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蛇裂

那个女人的脑袋歪在他头的一侧,头发一直垂到他的胸前,更为可怖的是那个女人也长着一张与陈文馨一模一样的脸!

而胡小易似乎并没有觉察到这一点,他弯着腰,喘着气,看上去无比的疲累。

三和尚大喊一声:“胡小易,你别动!”

胡小易愣在了原地,奇怪道:“咋的了?我有啥问题吗?”

三和尚道:“你的问题可大了,你后面背的是什么?”

胡小易一怔,立刻意识到了什么,他转过头,与那女人对视了一下,然后身子怵然一抖,只见那个女人立刻从他背上滑落下去,没入了黑暗之中!

胡小易立刻照向自己的身后,结果什么也没有。

我急忙望向身边的那个女人,她也不见了!

随即,我和三和尚立刻向那个奇怪的大球中望去,发现那个长得像陈文馨的女人早没了影儿。

胡小易走过来,看着我们惊惶不安的样子道:“你们看到了什么?”

我说:“我看到了三个陈文馨。”

“三个陈文馨?咱们一人一个?”胡小易不屑地瞅着我们。

三和尚道:“难道我们两个同时看花眼了?这到底是他娘的什么鬼地方?怎么这么多的怪事儿?”

这时候,胡小易才相信我们说的话。

我急问道:“胡小易,你见多识广,知不知道这到那底是人是鬼?”

胡小易想了想,然后冷笑一声:“这些东西,既不是人,也不是鬼,更不是妖怪。”

“那一定是兽了。”我随口道。

“也不是兽。”胡小易立刻否定道。

“那是什么新物种?”三和尚也无比的惊奇。

胡小易深深地吸了几口气,然后道:“方才进洞的时候,我们是不是见到了一条蛇皮,并从里面找到了六具白骨?”

“对啊,这和白骨有什么关系?”三和尚道。

胡小易接着道:“裹在蛇皮里的六具尸骨,是日本人留下的。日本人之所以留下那些东西,是想在这里下一个邪咒。”

“六具尸骨,能下什么邪咒?难道还要弄出六个白骨精来?”我不解道。

三和尚骂道:“白骨精,要是真能遇上六个白骨精,都交给老子了,我给他来个先奸后杀!”

胡小易笑道:“三和尚,就怕你奸完了,就没力气去杀了。告诉你们,日本人设下的这个邪咒,叫做六骨蛇女咒。这是利用蛇的阴气,包裹住那六具尸骨的怨气,如果有谁进到这里,打开蛇皮,就算是把这个六具尸骨的怨气放出来了。”

我一听,惊然道:“我们不该动那蛇皮的!”

“问题不在我们,当我们进来的时候,我发现那蛇皮已经被动过了。”

顿了一下,胡小易接着说:当年,日本人缝合蛇皮的时候,用的是洞冥草编织成的线绳。洞冥草是传说中的鬼草,据说用这种草做成灯芯点灯,能照见鬼。

用这种草编织成的衣服,给死人穿上,就能把这个的灵魂给捆缚住。用这东西缝合那张蛇皮,就能保藏住死者的怨气,并且能够借助蛇的阴气,使得里面的怨气越来越大。

当我们查看的时候,却发现那蛇皮是用一般的线缝合的,原来的洞冥草线已经被割断了。这说明,有人来过这里,打开过那东西,然后又匆匆缝合上了。”

三和尚问道:“打开那东西的人能怎样?”

