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三章 逃生记

说着,他就慢慢地把这那山童给翻了过来。

我发现,这山童的后腰位置,竟然有一个拳头大小的伤口,现在已经肿胀流脓了。

我说:“我还以为病了,原来是个伤兵。”

胡小易皱了皱眉:“能活到现在,真是这世上少有的奇迹。”说着,他就把鬼灯拨亮,解下自己的背包,从里面拿出来一些药品、针管、纱布之类的东西。

胡小易说:“备用药品,我都没舍得用。”

随即,他就取出麻药,给那山童来了一针。

那山童慢慢闭上眼之后,胡小易拿起匕首,就开始拨弄那伤口处的烂肉,俨然一副手术专家的架势。

我说:“姓胡的,你可别拿这个当儿戏啊!你这三脚猫的医术,要是给整出个医疗事故来,外面的山童肯定不会放过你,我们也得跟受连累!”

胡小易抬头瞪着我,不说话了。

我说:“你看我干啥啊?看伤口啊。”

“我看着恶心,就盲着弄了。”

刚要骂他心不在焉,这小子却慢慢地抬起了手……

我看到他沾满鲜血的手上,正捏着一颗子弹!

再看那山童的伤口,鲜血直流,身体也开始抽动起来,同时,嘴里还发出一种诡异的呻吟声,那声音有点像尖厉的哨子!

“拿针线来,我给他缝上。”

我把缝合针线递过去,胡小易就跟缝衣服一般,三两下就把那血口子给佐上了!

“酒精,消毒水。”胡小易喊道。

“把消炎药,碾碎,放进水里,一会儿给他灌进去!”

鼓捣完这一切,胡小易真像是做了个大手术一般,累得气喘唏嘘。

我心想,胡小易你这是终于找到实验品了。

小招取出纱布,把伤口包好就问胡小易:“你有多大把握?”

“二十四小时之内醒来,就有戏。要是醒不过来……”

我说:“不管醒过来,醒不过来,我们都得做好溜的准备。”

胡小易说:“这东西,身体壮的跟牛一样,估计没问题,要是人,肯定没得救了。”

吴越说:“我这里还有一瓶水,大家先喝几口,休息一会儿。我估摸着,等我们睡醒一觉之后,吴大哥的人就会赶到这里了。”

说着,他就把那瓶水递给了小招,小招喝了两口,又给我胡小易,一圈下来,一瓶水喝了大半。

吴越说:“你们先休息,我和吴凌交替守着。”

胡小易说:“二位为了救我,这么辛苦。我看啊,还是你们休息,我来守夜吧。”

我知道,胡小易放心不过那俩人,所以不想由着他们。

我会意,立刻道:“胡小易说的对,你们俩辛苦了,我和胡小易守夜,你们放心休息。”

吴越他们不肯,说要按照吴天的要求,把这次任务完成好。

最后,小招说:“都别争了,这事儿,就交给胡小易他们了,我们好好休息。”

我和胡小易凑一块,吹灭鬼灯,在黑暗中,听着四处的动静。

胡小易说:“我在里面的时候,就想一梦不醒的,早睡够了。你先睡吧,我守着,困了,我再喊你。”

既然胡小易说了,我也就没客气,一闭眼,就睡了过去。

这一睡,我感觉睡了很长时间。

当肚子饿得发疼的时候,这才醒来。

黑暗中,我摸了摸胡小易,他也睡着了。

我又喊小招他们,其他人也没回应。

我赶忙从胡小易身上摸出火机,打着,走到石台子处,把鬼灯点上了。

鬼灯一照,我发现,石台上的那个山童依然就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

但是,照向下面的时候,我发现洞中只剩下我、胡小易和小招三个人了。吴越和吴凌早就不见了踪影。

我赶忙把胡小易和小招叫醒。

他们一看,就问:“那俩人呢?”

我说:“肯定是先走了。”

小招说:“他们怎么走的?”

我说:“我们这一睡,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肯是在这个时候,吴天的救援人员赶过来了。”

“那他们也得喊我们说一声吧?”

我说:“小招,事到如今,我就跟你说实话吧。”

随即,我就把吴天设计,欺骗我们的这些事,给小招讲了一遍。

小招听后,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胡小易说:“你要是还不肯相信,就去石台上看看我的背包。我估计,他们肯定给翻了个底儿朝天了。”

小招道:“你来这里到底找啥东西?”

于是,胡小易就把他的经历,言简意赅地讲述了一遍。

最后,胡小易得意道:“他们以为我胡小易是吃素的啊?我会把拿东西放在背包里吗?在水里下迷药,迷倒人后,再偷东西……哼哼,这种手段,早就过时了!”

我靠,原来吴越的那瓶水是早就准备好的!

我说:“你把那东西藏哪里了?”

胡小易贼贼一笑:“我藏我肚子里了!”

我说:“你他娘的就吹吧!我们又不是外人,快点儿,拿出那什么上古璗玉来,让我和小招也开开眼界。”

胡小易道:“我把那东西,藏在山童的头底下了。他们带走的那个,是块普通的玉石。”

说着,胡小易就跳上石台,收拾起东西来。

我爬上去,看着那山童道:“这位怎么样了,有活过来的迹象没有?”

胡小易蹲下来,摸了摸那东西的颈脉,然后说:“感觉咋样了?想不想吃东西?”

那山童依然是纹丝不动。

我心想,胡小易,你可别真把它整死了,现在的麻烦已经够多了。

我迫不及待地朝那山童的脸上拍了两下,可是它依然没有任何反应。

胡小易说:“放心,已经好多了,可能是麻药打多了……”

我说:“麻药打多了,会死人的……”

这个时候,头顶上忽然横扫过一阵凉风。

我们知道,肯定是那些山童又回来了,于是立刻俯下身躲避接下来的袭击。

但是,上面的山童并没有袭击我们,而是在洞顶上怪叫了一声。

石台上的这只似乎是听到了叫声,它竟然睁开眼醒了,然后就慢慢地坐了起来。

我和胡小易蹲在一边儿,瞅着那些东西,大气儿不敢出。

接下来,又有七八只山童从外面攀爬进来,它们先是在洞顶上诡叫着,观望,最后干脆跳到了石台上,伏在那山童之下,点头哈腰,看上去极为尊崇的样子!

胡小易说:“他奶奶的,我们救下的这个,原来是它们的老大!”

我说:“谢天谢地,总算是没救死!”

突然间,洞顶上“噼里啪啦”落下来许多的东西。

我们以为又是山童在扔石头砸我们,就抱着头,躲避。

可是,当扔下来的东西,滚到脚下的时候,我发现那竟然是一个桃子!

我饿的够呛,捡起来,擦了擦就开始啃。

胡小易见此,没有捡那些野果,而是看着那些围在一起的山童,似乎想到了什么东西。

小招也是饿极了,她捡起果子,边吃,边冲胡小易喊道:“胡小易,既然它们给我们果子吃,说明这些东西跟我们讲和了!你赶紧给它们谈谈条件,让它们把我们背上去!”

我一听,这个还真行得通,就看这些鬼东西给不给这个面子了。

看来,胡小易早就有此意。他清了清嗓门,冲着那些山童道:“呃……你们要我做的事儿,我也做了,救活你们的老大,我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你们是不是也得表示标示?”

胡小易说完,那些山童都静了下来,转而盯着我们。

我说:“姓胡的,这个时候了,你能不能好好说话!你一会儿牛,一会儿虎的,它们能听懂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