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 天衣无缝的圈套

“进来之后呢?”我追问道。

胡小易继续讲道:“进来之后,我们历尽艰险,最终来到了上面的那髓井处。到了那里之后,我们就合计着,怎么下到地下,把那东西取出来。

这个时候,无意之中,我听你说了一句非常奇怪的句话。

正是这句话,让我对那个人产生了怀疑!

有个人对你说:“咱们要不要把下面的鱼捞上来,吃了啊?”

冒充你的那人就说,鱼早晚得吃,但得等鱼籽出来再说。

我听得出,这是一句黑话。意思说:当我们把这人利用完之后,才能把他处理掉。你和那人在我面前说黑话,我自然就怀疑你是不是一直在坑我胡小易了?

当时吧,我就觉得奇怪,也没怀疑那人是假的。

随即,我就不声不响地观察着那个人,暗暗地做了一些准备。

在准确地找到这条洞道之后,我并没有说实话,而是想试探他们一下。

进到那条洞道之后,我就随便取了一块石头,包起来,迅速就返了回来。

当来到井下的时候,我就举着那包裹起来的石头,告诉那人说,找到了。

当时,冒充你的那人,就站在上面。他听后,立刻就让人把石头接上来。

石头刚一离开的我的手,上面的枪就响了起来!

我幸亏我早有准备,一看事情不妙,立刻跳进那井中,一路下潜,来到了这里。

我知道,他们发现我骗了他们,绝对不会罢休的。他们还会继续下来寻找。不过,这洞道之中,危机四伏,他们也不敢轻易下来。

没想到,就在我觉得撑不住的时候,你却来了!”

我靠,原来是这么回事!

转而,我就问胡小易:“你他娘的来之前,不是去找过我吗?你小子知道我要去广西那巴的啊?怎么你就没问问那个假张是,为什么不去了?”

胡小易一听,直接就愣住了:“啥?我啥时候找过你?”

胡小易的这种反应,让我浑身升腾起一阵寒意。冷汗,直接就“吧嗒吧嗒”落了下来。

我说:“胡小易,你仔细想想。前几天,咱们在舜香茶楼喝的茶。你还给我了我两张两千块钱的手机卡,一块狗头金呢!后来,我打电话叫你去我家里,你去到时候,给我带了份资料。那是一个叫莆田八郎的鬼子写下的《莆田八郎二战手记》的一部分。我们正是通过那份手记,才顺利找到广西的那巴,进入盘驼铃,弄到的那鬼阳身……”

我说着的时候,胡小易就站了起来,然后他就像是看外星人一样看着我,然后深深地吸了好几口气。

最后他注视着我说:“张是,我们可能同时落进别人的圈套了!一个假的你,促使我来到这里,寻找那东西;而一个冒牌的我,又让你带他去了广西的那巴!”

我没有说什么,这是一件让人想起来,就脊背发凉的事情!

“狗日的假面做的实在是的太好了!要是让我抓住这人,我非得把他的脸皮给剥下来!”胡小易愤愤地骂道。

说到假面,我立刻就想到了一个人。

没错,就是吴天!

当时,是吴天先找的我,然后那个假的胡小易就带着狗头金出现在了我面前。并且,向我保证,他能找到关于鬼阳身的线索。再后来,他就顺其自然地拿出了那份莆田八郎的二战手记!

再后来,吴天根据那份手记,制定了冒充陈文馨,进入沈家堡的计划。

看来,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吴天早就安排好了的!

当时,是吴天找人给小招做的假面啊!吴天他们做假面的技术,可真是不一般!

“你想到是谁了?”胡小易见我的神色,就追问我。

我点点头:“看来,他们是想置我们于死地啊!那小招岂不是很危险!”

胡小易道:“对,现在我们能做的,就是赶紧找到小招,迅速逃出去!出去之前,你告诉我,那个人到底是谁。我非得好好地给拿硫酸给他洗脸不可!”

我刚要说话,一侧的洞壁突然就坍塌出一道口子。接着,一束手电光就照了进来!

我和胡小易赶忙侧身,作出了防御姿势。

就听外面喊道:“你们俩在这里呢!终于找到你们了!”

这是小招的声音!

我悄声对胡小易说:“跟着小招的,就是欺骗我们的那个人的手下。你先别忙着动手,我们见机行事!”

然后我就走过去,把小招拉了进来。我看到,小招脸上的那副陈文馨的假面,已经不见了,她又回到了原来的样子。

小招的身后,跟着吴越和吴凌。

他们身上的衣服,都破烂不堪了。脸上、胳膊都还挂了彩。看来,他们三个与那些魒尸也有遭遇。

我一把抱住小招,然后就担心道:“你没事吧?”

小招也紧紧地搂住我,轻声道:“我没事,我们进来的时候,不但遇上了那些影魒、尸魒,还遇上了一些不明身份的人。我们和那些人有交手。那些人,很可能与胡小易他们有着共同的目的。”

说着,小招松开我走到胡小易跟前,调侃道:“胡小易,你还活着啊?”

胡小易笑道:“我胡小易有九条命,哪能那么容易死!”

“我看啊,你就是个要钱不要命的主儿。你说,你大老远跑这鬼地方来干啥?”

胡小易拍了拍身边的背包:“为了它!你要是知道了这是个什么东西,你肯定觉得死在这里,也值得!”

“我们还是想想怎么出去吧。”小招冷笑了一下。

胡小易说:“按原路返回,成功的几率基本为零。进来之前,我观察了那个大玉球,我发现,我所在的这个山洞,距离外面的悬崖峭壁很近。只要有炸药,就能炸开一道口子!”

小招问吴越和吴凌:“你们身上有炸药吗?”

吴越说:“本来是有一些的,但是在玉髓中搏斗的过程中,都丢了!”

胡小易望向我:“张是,你别说你把炸药都当鞭炮给放了!”

我打开那背包,发现里面还有一块。

于是就拿出来,扔给胡小易。

胡小易接过去一瞧,立刻惊讶道:“我靠!还有这样的货色,这是C4炸药!”

我说:“怪不得这东西的威力这么大!”

吴越走过来道:“C4炸药?哪儿来的?”

我说:“从上面捡到的啊。”

“上面?”

我说:“看来,我们不是一路过来的?”

小招道:“我们……是误打误撞,过来的。上面是什么情况?”

我说:“就是一个挺大的空间,里面有一口大井,里面全是玉髓。”

“那上面的那些人呢?”

我说:“全死了啊!”

“死了?怎么死的?”

我说:“好像是被一种特别诡异的毒蛇给咬死的!”

看着吴越和吴凌惊讶的神色,我心里就一阵阵欢生!

这时候,胡小易已经选好了位置,然后他大声喊道:“都躲远点儿,我要启动它了!”

我们立刻躲到最远处。

四五秒后,炸药准时爆炸。

巨响过后,我们凑过去一看,那洞壁被炸出了一个能容一人通过的口子。

照向口子的外面,我们发现,里面还是一个山洞。

沿着山洞往外走,逐渐地我们发现这个空间越来越大起来,七拐八弯之后,我们见到了通往外界的一个小口子。这个口子,好像正开在山腹中那个巨洞的半腰上。

见到这种情势,我就问他们:“你们有绳子吗?”

没有人说话。

我朝上瞅了瞅,距离上方的出口,至少还有一百多米,这样的垂直距离,即便是有绳子,也上不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