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渡战2

在船划向他们的过程中,我明显感觉到那种激烈的搏斗声开始慢慢变小了,而光晕中的鬼阳身,却是有增无减。

这不说明,吴天他们已经处在了极下风!

屋漏偏逢连夜雨,就在我心急如焚,急着把船划过去的时候,船底下突然传来了“砰”的一声震响,似乎有什么东西狠狠地撞击了一下船底。

随之,整条船微微颤抖了一下,但并无大碍。

我心想,难道这东西,还想把船撞翻不成吗?

我破口大骂道:“有本事你就撞!”

话音刚落,下面的撞击声接二连三地响起来!

开始的时候,只是在船底,不一会儿,又偏向了一侧的船舷。

我知道,它们已经找到撞翻这艘船的门道了!突然间,船体猛地一倾斜,我立刻就摔倒在了甲板上。

随之,船舱里似乎有什么东西滚动了过来。

我拿起来,仔细一瞧,那竟然是一枚粗大的高爆雷管!

我靠,原来这船上还有这东西!这可真是雪中送碳啊!

于是,我立刻跑进船舱,一阵摸索。随后,五枚插着导火索的雷管就被我翻了出来。

伸手一摸,点鬼灯用的打火机还在。

可是,我打了几下,火机竟然只冒火星,不着火!

这时候,脑门子上的汗如雨而下。

我一急忙,干脆把火机上的铁盖给拆下来,直接用火星子去碰雷管上的导火索。在火星子闪动了十几下之后,导火索终于被点着了。

接着,我又把其他的几根雷管引燃,一根扔到船舷的一侧,其他的扔到吴天他们的周围。虽然这有可能无法直接杀伤那些鬼阳身,但是至少能给它们一些震慑!

“扔炸药了!小心!”

话音未落,雷管接二连三地响起,被冲击波激起的红色液体,如雨一般落下来,整条船在红水波动之下,剧烈地晃动着,几乎就要侧翻过去!

我伏在船上,向吴天他们望去。

爆炸之后,整段河面出现了一种难以形容的寂静。

原先那些鬼物聚集蹿动的地方,只见鲜红的波纹一道道地激荡开去,并不见一个鬼物的影子。我拿起竹竿,继续把船撑过去。

此时,三道水波被划开,吴天他们的反应还真快,在那些鬼阳身还没弄清怎么回事的时候,他们已经迅速脱离了战场。

靠近的时候,我把竹竿伸过去,把他们一一拉上来。

当他们都上了船之后,我总算是松了口气。

躺在甲板上的有吴天、阿飞、乔冲,以及吴天的一个伙计,四人。

“其他几个人呢?”我问道。

吴天道:“他们不行了!”

随后,他们开始在身上摸索着。

我知道,他们这是在寻找自己可能受伤的地方。

令人焦急的是,现在,他们浑身身都是红色的,即便是有伤口,有出血点,那也是难以发现的啊。

按照岸边灯光的引导,我迅速把船划到了小招她们所在的位置。

在我的搀扶下,吴天一瘸一拐地上了岸。阿飞的一只胳膊似乎受伤了,抬起来都很艰难。那个伙计并无大碍,而乔冲的情况,似乎有些糟糕。

小招跳到船上,仔细给他检查了一下。

阿飞说:“只是被那鬼东西咬了一口,问题不大。你快帮我看看乔冲。”

小招把背包带到船上,拿出一些必须的药品和纱布,给阿飞包扎起来。

我和小招,开始仔细给乔冲检查身体。

最为糟糕的情况出现了,阿飞的一条小腿,已经被那些鬼东西啃出了白骨,一条手臂,也严重变形。看上去,骨折的非常严重。

小招为阿飞包扎完毕,有拿来一瓶清水,给乔冲清洗伤口。在清洗过程中,我发现,乔冲的胸肋骨似乎也有骨折的现象。如果,不尽快送医院,他随时都有可能丧命。

小招对吴天说:“要救他的命,我们必须想办法回去,不能再继续深入了。”

乔冲却强忍着痛苦道:“不……你们可以先把我留在这里,我能照顾自己……我没事儿。”

阿飞两眼充满了血丝,他盯着乔冲,想说什么,但没吐出一个字。

我看了阿飞一眼道:“我看的出,乔冲对你是绝对的忠诚,你要做的,就是他要做到。可是,这时候,命最重要,命不可重生。如果事情失败了,还可以再回来。”

阿飞只是象征性地点点头。

吴天喊道:“这里有一股流水,先清洗一下再说。”

小招照顾着乔冲,我们则上岸,在石壁上流出的一股清水下,把身上的红色污垢都洗干净。

之后,大家吃了仅剩的一点东西,喝了一些水,都关掉手电,坐在原地,思索着下一步的打算。

乔冲是彻底废了,吴天和阿飞身上都有轻伤,虽然不严重,但足以让他们无法正常发挥出自己的一身本事。而我和那两个丫头,可以说是不堪一击。依我们现在的情况,继续前进,几乎是不可能了。返回,也是难上加难。

阿飞起身,走向那艘船,边走他有些自责道:“看来,我真是有些自负了。”之后,他就蹲下来,看着乔冲。

吴天靠过来道:“张先生,既然我们进来了,就必须达到目的,带一个鬼阳身出去。如果就这样出去,恐怕就再也没有机会进来了!”

说着,他干咳了两声说:“现在,趁着大家休息的时间,我们可以去做这件事。等这事完了,我们就带那东西上船,沿着这条河走。我想既然河里有船,一定会有出口。”

我和小招的任务就是弄那鬼阳身的,对于这一点,我们义不容辞。

于是我就打开背包,把家伙什找出来,准备按照秦爷所讲的法子,收一具鬼阳身。

要救小月的话,必须用活的鬼阳身。而活的鬼阳身,百毒不侵,百器不惧,抓人的那些法子,完全用不上。并且,这东西一旦离开那山髓,或者见到光,就会死去,并迅速腐烂成一堆液体。所以,弄不好最终会前功尽弃。

所以要做成这事儿,只能用青灯换魂背尸的法子。

这种法子,是把人的两魂五魄,强行附在鬼阳身上。利用人的生魂,强行镇住鬼阳身,然后用山髓涂满其身,最后把它装进羊皮袋子里,就算是大功告成了。

在这里,有人曾经问过,为什么不用探鬼去附鬼阳身呢?

探鬼是死魂,阴魂。这东西,阴气太重,鬼阳身,是鬼在阳间的阴身,如果用阴气过重的探鬼附其身的话,鬼阳身就会变成鬼阴身,鬼阴身容易发生妖变不说,而且还会失去鬼阳身的作用,不能解决那偷生诡症。这就和一味失了效用的药差不多。

随即,就把这个给吴天讲了一遍。

吴天说:“你的意思是说,需要一个活人的灵魄对吗?”

我点点头。

“这个有危险吗?”

我说:“危险肯定是有的,我也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我还不能确定。”

“我来吧!”吴天剩下的那个伙计走过来道。

吴天顿了一会儿:“不,还是我来。我不能让我手下的人全死在这里!”

吴小倩带着哭腔道:“张先生,小招姐,你们一定要保证我哥的安全啊!要不,要不我来。”

吴天笑道:“你照顾好自己就行了,我想相信张先生的能力,一定没问题的。张先生,你说,下一步该怎么办。”

我想了一下,然后缓缓道:“把自己的手臂划破,走进这血河中,让血滴到下面,然后再上岸。鬼阳身感到鲜血,就会随之而来。

等吸收了你的鲜血的鬼阳身上了岸,我就会用趁机用青灯换魂的法子,将其镇住,装进羊皮袋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