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影魒2

后来,袁世年发现,这玉石中的那个影子,竟然是会动的!那东西,总是在里面,变换着不同的位置,摆弄着不同的姿势。

这样一来,袁世年更觉得这是一件旷世珍宝了。

不久,袁世年得了一块旷世奇玉的消息,就传便了天津的玉器古玩界。许多人都慕名前来观看。当然,也有很多人想买下这东西。

可是,当袁世年一开口就要一千万的时候,很多人就望而却步了。

这就叫作:稀世珍宝,有价无市。

那天,店里来了个穿着一身灰衣服的中年人。

那人神清气爽,看着就是养生得道的行家。

袁世年就问他尊姓大名。

那人说:“我叫虚川,是一名在家修行的道人。”

随即,虚川就提出来,想看一看那块玉石。*袁世年觉得这人也没什么钱,就不大乐意。

虚川说:“我有一样东西,要比你那玉石珍贵千百倍。如果你让我看你的宝贝,我也让你看一看我的宝贝。”

袁世年很好奇,就把他请到里屋,给他看了那玉石。

虚川看后就说:“袁老板,你这个真不是什么稀世珍宝,而是一块邪玉。这样吧,就把这块邪玉送给我,我替你消灾。”

袁世年一听,这整个儿就一大骗子啊!你骗人东西,先说人东西不好,再让人把东西白送你,这手段也太低级了。

于是,袁世年什么也没说,就把这个虚川给请了出去。

虚川刚走不久,外面就进来一个人,对袁世年说:“虚川这个人,其实是个江洋大盗。他这次来,就是来探风探路的,晚上,他肯定会来偷你这宝贝。”

袁世年听后,自然不敢掉以轻心。晚上的时候,就把这东西包裹好,带回了家中。

带回去之后,他藏了十几个地方,还是不放心。最后就心一横,就把那玩儿放到自己的被窝里,搂着睡着了。

袁世年的老婆骂了他一通,也没怎么着。

第二天一早醒来的时候,袁世年就迫不及待地看自己的玉石。玉石好好地在被窝里呢,都被他暖热乎了。

这时候,他发现自己的老婆正睁着眼,看着天花板发呆。

袁世年就气道:“发什么呆啊?赶紧做饭去!”

他喊完,那女人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他吓了一跳,赶紧推了他一把。

结果,那女人就像是一滩泥一样,依然是一动不动。

袁世年试探了一下他老婆的气息,结果一切都很正常。

于是,他赶紧拨打急救电话,将他老婆送进了医院。

医生检查完之后,就跟袁世年说:“我们再对病人大脑做光学检查的时候,发现她的大脑中有一片阴影,初步怀疑是脑部病变。”

袁世年不信,他老婆的脑子好使着呢,怎么突然就病变了。于是,他又把老婆换到了另一家医院。

医生检查完之后说:“脑部没有问题,胃里有一大团阴影,应改是胃部的病变,引起的全身问题。”

可是,当医生第二次对病人的胃做检查的时候,发现胃部又没问题了。这一次,却发现脊椎骨上又出现了问题。医生说,脊椎骨上,有一团阴影,还不能确定到底是怎么回事。

随后,在医生的屡次检查中,在病人的体内,都发现了一片阴影,但是,这片阴影的位置是不固定的!

这时候,袁世年忽然就想到了自己的那块玉石中的阴影!

他琢磨道:“莫不是那东西在作怪?”

琢磨着这事儿,他就回到家中,查看那块玉石。

结果,他发现玉石中的那片阴影竟然不见了!

这个时候,袁世年就有些后怕了。

原本,他以为自己真的是捡了个大便宜,没想到却弄来个大祸害。以前的时候,他都是把这玩意儿锁在店里的秘密保险箱里,想不到头一回带回家,就惹事了。

情急之下,他又想到了昨天去店里找他的那个叫虚川的人。那人说这是块邪玉,看来不是忽悠他。

思量之际,他朝窗下一望,却惊讶地发现,那个虚川正站在楼下,神定气闲地看着他!

袁世年打开窗户,对下面虚川喊道:“虚川先生,请上来说话。”

虚川上来之后,袁世年道:“虚川先生,对不起,请原谅昨天的冒犯。”

虚川一摆手道:“不必多说,那玉绝对是邪玉。要不,人家也不会那么便宜卖给你。”

袁世年道:“我以为那胎玉只是对孕妇不利,没想到……”

“你上当了,那不是胎玉。”虚川纠正道。

“不是胎玉?”袁世年不解了。

“胎玉中的胎儿影像一般是红色的,而且形状和胎儿很像。你这块玉石中的影像,像个人影儿,但是绝对不像胎儿。另外,这个影像的颜色也不对,它不是红色的,而始终是暗灰色的。”

听虚川这么一分析,袁世年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接着,他就问虚川:“这不是胎玉,是什么玉?”

虚川说:“这叫‘鬼影玉’,这种玉石与一般的玉石的成分有很大区别,这种玉石能够吸纳一些不干净的东西入住其中,不明就里的人,就会误认为这是价值连城的胎玉。鬼影玉一旦形成,就跟一个定时炸弹差不多,指不定什么时候,它就会对人造成不利。”

“您是说,那影子会跑到人的体内吗?”

虚川道:“不单是如此,它还能将人的灵魄引入其中!你拿起那块玉仔细瞧瞧,看看里面是不是还有个影子?”

袁世年刚才看了,那个影子没了,于是就说:“没了,我看过了。”

虚川说:“家里有黑布吗?”

袁世年找来一块黑布。

虚川把那玉石放在黑布上,让袁世年仔细看那玉石。

袁世年用手电一照,发现里面又初出现了一条白色的人影!

这影子躺在其中,就如同是睡着了一般,一动不动,看上去似乎很虚弱的样子!

袁世年心惊道:“这……这不会是我老婆的灵魂吧?”

虚川道:“没那么严重,只是一小点儿精魂吧了。现在,你明白怎么回事了吧?”

袁世年道:“请先生帮忙啊,只要您能救我老婆,我就把那玉石送给您。”

随后,袁世年就按照虚川的要求,把妻接回家中。

当晚,虚川就用自己的法子,把那影子从那女人的体内逼出来,封存进了那玉石之中。与此同时,又把那女人的精魄从玉石中引进那女人的体内。

第二天一早,那袁世年的老婆就醒过来了。

袁世年问她感觉怎么样。

那女人说,她感觉自己的像是漂浮在一片水中,一直都很舒服,但是不论自己怎么漂,也飘不到岸边。

按照约定,虚川带着那块鬼影玉离开了。

据说,这个虚川是想借这鬼影玉救人命的。但是,那袁世年又不肯将那玉石白送他,所以他就设下一计,让人告诉袁世年说他是个江洋大盗。

这样一来,袁世年就把那玉石带回了家。

袁世年万万没想到,虚川看那玉石的时候,在上面做了手脚。这样一来,里面的那个东西就容易出来作怪。他也好让那袁世年认清那块玉石的真面目,然后拱手送给他。

其实,袁世年所得的那玉石中的影子,就是“影魒”。

虽然之前我没见过这玩意儿,但是我知道这东西非常危险,无比的奸邪。

方才水潭中发现的那些尸体,说不定就是这些影魒杰作!

想到这里,我立刻警告陈文洪:“你离它们远点儿,小心把你拉进去!”

“里面的这些东西,我也听说过。”陈文洪思索道。

我惊讶道:“你也听说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