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章 千家峒

我一听,什么?他还能失踪?莫不是这小子身上没钱交房租,脚底抹油跑了!

于是我就道:“麻烦你你说详细一些。”

那人道:“事情是这样的,来的时候,他定了四天的房,只住了一晚就出去办事儿了。

临走的时候,他说,如果三天之内他回不来,就让我替他给一个叫小招的人打电话。

可是,小招的电话一直打不通。

于是,我就到他房里找了找,结果在他的一个小本子上,找到了你的这个电话号码。

你的这个电话啊,我也是打了八百遍才打通的。

他让我告诉小招,他去千家峒盘古山了,让她带着家伙去找他。

这话啊,我就传给你了,你要是认识小招这个人,就给他说一声。”

听胡小易嘱咐那老板的最后一句话,我就想起来了,临分别之前,胡小易说要去湖南一趟的,这小子肯定是在湖南那边出事儿了。

除此之外,还有一点想不通的。

胡小易不是给了我和小招每人一张电话卡吗?要找小招,她应该打小招的新号啊,这怎么会打不通呢?

另外还有一点,这小子为什么让那老板打小招的电话,而不是打我的?

况且,这老板打来的这个号码,是我的工作号。朋友之间,虽然知道,一般都不用的。胡小易即便是留我的电话,也应该首先留我们之间常用的那个私人号码啊!况且,那卡还是他刚给我的呢。

难道他知道我去了盘陀岭,一时半会儿回不来?

但是,他肯定也知道,小招也一定会随我一起去的啊。

随即,我就要了那老板的地址,告诉他,我这就赶过去。

这时候,小招走了进来。

我先问小招,有没有接到湖南那边的电话?

小招说,没有。

随即我就把方才那事儿,给她讲了一遍。

小招听后说:“看来,我们得赶紧过去一趟。”

我说:“本想在西湖多泡几天的,又让姓胡的给搅合了!”

吴天见了道:“是不是朋友出事了?”

我说:“小事儿。”

小招说:“我们有个叫胡小易的朋友,在湖南千家峒盘古山那边遇上点麻烦。”

我一听,就给小招使眼色,告诉她:“别什么事儿都跟人家说!”

小招见了,就不再作声。

吴天道:“你那朋友也是干这一行的吧。湖南千家峒盘古山可是一处险地啊。要不我让我的手下陪你们到湖南跑一趟?人手多,事好办啊!”

我说:“吴先生,这就不麻烦你了。”

吴天说:“张先生,不用客气。我的这些人,都是跑惯了山路的。登山攀岩探险,都是轻车熟路了。”

小招说:“如果吴先生能帮我们一把,那就先谢过了。”

吴天说:“不用客气,这事儿就这么定了。”

我说:“吴先生,你赶紧找人把小招这人皮面具给摘了吧,我们也好尽快赶过去。”

吴天忽然想到了什么,然后道:“这个还真不能摘,你们可以接着去湖南演一出好戏。”

我和小招都奇怪了:“去湖南演戏?”

吴天说:“陈文馨可是湖南的,而且是湖南江永县的,湖南千家峒就在江永北部。”

我好像记起来了,关于陈文馨的材料上,就是这么说的。

小招说:“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让陈文馨的家人找人带路,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胡小易。”

于是吴天就找了一个司机,让吴越,吴凌两个本家兄弟作为帮手,带上必备的救援器械,火速赶往湖南江永。

这一路上,小招又看了看关于陈文馨的资料。最后她说出了自己想法:到了湖南江永县之后,为了免生枝节,我们就不去陈文馨家里了。而是直接去找陈文馨的一个叫陈文洪的堂哥。

去找陈文洪,还有另一个原因,这个人是江永县一个搜救队的成员。因为江永县靠近千家峒景区,所以时不时地就会出现一些游客遇险,或者失踪的情况。

陈文洪就是干搜救的,那么他对于千家峒一带的情况自然是很熟悉。

千家峒位于永江县以北,一百多公里处,由三个盆地组成。那里是古时湖南一带瑶民的聚集之地。*据说宋元之时,官府怀疑那里的瑶民杀害征粮官员,而出兵围剿。

结果,瑶族世代生活的千家峒被官兵烧了个精光,那里的人也不得不逃离到其他地方。至此,千家峒在无人烟。而今,迁居外地的瑶民一直把那里当作心中的圣地。

到了湖南江永,小招以陈文馨的身份联系上了陈文洪。

陈文洪听说陈文馨回来了,自然是异常的惊喜。

见了陈文馨,陈文洪就开始数落起来,说她怎么不懂事,怎么对不起父母。俨然就是一股子家长的气势。

数着数着,小招抓起一只玻璃杯就摔到了地上!

然后小招就道:“陈文洪,你借我的那些钱什么时候还?”

我一听,小招竟然还知道陈文洪欠陈文馨钱,吴天他们的调查,做的真够细致的!

陈文洪一听,就成霜打的茄子了:“文馨,有什么事儿,你说。堂哥我一定给你办好。”

小招说:“立刻带我们去千家峒的盘古山!”

陈文洪奇怪道:“盘古山?你们的朋友去那里干啥?”

小招说:“这阵子不见,没啥长进,废话倒是多了!”

“好好好,我这就带你们去。不过,咱可说好了,你借给我的那些钱,就当是劳务费了。你得给我留个字据。”

小招拿出纸笔,给陈文红写了个字据。

陈文洪看了看,把字据收好道:“咱上路吧!”

千家峒距离江永县并不远。但是,盘古山还在千家峒一带北部。

过了千家峒,这路就更不好走了。吴天给我们配的是一辆越野,山路上行起来,虽然颠簸的厉害,但是速度快,效率高,第二天下午五点多的时候,我们就到了盘古山的附近。

下了车之后,我们发现,四处已是高山耸立,密林丛丛,此处已经是行车的天涯绝路。

陈文洪望着北方,咧着嘴皱着眉道:“我说,你们那位朋友是吃饱了撑的吗?去盘古山干啥?”

我说:“据你了解,盘古山有什么好玩的吗?”

陈文洪说:“好玩的?山高路险,鸟不拉屎的地方有啥好玩的?”顿了一下,他又道,“不过我可听说了,那盘古山可是盘古大墓所在的地方。你那朋友不会是脑子一热,去盘古山盗墓了吧?这盘古本来就是神话中的人物,他不会真的以为那里埋着盘古的尸体吧?”

听到“盘古墓”这三个字,我心里也是一惊。

随后,我看了看小招,她望着前方,面不改色道:“少废话,赶紧带路。”

走过一个小山头后,盘古山终于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那山主脉高险而雄阔,支脉犹如一条条长龙向着四面八方飞腾延展着,在云雾盘绕之下,绵延不绝。

行进到盘古山脚下,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我们准备先休整一两个小时,商量定路线之后,再做打算。

吃完东西,吴天的那两个本家兄弟吴越和吴凌就提出来:“他们先进山去寻找线索,等摸清了情况,我们再跟过去。”

听后,我就说:“这盘古山面积这么大,路都摸不清,怎么摸情况啊?”

小招问陈文洪:“这盘古山的情况,你还知道多少?”

陈文洪说:“我知道的,都跟你们说了啊!”

小招给我使了眼色。

我拿出钱包,把里面的一两千现金全,一张一张地都掏出来,朝地上一放。

陈文洪见了,立即道:“哎……我突然想起来个事儿,不知道对你们有没有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