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 黄花大闺女

胡小易道:“这样的东西,都有灵性,方才那只邪龙见识了这斩龙匕的威力,想必肯定不敢再出来了。这斩龙匕,本是龙族传下来的东西。说不定,以前龙族的人还用这匕首,在这里斩杀过这些邪龙。”

我一想,胡小易这次吹牛皮,还真不是瞎吹。说不定,这些邪龙还真见识过这斩龙匕的威力,现在真的就怕了。

我们立刻跑过去查看,结果那些邪龙都不见了踪影。另外,我发现这边洞壁上的三个铁锥都被取了下来。见此,我们立刻把它们堵了上去。

继续前行,我们发现这个洞道其实的呈螺旋上升状的,越走,身处的位置也就越高,而且洞的弧度也越来越大。

、这样的洞窟,不可能是自然形成的。但是,洞窟的年代实在是太过久远,除了洞壁上的那些蛇,根本看不出人工雕凿的痕迹。

估摸着又向上走了三四十米,终于走到了这条洞道的尽头。

在尽头,有一块巨石,石头上刻着一条黑甲巨头的盘蛇。盘蛇的头朝向里侧的洞壁。

我们走到巨石的后面,想看一看有没有入口。而且,我们揣测,这里必然藏着一处更令人惊奇的空间的。可是,巨石的后面,依然是石壁,我们仔细检查了一番,也没发现什么机关暗道之类的东西。

难道我们想错了?这条洞就是整个龙啸谷龙族迷迹的全部?

实在没辙,我们又绕到巨石的前方,看看能不能在那蛇的身上看出点儿门道来。

胡小易顺着蛇的目光,望向内侧的洞壁,但内侧也没有入口。

胡小易用匕首在石壁上划了一下,一些石粉碎末落了下来。

胡小易道:“这石壁是假的。”

“假的?”我和三和尚凑过去,仔细一瞧。结果,还真是。只见这里的石壁,有一片看上去颜色有点儿发白,给人的感觉还有些粗糙、松软。

胡小易继续在上面划了几下,他用的力很小,但是划痕很深,声音发钝。这里好像是水泥砌成的。

胡小易说:“是水泥的,一种特殊的水泥。制造的时候,被加入了一些特殊的物质,干燥后,样子跟石头差不多。”

随即,他开始拨开表面的那片水泥,结果发现,里面是用石块垒砌堵住的。

三和尚道:“看来,我们真是来晚了。不知道还有没有剩饭。”

胡小易道:“剩饭给你留着呢,要不,人家就不会费尽心机,把这入口个堵住了。”

我一听,有道理。

胡小易用匕首敲动着石块。

三和尚嫌麻烦,一脚踹过去,石墙就向里面倒了下去。一个一米多高的洞口显现了出来。

胡小易一惊,赶忙闪身。

三和尚咧嘴笑道:“用得着那么麻烦吗?”

我也为三和尚的行为捏了一把汗。在没弄清里面是什么东西之前,他一脚下去,的确是欠考虑。

三和尚见我和胡小易的反应,立马就乐了:“我不信这里面还埋着一颗炸弹!”

胡小易道:“这还真说不定。看这水泥墙,应该是鬼子当年的鬼子留下的。他们得不到的东西,肯定不会轻易留给我们。放一颗炸弹,倒是真符合鬼子的本性。”

被胡小易这么一说,我直感到脊背有些发凉,要真是这样,三和尚的鲁莽早把我们的命个送了!

手电照进去,里面是一条稍微向上延伸的洞道。令我们顿生寒意的是,洞道里竟然匍匐着一条几米长,水桶粗的黑蛇!

沉静了一会儿,那蛇依然是一不动,就跟死了差不多。

三和尚拿着匕首,慢慢地靠了过去。走到跟前,仔细照了照那蛇头,立刻骂道:“吓死老子了,是死的。”

我和胡小易走进去,看到蛇的头部已经腐烂殆尽,蛇皮已经干燥萎缩。最奇怪的是蛇的肚子,竟然是一节一节的。每一节,都像是裹着一个人!

胡小易蹲下身子,用斩龙匕小心翼翼地把蛇皮划开,结果里面真的就包裹着一具白骨。这具白骨的手脚都被捆着,看来是活生生被吞下去的。从肩胛骨窄,盆骨宽的特点来看,应该是一名一米六五左右的女性。接着胡小易又划开了其他的地方,结果总共发现六具骨架,而且都是女性!

看到这样的令人不寒而栗的场景,我们一时都失语了。

胡小易翻动了几下蛇皮,突然道:“这些人,不是被蛇吞下去的。”

“那它们怎么在蛇的肚子里?”

“蛇吞食大这么大的食物,最多只吞一个。它不可能一下吞下这么多人。另外,这些尸骨,只有两具在蛇的胃里,其他的都不在胃里。”

说着,胡小易翻开蛇肚皮,“你们看,蛇皮下面有被逢合的痕迹,这说明是有人把蛇开膛坡肚后,硬把人塞进去的。”

我与三和尚凑上去一看,果然如此,每一具尸体下,都有半米长的刀口,上面似乎有两排麻线逢合的痕迹。见此,这才把胸中的一口诡异之气吐出来。

胡小易叹口气道:“里面的这些,可都是黄花大闺女啊。鬼子真是太他娘的没人性了。”

三和尚道:“你怎么知道这是鬼子干的。这说不定是古代龙族人的一种祭祀方式呢。”

胡小易说:“从尸骨的腐烂程度来看,绝对是二战时期,鬼子的杰作。如果不是鬼子的干的,他们进来的时候,早就把这东西处理了。”

胡小易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他好像意识到了什么。

我把他的那个疑问讲了出来:“鬼子吃饱了撑得吗?非得弄这么个东西?要说吓唬人,对一般人来说,是有效果的。但是对于那些能摸到这里来的人,这也太小儿科了吧?”

胡小易警觉地向后退了两步:“这东西一定问题,我们不该碰的!”

三和尚又朝那蛇皮上踢了一脚,然后不屑道:“啥问题?我不信就这么一张烂蛇皮,几具骷髅还能翻了天不成?”

我看周围也没什么动静,于是就对胡小易道:“三和尚说的也有些道理,我看我们是多虑了吧?”

胡小易一时也说不清,但不得不承认的是,他对于危险的感觉,是在我们之上的。

三和尚沿着石阶继续往上走,胡小易也没有阻拦,我知道三和尚是属于不到黄河不死心的那种,遇事儿谁也拦不住。

我和胡小易跟了上去。

走了十几级台阶之后,我忽然感觉有些阴冷起来。进入洞中的时间也不短了,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才有这种感觉。

三和尚在前面走的很快,不一会儿,他就与我们拉开了五六米的距离。胡小易并不急于跟上去,他只是让自己的眼睛随着手中的手电光,在这条洞道里四处移动着。

走着走着,胡小易忽然停了下来。

“怎么了?”我倚住洞壁,轻声问他。

“你听声音。”他也悄声说道。

我仔细听了听,只有一种声音啊,那是三和尚向上走的脚步声。

“只有三和尚的脚步声啊。”

胡小易贴住洞壁道:“这声音是从哪里传来的?”

我刚要说是从前面传来的,可是我感觉身后,也有一个类似的声音!

我和胡小易不由自主地向下望去,只见后面的洞道里空荡荡的,我们没发现任何东西。再看三和尚,他正不紧不慢地继续前行着,他的脚步声越来越小,而我们身后这个声音却越来越清晰起来。

“这会不会是回音?”我自语道。

“如果是回音,就会跟三和尚的步调一致。”胡小易反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