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二章 穴

听到这种叫声,上面的蛇裂女立刻炸开了锅,它们立刻晃动着脑袋,纷纷沿着洞壁爬下了来!

胡小易见状,立马把手电打开,滚到了我们对面的石壁,这样一来,就可以转移蛇裂女的一些视线。

借着灯光,我看到最先下来的那只蛇裂女,用爪子抓起地上的蛇婴,重新塞进了那具尸体的腹中。

然后它抱起那具尸体,爬到那个大球旁,把尸体重新放了进去!

当所有的蛇裂女下到山洞之后,她们就在山洞的中央聚集在一起,向外昂着头。乍看上去,就如同是一棵诡异的植物长在了山洞之中。

正当我们惊讶无比的时候,所有的蛇裂女忽然高声号叫起来,那声音有就如同女鬼的哭号声,凄厉无比,令人感觉阴寒阵阵!

三和尚颤声道:“咋了这是,是不是因为我们把它们的孩子给弄出来了,伤心痛哭呢?”

胡小易道:“你们听,有东西过来了。”

我仔细听了听,除了这种诡异的叫声之外,似乎还有一种沙沙的声音夹杂在其中。而且,这种声音是越来越大,由此判断应该是某种东西向这里靠过来!

不久,我们终于看到了这种沙沙声的声源,那是蛇群爬行的声音!

借着不远处的手电光,我们发先无数条的蛇正从头顶、洞壁、脚下的石缝里钻出来!

不出几分钟,整个洞窟里已经看不到石面了,满眼都是闪着磷光,四处游动的蛇!就连我们的身上,也都被蛇覆盖住了!

我们三个人大气儿不敢出地坐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

我似乎明白了什么,原来,在藏龙沟发现的蛇都跑到这里来了。我想,蛇之所以到这里来,一定跟蛇裂女有关系。方才蛇裂女发出诡异的叫声,并不是因为悲痛,而是在召唤这些蛇,让它们聚集而来!

突然间,蛇裂女的叫声嘎然而止了!与此同时,洞中的蛇群可停住了游动,就仿佛是在一瞬间被冻僵住了。

正当我们奇怪之时,只见洞中的蛇裂女向四面八方,慢慢地俯下身体,然后张开了大口!当它们张开大口的时候,我才发现,它们的面目一点儿都不像是人!它们呲着尖牙的大口,几乎占据了整张脸!咋一看,那就是一个长了牙的粗管子!

还没等们的脑袋转过弯儿来,只见蛇群又开始游动起来。它们争迅速后地游向洞窟中央的蛇裂女,然后又争先恐后地钻进了它们的大口中!

瞬间,那些蛇裂女的嘴里发出了“唰唰唰”的响动,如同是吮吸面条儿一样,听得我的头皮直发麻!

我靠,原来这些蛇竟然是蛇裂女召唤来的食物!

这真是饭来张口啊,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我们三个人彻底被惊傻了,竟然忘记了逃走!

不出五分钟,洞中的蛇群竟然全都钻进了蛇裂女的肚子里。而后,那些蛇裂女的身体比原来胀大了两三倍还多。

三和尚颤声道:“瞅准机会……赶紧溜吧。那些鬼物吃了这么多蛇,也不差个我们三个!”

可是,一切都晚了。

蛇裂女似乎早就发现了我们,随后它们开始在整个洞中游动,不出几分钟,四五只蛇裂女,高高地昂着头,聚集到了我们的面前,就如同扎起了一排栅栏,把我们三个围了起来!

我心道,胡小易,这可是你捅的篓子,看你怎么收场!

胡小易沉声道:“只要它们不伤害我们,我们决不能先动手!”

“现在我们没有发言权了吧?”我苦笑道。

三和尚没有答话,我听他正“嘤嘤嗡嗡”地念经保平安呢!

我说:“三和尚,这会子你想起菩萨来了,晚了!”

