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 婴

看到这个时候,我们都在那个大球旁停了下来。

那两个字似乎是用白板笔写上去的,看上去还很新鲜。

在这个球上写这么一个字,到底是啥意思呢?难道是来到这里的那些人把方才的那些蛇裂女当成了鬼?难道刚才的那些蛇裂女都钻到这个球里去了?那人为什么要写出来呢?为了警告后来的人不要动这个球?

百思不得其解之际,那个球中忽然传出了一声呻吟。

听到这个,我们大气儿都不敢喘息了。

僵持之际,胡小易第一靠了过去,就在他把灯光打进去的时候,突然有个黑影“嗖”地一声蹿了出来,接着就落在了距离球体三四米远的地方。

一阵心悸之后,我们把手电打过去。

只见一个裸体的男人正趴在地上!那人头朝下,根本就看不出他的面貌。

说这个是个人,但他的身体非常的奇怪,给人的感觉就是这个人身上没有骨头,那只是一张厚厚的人皮而已!不过,那张人皮腹部的两侧鼓鼓囊囊的,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蠕动着。

胡小易并没有立刻去关注那张诡异的人皮,而是继续把手电照向那个巨大球的里面。当他把目光投进去的时候,我看到他的两眼立刻就瞪得滚圆!

我和三和尚试探着看了一眼,结果发现里面竟然堆砌着七八具这种怪异的尸体!

它们赤裸着,杂乱无章地堆砌在里面,浑身泛着一种淡黄色的光,就如同屠宰房的仓库里放着的家畜的肉。不过,令人不解的是,这个球体里面除了有一股腥味儿之外,并没有其他的异味!

虽然如此,我的胃里还是一阵翻江倒海,干呕了几下,差点就把苦胆给吐出来。

胡小易慢慢地凑到地上的张人皮边上,拿着匕首就想要给那人皮开一道口子。

我立马止住他,然后道:“这是一具男尸,不可能怀孕的。这尸体里的东西,还指不定是什么,你可得想好了。”

胡小易从来都是做事不计后果的货色,他没有听我的劝阻,一刀下去,就把尸体的腹部划开了。

瞬间一股黄色人的液体喷涌出来,接着一个拳头大小的婴儿的头,就露了出来!

显然胡小易也没预料到这些,他也惊傻在了原地。

只见那个婴儿颤抖着,蠕动着,就开始慢慢地向外爬。爬了一阵子,可是当这个婴孩的脖子已经伸出来三十多公分的时候,还没有停止往外伸展!

胡小易惊然道:“这……这他娘的是蛇婴!是蛇裂女把卵产在了这些人的身体中!”

瞬间,那个蛇婴已经爬了出来。仔细看去,其实蛇婴的面容与一般婴儿的面容还是有不少区别的。

蛇婴的头有点方正,眼睛凹陷,嘴巴前突,有两个类似于奶牙的牙齿露在外面。总体长度不到四十公分,身上有一层很小的鱼鳞一样的甲片。

不一会儿,从那尸体的腹部竟然爬出来五只蛇婴!它们就像是被捉岸边的黑鱼一样,在那种淡黄色的液体里扭动着。

缓过神来的时候,三和尚颤声道:“胡小易,你作孽啊,要是这些东西的娘知道是你让它们早产的,可饶不了你!”

三和尚的话音刚落,就听头顶上传来一阵“吱吱吱”的叫声。

我们立刻把手电光打上去,令人毛骨悚然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七八米高的洞顶有十几个大洞,其中的一些大洞里正垂落下一簇簇长长的头发。那些头发就如同从岩洞里直接长出来的一般般,低低地垂下来。

在那些头发之中,能隐隐看到一张张的脸,那些脸在长发中若隐若现,同时还闪烁着点点诡异的磷光!

每一张脸上,都有一对空洞的眼睛!看得出,它们正盯着我们三个!原来,这些东西都爬到上面去了!

不出所料,胡小易又一次捅了大篓子!

当我再一次看到那种眼神的时候,自己的灵魄仿佛在一瞬间就被它吸引住了……我想离开他,但是我觉得那些眼睛似乎充斥着难以抗拒的魔力,无论我怎样挣扎,都无法摆脱。

瞬间,我已经失去了语言表的能力,残存的理性让我下意识地推了胡小易一把。

胡小易看了看我,然后把目光移了上面,顿时,也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随即,他拉着我和三和尚踉踉跄跄地离开洞中央,退到了洞壁旁。

“闭上眼睛!别看那些东西!”胡小易沉声说着,把自己的头埋下去。

我闭上眼睛,可是眼前的黑暗中依然在蠕动着,仿佛这种黑暗是由无数双空洞的眼睛组成的,我感觉自己已经被那些诡异的眼睛淹没了!

“蹲下来,先好好休息一会儿。”胡小易喘着粗气,把我的肩膀慢慢向下按去。

我贴着石壁,一下子就瘫软地坐了下去,然后用双手捂住了眼睛。

之前,我们听到过令人发疯的声音,而遇到这种令人发疯的眼睛,还是头一次!

我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并且感到脑袋有些发蒙。我知道,自己已经中招了。这次我信了,原来,眼睛真的能杀人!

“你们没事吧?”我问他们道。

“我们没事。”胡小易道,“你不必担心,这只是一时的反应,过一会儿,就没事了。”

我的心情稍微放松了一些,如果我们三个都出现了这种反应,那该如何是好?

三和尚骂道:“我只是多看一眼,就感觉脑袋发晕,还想吐!现在,两腿都不听使唤了!”

胡小易道:“方才我与那蛇裂女对视了一眼,就察觉到它的目光中充斥着阴郁的凶煞之气。所以,这足以证明这里的蛇裂女是被日本人留下的骨女咒邪侵了。以至于,它们变得不是兽,不是妖,不是鬼,更不是人。”

三和尚道:“你是说蛇裂女被骨女邪侵之后,本事的见长了。”

“是见长了。”胡小易接着说,“蛇裂女捕猎的方式非常特别,它们会用眼睛迷糊,甚至催眠猎物,然后再下手。

据说,骨女在找到身体的寄托之后,所有的怨气都会隐藏在眼睛里,她们可以用眼睛来吸收活人的精魂,让人的意识丧失。

所以,当蛇裂女被邪侵之后,它的这种涉猎方式,更进一步得到到了加强。如果人长期注视它们的眼睛,就会产生一种眩晕的不适感觉,不久就会浑身瘫软,甚至是昏迷过去。所以,在五分钟之内,我们是无法移动的!”

“我靠,这蛇裂女也太毒了,看它一眼就要人命!”三和尚说着,紧张地往上照了照,这时候我发现那些蛇裂女正从上面的石洞里,挥舞着两只爪子,慢慢探下来!

它们的身子竟然变长了!

胡小易说:“方才的时候,这些蛇裂女是把自己的身体包裹在了蛇皮之中,故意伪装成人的模样,它们的身体展开以后,和蛇差不多。”

“它们这是想干什么?”

我心急如焚,此时想逃出去,可是两腿根本就没有一丝的知觉!

“关掉手电,别出声!”胡小易道。

关掉手电后,再向上望去,只见头顶的黑暗中,晃动着一对对小灯泡一样的眼睛!它们在洞顶盘旋游动着,慢慢地向着地面扑来。

不多时,一只蛇裂女沿着石壁爬到了地面上,然后就爬向了地面上的那具死尸。

我知道,它一定是发现了地面上的那些蛇婴!

随着蛇裂女的靠近,我听到那些蛇婴竟然“嘤嘤”地叫起来,虽然不如婴儿的哭叫声大,但是与人类婴儿的叫声极为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