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空村4

从秦非的讲述来看,这里的确是个是非之地。所以说,这里的一切奇怪的东西,不解的现象,都有可能与这里隐藏的那个谜团有关,与小招来这里的目的有关。

但话说回来了,如果在没弄清情况的前提下,贸然下去探查,极有可能会加剧事态的严重性,出现不可收拾的局面。

但是为了尽快弄清事情真相,找到小招,这个时候我们实在是没有多少选择,只能摸着石头过河,走一步,看一步了。

胡小易把手电叼在嘴上,开始顺着铁链往下溜。

我在上面,心里也是直打鼓,于是又警告这家伙说:“胡小易,你小心点,不论下面有什么东西,都不要随便乱动啊!”

胡小易咬着手电,根本无法跟我交流,等下到水里的时候,他把手电对准铁链延伸的一侧照了照,这才拿下手电说:“下面好像是个洞,你赶紧下来看看,说不定是个藏宝洞。”

我顺着铁链爬下去,果然见一个直径差不多两米的洞向着一侧延伸出去,进去五六米的时候,这洞好像就到头了。

我和胡小易走进去几步,就停了下来观望着。

此时一股彻骨的凉意袭来,我不禁打了个冷战。

再仔细观察这里的情况,整个洞体都是岩石修筑而成,呈圆拱形,下面有条宽约半米左右的石板路。石壁非常的潮湿,上面生着一些苔藓样的东西。

我们一前一后,猫着腰,慢慢地走了进去。不一会儿,就被一个圆形的铁门挡住了去路,而那铁链正是拴在铁门上的。胡小易看了看说:“原来,铁链是控制这铁门的,松开铁链,铁门就会倒下去,这样就能通过了。”

我说:“用这么长一根铁链来控制铁门的开关,费不费劲啊,你说,弄一把锁头多省事儿。”

“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胡小易想到了什么。

“啥问题?”

“人不能下来直接开门或者关门。”

“那是为什么?”

“上面的人下来直接开门的话……会有危险?”

“这倒是。难道这门的后面真的关着什么东西?”

胡小易走近那已经锈得开始掉铁屑的门前,伸手划拉了一下,铁屑簌簌落下,门上立刻显现出了一行字。它们从上到下依次排列开,字体看上去很奇怪,我伸着脑袋瞅了瞅,一个也不认识。

“这好像梵语。”胡小易自言自语道,“这一定跟佛有关系啊。”

“这玩意儿是干啥的?”

胡小易指着那几个字说:“会不会是佛咒呢?”

“佛咒?这里的人还信佛?”

“佛咒一般都是用来封压妖魔鬼怪的。在地下出现这样的东西……”

“你是说这门的后面有妖魔鬼怪?”我揶揄道。

胡小易皱了皱眉头:“我只是猜测,反正里面关的不是什么好东西。”

“那我们还要不要打开它?”

“开!”胡小易说的很坚决。

我心想,要是不打开,我们一晚上又甭想睡个安稳觉了。

“我们先爬上去,从上面松动铁链,等门开了,看看情况再做打算。”

“目前只能这样了。”

接着,我和胡小易又爬了上去,然后松动铁链,只见铁链猛地一缩,“哗啦”一声就垂了下去,接着井下传来“砰”的一声闷响。

我知道,铁门已经被打开了。

我和胡小易都没出声,只是用手电照着井下,屏住呼吸,听着里面的动静。原本,我以为会从里面跳出个什么东西来,冲我们张牙舞爪、厉声咆哮。可是,足足过了十几秒以后,下面依然是死一般的沉静。

我松了口气说:“胡小易,这下面的妖怪早就饿死了吧?”

胡小易说:“饿不死,今天也得把它给收拾了,走,咱下去看看。”

于是我们又顺着铁链爬了下去。到了地洞里的时候,我发现,铁门的确是被打开了,一条更加幽深的洞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

我正要往里走,胡小易一把抓住我说:“慢着,等会儿,现在里面的空气不好,会窒息的。”

*我们又坐在洞口,等了十几分钟,然后才悄悄地往里走。

就在我们走进去一段距离之后,我发现在这条洞的一侧竟然出现了一个岔洞,那岔洞比我们走的这条稍微小一些,手电打进去,只见这洞延伸进去七八米就转了弯,不知通到什么地方。

我和胡小易没有停留,继续沿着这条洞往前走。接下来,差不多,每走七八米远就会出现一个岔洞,这些岔洞分布在主洞的两侧,越走我越感觉自己就好像走在了一条大蜈蚣的肚子里。

当我们路过十几个岔洞以后,胡小易突然停住了脚步,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咋的了?”我问他。

“这里的每一条岔洞应该是连着一户人家的。”

我一想,是这么回事,我们的头顶上就是村庄啊。

“我们选一个看看。”我提议。

胡小易径直走进他身边的一个岔洞,结果刚走进去三四米远的时候,就出现了一个转弯,转过这个弯以后,我们的眼前竟然出现了向上的通道,我们靠近一看,这里竟然也是一口井!*我和胡小易退回来,我说:“这跟地道战似的,每家每户都都挖地洞,哎,这里不会就是打鬼子时候挖的吧?”

胡小易摇摇头:“我看不像,这里面都是用石块精心砌成的,结构很简单,入口太多,没有任何防范措施,根本不适合作战。”

我想也是,这到处都是入口,指不定鬼子啥时候就钻进来了。

“我说,那你觉得这是干啥用的?”

“我已经说过了,这应是为了封住某种东西而建造的,看来这个东西已经影响到了每家每户。”

“那这里啥也没有啊,连个鬼毛都没看到,封的啥玩意儿啊?”

胡小易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他继续往前走,我想他也在找这个问题的答案。

就在我们刚走出去十几米远的时候,耳边突然就传来一阵幽怨的哭声,这声音在狭窄的洞子里回荡了好几秒,才消失。

我麻木地站在原处,四处照着,原本我以为那个恐怖的答案很快就会跳到我们面前,可是我们的周围还是空空如也。

就在我们紧张地观察周围的时候,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这一次好像有个声音沙哑的人在“嘿嘿”地笑,笑的凄惨而阴森,我有一种预感,那东西似乎是在嘲笑我们。

“谁?”胡小易大喊了一声。

“别装神弄鬼了,真鬼老子都不怕?还怕你吗?”我附和着,以便提高我们的士气。

胡小易白了我一眼,小声说:“别光喊,捡块石头拿着。”

这时候我才意识这个,立刻捡起地上的两块拳头大的石块,自己握一块,扔给胡小易一块。

我感觉那声音就在耳边,可令人恐惑的是,照遍了所有的角落,竟然什么也没发现。最后,胡小易突然趴了下来,他把耳朵紧贴地面,专心听着。

不一会儿胡小易突然就从地上弹了起来,他指着地面大惊道:“在下面!在下面!”

看到胡小易的举动,我猛地往后一退,紧盯着他手指的地方,仿佛那里就是魔洞的入口。

“下面?”我咽了口吐沫,紧紧地握了握手中的石块。

“声音绝对是从下面传来的。”

“你这耳朵也够灵敏的,这下面还能存活着什么东西吗?”

正说着,胡小易就开始在仔细查看地面了。

过了一会儿,他蹲下来,慢慢清理着地面上的青苔和碎石块。

我想,这家伙不会是想掘地三尺吧?要是挖财宝还值得,要是掘出个难以对付的怪物,这不自掘坟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