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尸魒

思量之际,我发现两边的玉璧越来暗淡起来,已经有不少的阴影渗透聚拢而来。随之,玉璧也在开始慢慢地闭合!

我深吸一口气,选了一处阴影较少的地方,就用匕首在上面拼命地凿起来!

果不出所料,这玉璧之后,的却有不少的玉髓。

当凿出一个能容身的洞之后,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一头就扎了进去。

进去之后,我就的顺着这条玉髓迅速朝里移动。

我是这么想的,如果一个方向出不去,我就退回来,缓口气儿,然后再向另一个方向移动试探。

不过,就在我试探着向前游动的时候,突然就感动一阵阵的阴寒迎面而来,就跟一下子掉进了冰窟窿差不多。紧接着,似乎又有许多的黑影朝我这边聚拢来。

我心道要坏事,于是就加紧向前游动,希望前方,尽快出现一个缺口。

可是刚窜出去三五米,我就碰到了一面玉璧,上下摸索的了一番,也没找到什么缺口。

这个时候,不论是用匕首凿,还是立刻返回去,都已经来不及了!

我正要伸手去拔匕首,准备先应付了眼前再说,可是,手还刚收回,就被抓住了!随即,又有一些东西给靠过来,迅速地牵制住了我的手脚。

随即,不论我怎么挣扎,它们就静止我周围不动了。那些东西,就像是一块块冰一样把我给包围了起来,我直觉得自己肢体开始僵硬,浑身颤抖不已。

我心道,这些东西,是要先把人憋死、冻死,然后再分尸啊!

这个时候,我所憋的气已经达到了极限,玉髓已经开始涌进口鼻。

忽然间,我就觉得周围的玉髓里中一阵搅动,紧接着,就感觉脖子处被什么东西一勒……后来发生的事情,我就不记得了。

我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处于一条玉道之中。

另我惊讶的是,这条玉道中横七竖八地躺着许多僵硬的尸体。这些尸体穿着各异,但无一不是皮肤乌黑如炭,尖牙外露,眼睛猩红,指甲修长尖利。

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这些尸体的手掌和脚掌上,竟然都长了厚厚的蹼!咋一看,就跟鸭掌差不多!

这些东西的致命伤在脑袋上,我发现这些尸体的脑袋上都留着一种粘稠的,腥臭无比的红色液体。

看到这些我就明白了,这就是在玉髓中袭击我的那些东西。

但这东西不是影魒,而是叫尸魒。

尸魒,其实是和影魒有关系的。

《淘鬼笔记》中说:“影魒侵尸,则为尸魒。”

说白了,尸魒其实就是活着碎玉中的一种非常特殊的僵尸。

在玉髓中遇到这东西,跟在古墓中遇到僵尸可不一样。首先,玉髓是一种粘稠的近乎液体的东西。即便是带上装备,人也看清任何东西。所以,你永远都无法判断这东西的方位。

其次,玉髓的粘稠度很大,这就使得人的动作异常的缓慢。当这东西袭击你的时候,你根本赶不上它的速度,更别墅逃离了。

还有一点,我听说这玩意儿能分泌一种可以在玉髓中迅速扩山的毒素。这种毒素,被人体吸收后,感觉系统就会被破坏,人就会在短时间失去知觉。

我摸了摸自己的背包,拿出手表一看,然后估摸了一下进来的时间,我发现自己沉睡了至少五个小时了!

而此时,我感觉身体依然有些酥软无力。

我知道,就凭我,别说跟这些玩意儿打斗了,摆脱都摆脱不了!

这说明,肯定是有人舍生救了我。

我爬起来,清除掉身上沾染的玉髓,就想继续往前走。此时却发现,衣兜里却多了一样东西,我拿出来一看。是个挺大的玻璃瓶子,里面似乎还装满了什么东西。

我打开盖子一看,里面装了一瓶硫磺粉!

硫磺粉克影魒,肯定也克尸魒啊。

不用多想,这肯定是救我的那人留下的。

于是,我赶紧把硫磺粉撒在自己的身上一些,收拾起东西,想继续走。

转念一想,既然这人救了我,他一定知道这里的情况,这个人。肯定会给我指条明路的。

于是,我就朝玉璧上照着,结果,我还真在玉璧上发现了一个黑色的箭头!

箭头下写着四句话:“我有事先走。你赶紧去救胡小易。小心吴越、吴凌和小招这三个人!擦掉这些文字!”

前两句话我倒是看懂了,最后一句话啥意思啊?

那人让我小心吴越、吴凌,也许有别的一些原因。他干嘛让我防着小招啊,我和小招这么多年了,难道她还会害我不成?

我边擦着些文字,边寻思着:莫不这人使得反间计吧?本来他也是来寻宝的,但是又对付不了我们这些人,所以,干脆就让我们互相残杀!

不管怎么样,我先找到胡小易再说。如果按照他的指示,找到了胡小易,那么这个人的话就有七分可信了!

想着,我立刻收拾东西,循着箭头的标记继续超前走。

大约走了五六分钟后,我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了。因为,走出最后一个标记三十几米远后,我没有发现其他的标记。

一开始的时候,那人所做的标记之间的距离也就五米左右。超出五米,没有标记,这说明,我已经走错路了!

随即,我立刻回到最后一个标记处,仔细打量着这周围的洞壁。

当时,我是这么想的:这通道肯定是发生了变化,原来的通道被堵死了,而另一条通道,又显现了出来。

方才的时候,我不就亲眼看到一条洞道消失了吗?只要这里存在着玉髓,存在着影魒,尸魒,这些洞道,就跟活的没什么两样。

所以,如果不懂得这东西的变化规律,人进来之后,出去的几率,是微乎其微的。

接下来,我就从最后一个标记开始,摸着玉壁往前走。

边走,我边用匕首刺着玉壁。我想,如果这里的洞道是刚刚发生变化的,那么洞道入口的硬度与其它地方的硬度,肯定是不同的。

没想到,这个法子果然奏效。

走出去六七米的时候,匕首的刀尖儿突然就嵌进了玉壁之中。

我用力推了一把那玉壁,结果发出了“咔嚓”的脆响声。

这说明,此处不是实质意义上的玉石壁,而是玉髓凝固之后,形成的假壁。这道假壁之后,必然还有一条通道。

我奋力凿开入口,然后就钻了进去,摸索着爬行了不到两米,前面就出现了玉壁。

我用力一推,那玉壁就开了一个大口子。紧着我,我一头就扎了出去。

过去之后,我发现,后面果然是一条更为宽阔的洞道。

只不过,这条通道不再是玉壁的,也不是石壁的,而是被古砖垒砌起来的,是只有三个面,人字形洞顶的三角形通道。

三角形通道,虽然走起来不方便,但是这种通道有着非常大的抗压作用。许多盗墓贼在打横向的盗洞的时候,经常会采用这样的洞道形式。

我觉得,垒砌这条洞道的人,肯定是为了防止四处玉髓的侵袭,才这样的做的。

另外,既然对方建造了这么一条洞道,那么这肯定是通往一个非常重要的场所的。

说不定,胡小易他们一伙子,就是从这条通道进入的。

刚走几步,我的这个想法就得到了验证!

只见,这地面的古砖之上,有许多的新鲜的脚印、烟头、食物的碎屑、矿泉水瓶等。

我捡起的烟头看了看,发现的确是吴越和吴凌他们抽的那个牌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