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山童

就在众人望着这洞口无计可施的时候,突然间,洞口有个黑影一闪而过!

我们都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一步!

“什么鬼东西?”我赶忙去摸匕首。

胡小易朝外瞅着道:“这里……这里恐怕是那东西的巢穴!咱们进去瞧瞧!”

说着,他就拿着手电迅速走进了洞中,然后,朝着另一个方向走进去。

走着走着,手电光中,就出现了一些奇怪的瓦罐,看那样子,好像有人在这里生活过。

再往前照,前面出现了一处石台,石台上竟然躺着一个毛茸茸的东西!

咋一看,那东西就跟只大猴子差不多,身体粗短,也就一米五左右,全身都是黑黄色的长毛。

我拔出匕首,紧紧地跟在胡小易的身侧。

当绕到那东西前面的时候,我终于看清了它的脸。

那张脸跟人脸差不多,但是皮肤厚而粗陋,眉骨高突,鼻子小而上翘。嘴巴凸尖,两侧各有一个上翘的獠牙。四肢粗壮,抓子尖利如刀。

“这是……”后面的人都惊惧不已地看着,都弄不清这到底是个啥玩意儿。

胡小易说:“这就是传说中的山童。”

我立刻想到,下来的时候,咬断我们的绳子的,肯定就是这玩意儿啊。如今,我们又进了它们的巢穴,真可谓是冤家路窄啊!

我问胡小易:“这个……是在睡觉?”

胡小易慢慢地朝那台子靠过去,先咳嗦了两声,见那山童没反应,就用脚尖儿,踢了一下它的屁股。

结果,那山童还是一动不动。

胡小易弯下腰,把手伸到那东西的鼻子处试探了一下气息,然后又摸了摸它的脖子。

这时候,他才出了一口气,擦了擦脸上的汗道:“估计这是个病号,或者说已经死了。”

“死了?”

这个时候,吴越突然照着里面道:“你们看,前面有人!”

我们抬头一看,只见洞的深处,竟然整整齐齐地躺着几个人。

这个时候,我们也才意识到,这个洞中,其实是充斥着一股淡淡的尸臭的。

过去一看,那几具尸体,早就他娘的风干了。

小招说:“这不会就是山童的墓葬吧?那些死去的人,会不会就是被山童弄进来,殉葬的!”

你还别说,小招说的真有些道理。

这个山童总不能跟那些尸体睡在一起吧?

转而,我就问胡小易:“山童,到底是动物还是鬼物啊?殉葬,是人类的行为,它们有这么高的文明和智商吗?”

胡小易说:“山童不是动物,也不是鬼物,而是半动物半鬼物的妖邪之物。其实,把人的尸和自己同伴的尸体藏在一个洞穴中,这只是它们的一种本性所为,并不是我们所说的殉葬。

我听说,山童的这种行为,叫做‘借尸成人’。

山童这玩意儿,长的像人,但它们不是人,跟我人类没有任何相同的基因。所以,不论它们怎么模仿人,也成不了人。

山童虽为妖邪,但是它们依然希望过人的生活。

*比如说,山童见了人就喜欢上前搭讪,不过他们只是学着人说话,而且只能学会几句。*有的猎人还雇佣山童帮他们搬运猎物,不过最后要给它们东西吃。也许是这种东西在山里生活太寂寞了才这样做的。

山童的成员死后,活着的同类也要给它们找个人的尸体陪伴着。

它们这是希望,同伴死后,能利用借尸成人这种法子,让死后同伴成为真正的人。其实,这人的尸体,就跟我们所说的古墓中的随葬品一样,并不是我们所谓的殉葬。”

说着,我们就朝外走去。

刚走进四五米,我身上的鬼囊突然就跳动了几下。

我以为这是鬼囊对台子上的那山童灵魄的正常感应,就没在意。

可是,身后的洞穴中,突然就传来了几声诡异的叫声。

吴越立刻喊道:“那东西回来了!”

话音未落,外面的黑暗中又是几声诡叫,身后的也传来了动静。回身一照,我看到,台子上的那山童,竟然翻了个身,动了一下!

我悄声对胡小易说:“你不是说它死了吗?怎么被外面的一喊,又活过来了?”

胡小易说:“你放心,里面的这只,对我们绝对没有任何危险!兴许,刚才它是昏迷了!”

我你们都紧张地照着外面,忽然就感觉一阵剧风袭来,一个黑影从我们头顶上闪过。我知道,山童已进到了洞!

我们立刻向上照去,结果我们发现,头顶上有很多小的洞穴,那山童早就不见了踪影。

正当我们端着手电朝上照的时候,上面的洞穴中突然急速飞出来几块石头。石头也就鸡蛋那么大。“啪啪”两声脆响,石头非常精准地砸中了我们手中仅存的两把手电!

手电刚熄灭,就听头顶上风声四起,胡小易喊道:“抱头蹲下!”

话音刚落就听洞中的打斗声,山童的诡叫声,胡小易、吴越的怒骂声,瓦罐倒下的声音,响成一片,乱成了一团。看那情势,这山洞并非只有一只山童,而是至少有三只。

我心想不好,这东西是想让我们留下来,给这将死的东西作伴啊!

我拔出匕首,护着脑袋,山童几次怪叫着,从我头顶呼啸而过,我感觉自己的手臂,上一阵阵火辣辣的疼。

一番折腾之后,胡小易点燃了他随身携带的鬼灯。

见了光,这几只山童,纷纷钻进上面的洞穴中,又不见了。

接着光一看,我的手臂上已经出现了好几道血口子。

“胡小易,这东西有没有狂犬病啊?是不是得赶紧打疫苗啊?”我紧张地问道。

胡小易道:“放心,没有狂犬病,只会让人得丧心病,我们赶紧退回去!”

我不解道:“退回去?跑还来不及呢,退回去干啥?你还真想留下给那山童陪葬啊?”

胡小易说:“洞外是悬崖,我们到了洞口,也出不去。再说了,要是在洞口遭遇这东西,我们的面临的危险更大。”

我们一听有道理,立刻就返回到了这洞中。

胡小易走到石台子处,看着那山童直发愣,愣了一会儿,他又点了点头。

我说:“又想啥呢?”

胡小易说:“刚才的时候,那山童袭击我们,其实并不是真的想伤害我们。”

小招伸出胳膊道:“你看看,这都出血了?还不想伤害我们?难道它们是在逗我们玩儿?”

胡小易说:“它们这是在威胁我们。”

“威胁?”众人都不解。

胡小易说:“方才的时候,它们用石头砸碎我们的手电,而没有砸我们,这说明它们只是不想让我们这么快就出洞!”

吴越冷笑道:“说来说去,还不是让我们留下陪葬。”

胡小易说:“它们的本意的确是让我们留下来,但不见得是让我们陪葬。要是让我们陪葬,那些石头,直接就砸到我们脑袋上了。按照那中精准度,那石块的速度,我们都会在瞬间倒地。我觉得,它们阻止我们出去,是让我们帮它们做一件事。”

说着,胡小易望向了石台上的那只山童。

“救这只山童?”我们都惊疑道。

胡小易点点头:“看看那些瓦罐了有水没有。”说着,他就拔出匕首,跳上了那石台。

我立刻去查看那些瓦罐,结果里面还真有半罐子水。

我把那些水递给胡小易,接着就上了石台。

胡小易给那山童灌了一些水后,那山童突然就挣开了眼睛,不过,它没有做出其他任何危险的动作。这个时候,即便是它有心也无力了。

胡小易对那山童道:“我是大夫,给你检查一下身体,你他娘的可别咬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