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 盘古洞

小招抓起那些钱,塞在他手里:“就这些了,你要说就说,不说,你就自己走回去!”

陈文洪把钱收好,喝了两口水:“这盘古山北侧山腰,有个裂缝。我听说有人进去过,那里面有个很大的深洞。听说,当年盘古爷爷就是从那洞里出来,开天辟地的!

而后,盘古化为山水,云雾气脉,从此也就有了这千家峒。有了千家峒,盘古觉得这生气还不够,就利用山水之精气,孕化出了最初的瑶民。”

我心道,这盘古山值得胡小易来的,也只有这个洞穴了。可是,这盘古开天辟地,毕竟是传说,也许那里不过是个大洞穴罢了,不可能有什么值钱的物件啊?

我说:“那里面没啥子好东西吧?”

“好东西?哼……好东西没有,坏东西倒是一大堆。我听说,去那个洞探险的游客,可是失踪的失踪,发疯的发疯啊。所以,当地政府都发文了,严禁去那一带。”

吴越说:“目前,也顾不得这些了。救人要紧,我们先带上一些必须要的装备,去打个前站。你们就地休息,等我们的消息。”

我说:“这不合适吧。胡小易是我们的人,我必须跟你们一起去。”

吴越笑道:“张先生,吴先生特地嘱咐我们,一定要尽力帮你们。这探路的事情,就交给我们吧,我们已经习惯了。”

小招说:“那就辛苦二位了。”

两个人带着装备离开后,我就对小招道:“自己的事儿,还要等人家给探路,你心里舒服吗?”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男人要是不懂得这一点儿,不但对付不了女人,也做不好其他的事情。”

说着,小招铺好毯子,钻进睡袋,就躺了下去。

陈洪文见小招休息,也躺下打起呼噜来。

一开始,我就坐着抽烟,等着前方的消息。

可是,过了一会儿,忽然就觉得困倦难耐,于是就眯了一觉。

这一觉醒来,发现太阳都晒屁股了!

我猛地坐起来,发现陈文洪还在呼呼大睡,而小招以及她带的那些装备,都不见了。

我心道,小招肯定是收到了前方的信息,上山去了。可这丫头怎么不招呼我一声呢!

我踢了陈文洪一脚。

陈文洪,许久才清醒过来。

我说:“陈文馨已经进山了,你跟我去不去?”

陈文洪说:“我不去!领你们到这里,我就算完成任务了。”

我说:“你以为陈文馨真的是去救人啊?她是去探宝了!有人从下面捡到过大钻石,一下子赚了成百上千万!”

陈文洪猛地站起来道:“她进山咋没喊咱们一声?要是发生点儿什么危险可咋办?走,咱们赶紧去瞧瞧!”

随后,在陈文洪的带领下,我们很快就爬到了盘古山山腰。随后,陈文洪在一处绝壁下方找到了一处裂缝。

那裂缝很窄,仅能容一人侧身挤进去。

看着这裂缝也不深,好像里面没什么大的洞穴。

我用手电往里照了照。差点儿没笑出来:“就是这里?这就是盘古出来的那个洞?盘古那么威猛高大,他是利用锁骨术爬出来的?”

陈文洪抬手把洞侧的草木掀起来,我看到石壁上刻着三个古体字:“囚影洞”

我又看了看里面,心道,这名字跟洞穴一百杆子打不着啊!

我说:“你该不会是骗我呢吧?这里面能藏住人吗?”

陈文洪说:“我只知道有这么个洞,也没钻过啊。”

说着,他就拿着手电,侧身挤了进去。刚进去几步,他就喊道:“奶奶的,这里面还有个石缝,是向侧面开着的。”

随即,这个陈文洪一闪身,就没了影子。

我立刻跟了进去,发现侧面还真有个石缝,石缝上宽下窄,下面的路似乎是被人刻意铺过。

我朝里照了照,这个石缝是弧形的,而且是向下延伸的。

顺着石缝一直往下走,却始终不见出口。我总是感觉自己似乎正走在一个巨大的螺丝之中!

一开始的时候,陈文洪走的很快,慢慢地就累地坐在地上冲我埋怨道:“我说,这道儿不会是通往他娘的地狱的吧?我们可别捉不住狐狸,弄一身骚出来。”

我说:“你觉得大路边的黄金好捡,还是山沟里的宝贝好找啊?”

被我这么一启发,这个陈文洪就来劲儿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走他娘的!”

随即,我们又沿着弧道绕了十几分钟。

走着走着,我发现前面的陈文洪就愣在那里不动了!

我慢慢靠过去,问道:“怎么了?老兄。”

陈文洪往旁边一闪,我用手电往前一照!立刻就倒吸了一口凉气,前方的洞壁全部消失了!

我们的眼前,出现了一个直上直下的巨大的深坑。

这个深坑,手电光刚好能照到对面,估计直径至少有五十多米!

我慢慢地走到出这道石缝,脚下倾斜的台阶突然变的平缓起来。我向远处照了照,发现脚下的路正沿着洞壁平缓地向两侧延伸着,在石壁上形成的一条闭合的环形的通道。

我紧贴着石壁,感觉一股股阴冷的气息不断升腾上来,直逼心髓,令人不寒而栗!

稳了一会儿,我举着手电往下照去,下面一团漆黑,根本照不到底部!

陈文洪捡起一块小石头,扔进了洞里,过了好一阵子,我们才隐隐听见了一点儿回声。

“我的个奶奶啊!这……这里竟然有这么个大洞!你说,这是不是盘古爷爷开的啊?”陈文洪惊叹道。

我说:“盘古爷爷会开洞,但是这旋梯估计不是他老人家开的。你看,这么大规模的开凿工程,估计需要几十年,甚至上百年吧!这样的工程量和难度,不逊于建造一座金字塔啊。所以我觉得这应该是一种集体行为,也就是说,很有可能是古代的某个国家派人修建的。”

陈文洪听后说:“如果真如你所说,这里有可能是个藏宝库,或者陵墓啊?”

我笑道:“我看,这里最有可能是个妖洞,说不定白骨精就藏地下等着我们呢。走吧,绕下去,看看就知道了!”

又走了一阵子,我忽然听到这洞底下有隐隐约约的声音传上来,听那样子,好像是有人在说话。

陈文洪也听到了,他兴奋道:“你听,他们真在下面,这些人太不仗义了!下去,我就臭骂他们一顿!”

于是,我们就加快了步子,沿着这洞口朝前走,看有没有通往下方的石路。

结果跑了一圈之后,我们也没找到向下的路。

“唉……你说,那些人怎么下去的?飞下去的?”陈文洪道。

我琢磨了一下:“这个高度,下去的时候,可以用降落伞,但是上来的时候,必须用借助事先布好的绳索。”

陈文洪看着这深洞,自语道:“陈文馨竟然能下去!以前,我真是小瞧我这小堂妹了!”

随后,我们就开始仔细查看着洞口的情况。结果,我们还真找到了固定在石壁上的两条粗麻绳。这应该是一条爬绳,一条保险绳。

陈文洪俯下身子,拉起绳子,用力挣了挣,然后道:“够专业!我先下去了!”

说着,他把自己身上的绳扣朝那两条麻绳上一扣,一纵身,就滑落了下去!

我赶忙趴在地上,用手电给他照着。

过了不到几分钟,只见陈文洪的绳子猛地颤抖了一下,然后我似乎是听到了一声隐约的叫骂声,接着绳子就松动了下来。

我心想坏了,赶忙伸手去拉绳子,结果两条绳子都很轻,这说明陈文洪已经脱离了它们!

我心中暗骂:“狗娘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