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沉尸

接着我们又向下大喊了几声,可是下面混沌的黑暗中没有任何回应。

我把那两条绳子拉上来一看,这绳子竟然完好无损。

难道陈文洪已经顺利到了底部?

随后,我把绳子重新抛下去,扣好安全锁,叼着强光手电,瞬间滑落进了这黒渊之中。*虽然我心里无比的紧张,可是,我已经不能再等待下去了!

滑行了一段时间之后,洞壁周围的藤条突然“呼啦呼啦”地扰动起来!就如同有某种东西在其中窜动跳跃一般!

我忙停下来,脚蹬崖壁,朝着声源处照去!

结果周围一下子又安静了下来。

我把手电插在腰上,拔出匕首,继续缓缓地下滑……

滑着滑着,脚下突然就碰到了一个东西。

我以为是到底了,赶忙朝下照。

结果,我发现我的脚正踩在一个人的脑袋上!

我以为是自己人,赶忙用力抓住绳子,收起双脚,边用往下照,边问道:“谁啊?”

没有人回答,下面的人也不见了!

我靠!活见鬼了?

我继续下滑,滑着滑着,脚下又踩到了个东西。

我一照,看到了一个人的头顶,那人带着深蓝色的帽子,帽子压的很低。我认得这帽子,这不是吴越的吗?

“吴越!”我喊了一声。

下面这顶帽子,突然间就迅速滑了下去,一转眼就没了影子!

我心道,人不可能滑这么快啊!

我慢慢地划动到那人出现的位置,我想看看,他趴在绳子上到底在干嘛!

可是,当我爬到那个位置的时候,立刻就傻眼了!

我发现那里的绳子,竟然出现了一个很大的缺口!

我意识到不好,立刻去抓保险绳。

可是刚抓住各保险绳,这绳子发出“砰”地一声震响,瞬间也绷断了!

我身子往后一仰,接着就是一个自由落体运动。

下落过程中,我挥舞双手,拼命抓着岩壁上的藤蔓,可是落到底部的时候,手里只抓了一把藤叶子。

万幸的是,下面是一潭深水!

落水之后,我奋力浮出水面,喘了口气儿,立刻下潜寻找丢落的手电和匕首。

由于手电摔出去的距离较远,我不得不向水潭中游动了四五米。

结果,刚摸到这两样东西,准备上浮的时候,手突然触到了一个圆形的奇怪的东西。

我朝那东西照了照,发现那竟然是一颗人的头颅!

我倒吸一口凉气,朝近处游了游,发现那里正躺着一具裸体的男尸。这人身上没有伤口,浑身泛白,肚子上还压着一块大石头!

我心道,这肯定是被人溺死之后,藏尸这里的啊!

我打亮手电,继续在潭地搜索,结果,在那片区域周围,我又发现了五具尸体!这些尸体,全是赤裸的男尸,胸口上都压着石头!这必定是有人怕尸体浮上来,这么干的!

我心道,这不会就是胡小易那伙子人吧?

我立刻上来,朝着水潭边游去,然后就在石头上喘息休息。

刚喘了两口气,身边不远处就水里“哗啦”一声,就窜出来一个人!

我心里一惊,立刻拔出匕首……

那人浮出水面之后,立刻就把什么东西砸了过来。

我心中一惊,赶忙低头,不知什么东西从耳边呼啸而过!

我没有再给那人第二次袭击的我的机会,立刻就扑了上去,将他按压到了水底。

那人挣扎着蹿出水面,接着岸边的手电光一瞧,那竟然是陈文洪!

我立刻怒道:“你小子不看清人,就下手啊!”

陈文洪没有说话,他慢慢地靠过来,伸手就抢我的匕首!

我猛地一拳,就将他打翻在了水中!

“你他娘疯了吗!”我一把揪起他,大声质问道。

陈文洪道:“你为什么要对我下手?”

我说:“你脑子没问题吧?我刚下来!是你先对我下的手。”

“不,是你先袭击我!”陈文洪依然狡辩着。

此时,就听水潭中“咕噜噜”一阵响动。

我立刻打开手电,朝着水中照去,只见水潭中的尸体竟然一具具地浮了起来!

我放开陈文洪,把匕首藏在身后,仔细照着那些浮尸的脸,忽然间,我发现其中一张脸闪了一下,就不见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子,因为那张脸,我实在是太熟悉了!

那张脸竟然长得跟我十分的相像!

陈文洪也看到了这一幕,迅速朝后退去,接着他就说了一句:“刚才……刚才那个不是你?”

我也迷糊了,不会这么巧吧?在这种地方遇上了一个和我一模一样的人,比他娘的中彩票都难不止十倍吧!

转念一想,这其中肯定有问题啊!

眼下,唯一的办法,就是把这些尸体捞上来,仔细看个清楚!

我对陈文洪说:“你帮我把下面的那些尸体全捞上来,我倒要看看,那个人到底是谁!”

“不……不……要捞你捞!我不管!他姥姥的,我还以为这下面真有钻石呢!没想到一下来,就落尸窝里了,真他娘的晦气!”

我把手电递给他道:“给我照着,我去捞!”

说着,我把手电塞个陈文洪,跳下水,游到那片区域,把那些浮尸,一具具地拉到了岸上,然后一字排开。

我数了一下,与我之前在潭底看到的一样,总共有五具。

我仔细照了照这五具尸体的脸,却没有发现那具与我长得很像的。

于是,我又拿过手电,重新潜入潭底搜寻了一番。

水潭不是很深,也就一百多个平方。我在下面仔细照了一遍,结果什么也没发现。就在准备上浮的时候,我发现这潭水竟然是与石壁下的一个洞窟相连的!

我浮上去,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迅速钻进了水下的那个洞窟。

结果钻进去不远,石洞就变得极为狭窄,我刚要返回来,无意间却发现了一个向上的洞口!

我朝上照了照,发现上面竟然反射出一大片晶亮耀眼的光晕!

我心里一阵奇怪,这上面好像有一面大镜子啊!

我浮上去,用手电一照,接着就被眼前的一切惊蒙了!

出口上方,竟然是一条玉洞!那洁白的玉石把手电光一反射、折射,一段洞道就变得晶莹剔透,仿佛时空隧道一般华美而神秘!

我心想,原先这里肯定是一条被采集过的玉脉,只不过,这玉脉太过深厚,所以采玉人就一直采下去,从而形成了这么一个玉洞。

正看着这里的景象,那水口又冒出个人头来。我一看,是陈文洪。

陈文洪见到这玉洞之后,两嘴乐得直流口水。他搓着手道:“妈呀!果然有好东西啊。这……没有钻石,有玉石也不赖啊!”

说着,他就伸手去摸那玉壁,蹲下身子,捡地上的那些小块的玉石。捡着捡着,他就要要借我的匕首,去撬伸展出来的玉石。

我说:“陈文洪,你有点出息行不?先跟着我办完事儿,这些东西,谁都抢不去!”

陈文洪把手中的玉石一扔:“去它姥姥的!你说都进玉山玉洞了,我还捡那些小玩意儿干啥?里面肯定还有好东西!走,咱进去看看。要是去晚了,我堂妹肯定占了先了。我说这次她怎么这么爽快,把老账一笔勾销了呢!原来,她是找到金疙瘩了!”

沿着玉洞往里走了几十米,我就发现这些玉洞的两侧出现了一个个半圆球形的空间。那些空间的直径差不多有四五米,里面的玉壁被打磨的异常的光滑,看上去就跟玻璃明镜似的!

陈文洪走进去,用手一摸,接着就如同触了电一般把手缩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