实际上,真的晚了。

我只感觉“呼”的一阵风过,头顶上的两对淡绿色的蛇眼,划出两道亮光,猛然砸落了下来,扑向了三和尚!接着,我感觉三和尚就像是腾云驾雾一般,飞升了起来!

我知道,这是蛇裂女,用爪子把三和尚抱了起来!这一次,三和尚可真要个那些蛇裂女当姑爷去了!

三和尚念经的声音依然没有停止,声音也越来越大起来,我没想到他竟然这么淡定!

下一个被缠抱上去的胡小易。胡小易没有做任何挣扎,也许,他知道这种情况下,挣扎的话,只会死的更快。

第三个,轮到了我。虽然心里极度恐惧,可我也没有失声大叫。在他们俩面前,我也不能落下风,让他们拿住笑柄。

就在我被蛇裂女紧紧地缠抱着,向着洞顶的石窟中爬行的时候,我忽然发现地面上堆积着尸体的大球中,突然有个黑影蹿了出来,然后他以极快的速度,穿过下面的那片手电光,迅速向着出口逃去!

这时候我才明白,大球中的那些尸体下,实际上是藏着一个人的!只不过,我们没有想到罢了!

再说了,谁会想到那些令人恶心的尸体下会藏着一个人呢?可是,对方偏偏就出看了这么一张牌,逃过了我们的搜寻,也避开了蛇裂女的侵袭!

朦胧中,我觉得那个人的身影非常的熟悉。那是一个男人,身材有些矮胖。怎么想,都跟外面的郭振山有些相似。不过,郭振山是不可能在我们之前进来的啊!

还没来得及多想,蛇裂女已经把我卷进了上面的洞中。

上面的洞道中一片漆黑,阴湿至极!随即,我闻到一股股令人作呕的腥气,感觉身边疾风阵阵扫过,一条条的蛇裂女来回穿梭着,诡叫着。它们身上的鳞片偶尔蹭到的皮肤,我觉得就像是被刀刮了一样,剧痛无比。

此时,我依然没有做出任何挣扎,因为我知道,当蛇缠住某个东西的时候,这个东西越是挣扎,蛇就会缠得越紧,这是蛇捕食的天性。蛇裂女跟蛇是一个祖宗,我想它们也肯定懂得这一点。

爬到了一段距离,这个这蛇裂女忽然停住了,然后猛地一松爪子,我身子一沉,跌了个跟头,立刻就滑落进了进了一个非常奇怪的空间里,这个空间里,就像是涂满了胶水一般,到处是湿乎乎的粘液!

我从背包里摸出一把备用的小手电,打开之后,我发现这个空间似乎是卵圆形的,石壁上横七竖八地拉扯着许多网幕般的粘液,而地面上的粘液,已经没过了我的小腿。

我感觉自己就像是掉进了一个巨大的鸡蛋中!想站起来,试了三次,结果摔了三个大跟头,差点儿把门牙给磕下来。

我捂着肘关节,揉搓着膝盖,再也不敢尝试。

趴在那种粘液中,我感觉身下好像有石头木棍之列的东西。于是伸手下去捞,结果,捞上拉却是一些骨头。也分不清是那人骨还是兽骨。

这他娘的到底是什么地方?难道是蛇裂女的食物储存仓库?

可是,为什么胡小易和三和尚没被放进这里?难道他们被蛇裂女提前享用了?或者,我们享受的是单号待遇?

思索之际,头顶上忽然“哗啦”一声,滴落下一大滩的粘液。我一抬脸,粘液正好打在的脸上。

我感觉就如同挨了一巴掌一般,刚要冲上面骂,只见一簇黑乎乎的头发垂了下来。我知道,这肯定是蛇裂女钻进来了!

我急忙照着四周,看有没有出去的地方。结果,我发现这真就是一个蛋形的空间,只有上面一个出口。

当我再一次把手电光打上去的时候,蛇裂女已经把头探到了我的头顶上,那长长的头发,一直就垂落到的我眼前。

我暗暗地把手伸进背包,把匕首拿出来握在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