的时候,我们却发现那似乎是一个人的脑袋。只不过,它头顶上没有毛发,脸上也看不出五官!

小招深吸一口气,心有余悸道:“刚才在洞中追击我们的,就是这种东西。”

我说:“这就是我们要找的鬼阳身,密洛陀吧。”

吴天道:“看来,我们找对地方了。”

吴小倩道:“你们这些人,先别高兴太早。捉住了这东西还有什么用?前提是,我们得先活着出去啊。”

这时候,站在河边警戒的乔冲突然喊道:“对面好像有东西。”

我们以为是那种鬼阳身又出现了,急忙拔出匕首,向他所照的地方望去。

乔冲的手电光,正落在斜对岸的一块巨大的岩石下,由于距离太远,我只能看到那里似乎有个异样的东西,那好像是一堆木头,但好像又不是。

等到所有人的灯光都打过去的时候,我才看清楚,那竟然是一艘带有顶棚的木船!

“是木船?这种河里怎么还有船?”我不解道。

小招说:“冥海里有冥船,这鬼地方有一艘鬼船,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吴天拿出一个微型的望远镜,仔细观察了一阵子才道:“的确是一艘船,从木料粗陋,制造工艺简单而结实,应该是临时建造的……这是某些人在发现这条河流之后,为了某种目的,又回头建造的船。”

阿飞说:“你的意思是,已经有人两次来过这里?”

“至少是两次,第一次,他们肯定不知道这里有血河,但这也有可能是沈家人的船。”

“那我们岂不是空手套白狼了?”

吴天笑着看了我一眼:“事情没有你想像的那么简单。首先,这条船丢弃在这里多久了,能不能用,还是个问题。此外,那个地方并不靠近什么洞口,船为什么在那里?不过,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是要试一试,这是我们出去的最后的希望。等上了船,我们再把正事儿给办了!”

既然打定了主意,我说:“你们等着,这活儿就交给我了。”

小招阻止道:“下面的东西,你能对付的了吗?还是计划周详以后,再过去安全一些。”

吴天说:“还是由我来吧。”

我说:“不能什么事都让你冲在前头,我们是做这个行当的,这种地方,还是看我们的。如果真的遇上那鬼阳身,我顺便逮一个,也算对得起您那块狗头金了。”

说着话的时候,我心里就开始打怵,心想佛祖保佑,观音菩萨也保佑,千万可别让我遇到那鬼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