“在日本的鬼怪中,有个很出名女鬼,叫骨女,你们应该听说过。”胡小易把《百鬼夜行》都扯出来了。

我和三和尚点点头。

胡小易接着说:“相传,有个叫十郎的人,因为受不了家庭的贫苦,与妻子离婚,然后娶了富家的女子为妻。多年以后,十郎厌倦了富家的无趣的生活,非常想念自己原来的妻子,于是他毅然离开这个家庭,回到他自己的居住的地方。

那天晚上,他回到家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妻子正在破旧的屋子里缝补着衣服,等待着他的到来。

两人相见之后,妻子不但没有责备他,反而一如既往地体贴他。但是天亮之后,他发现自己身边躺着的不是自己的妻子,而是一对白骨。

那人猛然番醒,跑到屋外,发现自己的房屋早就坍塌殆尽,荒草丛生。

这种死后,把怨气存积到白骨上的女子就是骨女。

相传由于骨女怨气不散,她始终想着回到人间,为自己报仇雪恨。于是就借助普通女子的身体,与男人交欢,吸收男人的阳气,当吸了足够的阳气之后,她就会找一张人皮,披在自己的白骨之上,获得一种重生。

骨女的怨气一旦被释放出来,接触到的人,就会遭到邪气的侵袭。症状就是,感觉自己身体的骨头都没了!再也站不起来,只能瘫在地上等死。”

我诧然道:“你是说日本人是在这里造鬼!”

“对,日本是在造鬼。”

三和尚疑惑道:“你不是说刚才见到的那些那些东西,不是鬼吗?”

“刚才见到的那些东西,绝对不是鬼。关于骨女故事,只是一些传说,她们不可能真的就弄一张人皮来披上。如果我猜测的没错,方才的那些东西,应该是被邪侵了的蛇裂女!”

我和三和尚都无语了,骨女的问题还没解决,怎么又弄出来一个蛇裂女。

“蛇裂女跟美人鱼非常的相似,美人鱼也叫鲛人,鲛人的‘鲛’与蛟龙的‘蛟’的意义实际上是相通的。

蛟龙为阳,鲛人为阴。传说中的鲛人与蛇裂女其实是古代的同一支脉。只是生活在水中的为鲛人,或者叫美人鱼;生活在山洞中的为蛇裂女,或者叫美女蛇。但它们都属于蛇龙族生物。

蛇裂女,在古籍中多有记载。这种东西蛇身人首,前生两爪,一般都藏在崖洞之中,喜欢阴暗的环境,平时以蛇鼠为食。至于这种东西吃不吃人,那就不清楚了。”

听了胡小易的解释,我总算是明白了一些。不过,我立刻就抛出了心中最大的迷惑:“为什么这些蛇裂女长得跟陈文馨一个模样?”

胡小易想说什么,但又停住了。

我追问问道:“有话你赶紧说啊。”

胡小易这才道:“这蛇裂女有一种非常特殊的本领,就是能对人进行催眠,让你看到一个自己熟悉的人的面貌,以此达到迷惑人的目的。这跟传说中的美女蛇色诱男人是一个道理。”

说完这些,我们才看仔细观察了一下这里的环境。

我发现,这里是一个圆筒状的空间,直径有十米左右。中央安放着的是快两米见方的青石台。此外,在这个空间的四面八方,还安放着一些一米多高的方形石台,石台上放着一些古灯、香炉之类的物件。

这里的一些洞壁,已经被打磨的非常的光滑,上面刻画着一些奇怪的图案。由于图案没有上色,看的并不是很清晰。

另外,还有四个巨大的、怪异的球体,随意地摆放着这个空间里。这些球体之上,都有一个能钻进成人的圆洞。

一开始的时候,我们以为方才见到的那些东西一定是藏进了我们没查看过的球体之中。于是,立刻就把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到了上面。

胡小易沉声道:“我们过去看看,都小心点儿。”

于是我们都把家伙拿在手上,朝着距离我们最近的一个圆球靠过去。

胡小易走在最前面,到了跟前,他把手电光小心翼翼地打进去,朝里瞅了瞅,就没有了反应。

我和三和尚凑上去一看,里面空荡荡的。

随即我们又查看了接下来的第两个球体,结果里面什么也没有。

当我们靠近第四个球体的时候,立刻就发现这个球体之上赫然写两个黑红色的字:“有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