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章 蛇机

另外,我们还考虑到了一点,那就是下面的郭振山。如果他真的有问题,那么他是不会轻易让我们出去的。所以,如果能在上面出去,那是最佳的选择。

沿着弯曲的洞道,我们一直往上爬着。大约爬行了十几米之后,我们来到了一个更为宽阔的空间里。

四处一照,这是一个天然的椭圆形的洞穴,粗看足有四五百个平方。而且,这个洞穴的周围,有七八个小洞。

站在里面,我感觉还有风透进来。走了几步,仔细一瞧,一个两米多高,一米多宽的石缝。走到石缝边,往外一瞧,一片黑暗。我以为那里面一个更大的空间,刚要试探着进去看看。

胡小易的手电光打了过来,他大喊一声:“别动!”

我立刻就收住了脚。

胡小易走过来,往里照了照,我发现里面的这个空间实在是太大了,我竟然没望到边际!

“这么大啊?”我叹道。

胡小易忍不住笑了:“你看到的是宇宙,能不大吗?”

我抬头一看:“他奶奶的,上面有星星!这是悬崖上的一个裂缝!”

胡小易走到跟前,往下照了照了,我低头一看,发现下面一片混沌,估摸着这悬崖至少有两百多米高。我们的绳索,太短了,这种高度,基本用不上。

“你们俩过来,这里有情况。”三和尚在里面喊道。

我和胡小易这才回头走过去。

三和尚正站在一个小洞的洞口,往里照着。

走到跟前,三和尚说:“你们看看,里面这是一些什么东西?”

往里一瞧,我发现这个小洞并不是很深,但里面的洞壁和地面上,都铺贴满了红艳的蛇皮!另外,这个洞的中央,还有一个圆形的石台,石台高约两米,台子上放着一个蒲团。看那蒲团的样子,也是用蛇皮编制而成的。

胡小易道:“用蛇皮来装修,挺有创意啊!”

三和尚道:“我不是让你们来看这个,你没觉得这洞有些奇怪?”

“什么奇怪?这还不够奇怪?”

三和尚有些着急,他干脆走进去,指着墙面上的一处蛇皮道:“你看看这里,这些蛇皮的纹路组成了一个图案,这个图案是什么?”

我和胡小易仔细一瞧,哎呀,这个图案好像两个字:“张是”!

我瞠目结舌道:“这……这是一种巧合吧?”

胡小易看了看那两个字,然后又看了看我:“你跟这里到底有什么关系?”

我迷惑道:“一百杆子都打不着的关系啊,我从来都没来过这里啊。会不会是重名的,来的时候,故意刻上去的?”

三和尚摇摇头:“你看这里!”说着,他又指了指另一个位置。那里也有几个蛇纹组成的字:“胡小易”!

我说:“胡小易,你的名字也在这里,你跟这里有什么关系啊?”

胡小易惊疑道:“我跟这里的关系,一千杆子都打不着!比你还远呢!”

三和尚嘿嘿笑了两声:“二位,这就是证据,都别争辩了。你们和这里绝对有关系。你们好好想一想,这蛇皮洞里为什么会出现你们的名字。兴许,这就是我们解决问题的门路。”

胡小易不屑道:“得了,三和尚,要是个陷阱怎么办?”转而,又对我道,“张是,咱再仔细找找,非得把三和尚的名字找出来不可,省的他说风凉话。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嘛。”

随后,我们在蛇皮墙面上仔细搜寻着,虽然最终也没找到三和尚的名字。

在仔细检查那蛇皮墙面的时候,我们发现墙壁上的蛇皮并不是随意贴上去的,这些蛇皮的纹理,组成了许多奇怪的图案,那些图案有的像是道路,有的像是树木,有的像山脉,有的像人,有的像兽……不过,在洞顶的纹理中,我们找到了第三个类似于文字的图案。那两个字好像是:“蛇机”。

看着这两个字,我们都糊涂了。

我看了看三和尚,对胡小易说:“‘蛇机’不会是三和尚的法号吧?”

三和尚推了我一把:“你赶紧拉到吧,还道号呢!”

“你们说的都有道理,这有可能是个称号。你们看,这个名字在这个小洞的洞顶,下面是一个石台,台子上是一个蛇皮的蒲团。”说着,胡小易跳到台子上,盘腿坐下来,“像什么?”

三和尚炸了眨眼:“道士?”

胡小易一怕大腿:“对了,看这摆设,像是一个道士静修的场所,上面的那两个字,有可能是当年那道士的道号。”

我说:“你说的这一点,我赞同。不过,我们的名字怎么会在上面?”

胡小易从石台上跳下来,拿出匕首,在蛇皮上轻轻一点,一块指甲盖大小的蛇鳞就落了下来。

“看到了吗?文字,是可以刻上去的。”

三和尚摸了摸光脑袋说:“在我们之前,有认识你们的人来到了这里,并在墙面上刻下你们的名字。这是为什么?一种暗示?”

胡小易说:“这种解释还算是比较合理的。”

“这个人会是谁呢?”我想,这个人肯定认识或者,、了解我和胡小易。但是,我还真想不到这个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我看了看胡小易。

胡小易摇摇头:“同时认识我们,而且有本事来到这里的人,我还真想不到。”

三和尚说:“我觉得没有必要急着确认这个人的身份,关键是他为什么要留下这个暗示?这个暗示代表着什么?”

我们三个,注视这整间蛇皮洞,思维开始混乱,眼也花了,于是赶紧退出来。

胡小易说:“不急,我们查看一下其他的地方,兴许,就能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

这个空间中,类似的小洞很多。但是,里面的布置,确是完全不同。通过查看,我们发现其他的洞中,并没有用蛇皮来贴壁,里面有的放了一些陶罐,有的是几张朽烂的草席,有的则空空如也。另外,我们还发现了一些类似于发丝朽烂后的痕迹。那发丝很长,按照朽烂的程度,我们推测应该是之前在此处生活的那个人留下的。这足以证明,有人曾经在这个洞穴里居住生活过。

可是,有谁会在这大兴安岭深处的崖洞里居住呢?况且,这里还与下面的蛇穴相联。那蛇裂女跟定是三天两头地来光顾啊。

胡小易解释说:“平常人,肯定不会在这样的地方生活,除非有病。还是我们刚才的所猜测的,这里有可能是古代的道士闭关修行的一个场所。”

另外,胡小易还拿出了其他的证据。他说,你们看这些小的洞穴,实际上是用来藏气的。古代道士修行,重在修气,以气养身。这气,分很多种,比如生气,死气,怨气,仙气等等。*道士在修炼的时候,他们会选择不同的场所,修炼不同类型的气。在查看这些洞穴的时候,我似乎仍然能够感觉到之前存在过的那些气场。

接着,胡小易举了一个例子。他带领我们进入了一个洞穴。他说,这个洞穴,是用来修炼死气的,死气,也叫尸气。道士修行,主张杀灭对身体不利的,阻碍人走向疾病的、衰老的一切气韵,这些气韵就是尸气。

我看了看那个洞穴,的确特别,洞穴之内有三根石柱,每根石柱一米多高,直径二十几公分,上面已经被摩擦的非常光滑。

胡小易说,你们看这些石柱的下面,有一大堆蛇鳞。其实,这些石柱,是给蛇准备的。如果猜测的没错,之前,这里肯定出现过三条蛇裂女,同时缠绕在石柱上的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