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 空村3

我惊讶道:“有人来了……这他娘的比我还先一步啊。可是,那些人为什么又离开了呢?”

秦非望着村子的周围,盯着我问道:“你怎么知道他们离开了?”

“这里面没人啊?”

“为什么不能住在这藏龙沟外围呢?”

胡小易眼前一亮:“说的对啊,他们一定是忌惮这藏龙沟的危险,所以没有把落脚点儿设在这村子里。”

秦非想了想:“如果他们把营地设在外面,那么这里不就成了一个圈套了吗?”

胡小易一砸拳头:“他姑奶奶的!我倒要看看是谁给爷下套!”

“那我们要不要赶紧离开?”我观望着四周道。

秦非说:“我觉得……对方不会这么快就动手。这样吧,今天晚上,你们就住在这里,我原路往回走一走,看看有没有人跟踪,顺便把秦爷后续派来的人给引领过来。”

说定之后,秦非就离开我们,原路返回了。

我和胡小易俩人谈论着,就回到了原先出来的那个院落。

天开始暗下来。

我和胡小易吃了些东西,然后我们就一人守夜,一人去休息。

按照我们的分工,胡小易休息,我先守前半夜。

胡小易进了里屋,不一会儿,就传来了微微的鼾声。

我在门口,靠在背包上,点上一支烟,边抽边注意着周围的动静。

也许是这几天根本就没怎么睡的缘故,过了没几分钟,我就陷入了迷迷瞪瞪的状态。*我心想,这藏龙沟没秦非说的那么邪性吧?再说了,这邪性事儿,也不会单让我们给碰上吧?我不断给自己找着入睡的理由,逐渐地就睡了过去。

睡着睡着,我就感觉有个人靠了过来。

我猛然警醒,发现胡小易正猫着腰,站在我的身边。

我刚要骂这小子几句,他立刻抬手,警觉地示意我不要出声,然后又拿手指了指自己的耳朵,那意思:是仔细听。

我按照他的意思,立刻不再作声,支起耳朵,仔细听着周围的动静。

我们所处的院子里一片荒寂,连虫子的叫声都没有。

就在我忍不住问胡小易的时候,忽然从院子的南面传来“哗啦”一声响动!那声音虽然很小,但非常的清晰,感觉如同有两个金属物件相互碰了一下。

我也立刻警觉起来,屏住呼吸,仔细听着前方。

此时又传来一个奇怪的声音,与方才不同的是,这次的声响就如同有个东西掉进了深水里。随着第二声的响起,我不由得更加紧张起来,我预感这座院子里一定藏着某个东西!

胡小易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就蹑手蹑脚地就向院子里那片荒草堆走去。我怕这小子出什么意外,于是紧紧地跟了上去。

夜光之下,那片荒草在风中微微地摇摆着,乍看上去,就如同有什么东西正穿行其中。我咽了一口唾沫,拔出腿上的匕首,脚步逐渐放慢了下来。

而胡小易却依然如故地在朝前走,他已经靠近了那片荒草。刚走进去几步,他一下子就愣在了那里,不动了。

“咋了……”我小声喊了他一下。

胡小易依然默默地站在那里,他似乎在打量着草丛里的什么东西。

“到底有没有问题?你别一惊一乍的,老子这心脏都被你吓出病来了!”紧接着,我又问了一声。

胡小易这才摆摆手,示意我过去。

我走过去,顺着他的目光一看,原来在草丛里,放着一个倒扣的大瓦盆样的东西,那东西足有农村里常用的大铁锅一般大小。

我蹲下身子,伸手摸了摸那东西,感觉的确是泥土烧制而成的。

可是,这有什么奇怪的?

正想要问胡小易,就听得那瓦盆里面发出砰的一声震动,我神经一绷,我差点儿没坐地上。

“这里面一定有东西。”胡小易十分肯定地说。

“能什么东西?”我自语道。

“要知道答案,只有把它掀开了。”

“掀开?”我有些惊愕地看着他,这小子做事儿从不留后手,我就怕他再惹事。这藏龙沟的人,说不定就是因为里面的这个东西才被迫搬迁的。

胡小易见我犹豫,就道:“你要是害怕,就离远一点,下面是事,我来做。要是真有什么不对,咱就赶紧溜!”胡小易说着,就俯身扣住了瓦盆的下沿。

我后退了两步,紧紧握着匕首,心想要是真有什么东西跑出来,我该如何做出应对。

胡小易的俯着的身子,紧紧弓起,他那粗壮的手臂开始慢慢弯曲,只见那个瓦盆的一边慢慢地被抬了起来。

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一定会从里面跑出个什么东西来,可是当那瓦盆被掀翻在地后,一只老鼠也没见着。

我长长地舒了口气,走向前,想看看瓦盆盖着的是什么地方,却见那里不过是一小片更低矮的小草。

我说:“胡小易,或许刚才的声音不是从这里发出的。你看,不就是一个破瓦盆吗?你害得我出了一身的冷汗。”

胡小易没有作声,他只是用手抚摸着地上的那片矮矮的草。

我打开手电,想过去再仔细看看那瓦盆。

可是,当我第一脚踩在瓦盆扣着的位置时,感觉脚下一沉,整条腿一下子就陷了下去,接着就是身子往前一扑。

我的心一纠,立马意识到这下面是空的!这下完蛋了!就在我整个身子就要坠落下去的时候,胡小易的一只手猛然抓住了我的手臂。

“谁让你踩这里的?”胡小易大声喊道。

悬空中,我的另一只手臂攀压住了地面,一只脚也蹬到了下面的什么东西。

此时,胡小易喊了一声:“不想下去,就坚持住!”

我脚朝下一蹬,另一只手臂连抓带按,终于爬了上来。

我趴在草地上,惊魂不定地大口喘着气,心想要不是胡小易眼疾手快,我就落下去了。下面要是藏着什么妖魔鬼怪,我倒是不怕。这下面要是个大粪坑,我可就倒了大霉了!

胡小易站起身来道:“怎么,你比我还心急?”

我说:“你小子肯定知道下面的空的,故意试探我是不是?”

胡小易扭了扭脖子:“我可没你那么坏。”

说着,他就把那片草皮给扯在了一边儿,一个黑洞洞的井口赫然显现在了眼前。

我们拿手电朝下照了照,发现这口井不是很深,大约七八米的样子,整个井壁都是用光滑的石头砌成的,上面大,下面小。井底有反光,说明有水。

这都没什么奇怪的,让我和胡小易感到迷惑的是,这井里竟然有一条手指粗的铁链,贴着井壁,从井口,一直延伸到下面的水里,铁链的这一端被死死地嵌进井壁的石缝里。整条铁链黑乎乎的,已经生了一层厚厚的铁锈。

开始的时候,我以为是打水用的,可想来,谁会用这么重的铁链子当井绳打水啊。

“你觉得这他娘的是干啥的?”

“拴东西的。”胡小易肯定地说。

“把什么定西拴在井里?”

“答案就在下面。”胡小易似笑非笑地说,他的脸上又一次充满了胜利的喜悦。

我试着拉动那根铁链,结果发现非常的沉重,下面似乎真的拴着个什么东西。

胡小易拿着手电,斜往下照了照,我这才发现铁链在井下竟然转了个弯儿,伸进了井的一侧。

我和胡小易边瞅,边琢磨着,怎么也猜不到这铁链是干啥用的。

要想知道这下面到底有什么情况,必须到下面走一遭了。

我知道,这样的决定其实是非常玩火的,因为藏龙沟不知道荒废多少年了,而且荒废的原因一直是个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