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六章 窑崩

结果刚打开炉门,里面就如同塞了个炸弹一样,一声巨响,紧接着就喷出一股强烈的气流,开门的工人一下子就给炸出去五米多远。当场就昏迷不醒了。

再看里面的瓷胎,几乎全都裂成了碎片!

我在厂里工作,见过土窑崩窑炸窑的,却也没见过现代窑炉炸窑的。”

我听后问道:“是不是炉压没控制好?”

孙青说:“设备没有任何问题,另外,有的窑炉炸了,有的好好的,这个我觉得不是窑炉本身的问题。”

“第二件事呢?”

孙青接着讲道:“第二件事,就是制胎的一位老师傅,他在我们那窑厂里工作了四十年了,手艺特别好,他是跟着我爷爷开始干的。

上个月,正为一个客户制着胎的时候,他的手突然就出了问题。按照他的说法,就是他摸着一块瓷泥的时候,突然感觉那泥土一阵发凉,接着那凉气儿就像是钻进了他的手中一般,把他的手给冻僵了。

当然,那时的温度并不低,不可能将他的手给冻住的。我们也觉得那只是他的一种错觉而已。

随后,我们就把老师傅送到医院拍片检查,结果也没发现什么病变。

那师傅休息了一天,为了尽快完成那订单,他又回到了厂子里继续工作。

虽然他坚信自己的手没问题,但是做出来的那个胎,烧出来的那物件,却与我们期望的,相隔十万八千里,客户见了,也是很不满意。

我不敢对他们说,这是我们这里最好的师傅的手工个活儿,那样的话就把招牌给砸了。最后,我又让其他的胎工给重新弄了一个,结果烧制完之后,人家还是不满意。最后,我不得不赔钱,丢买卖。

接下来,厂里的那些胎工的手艺,越来越差起来。现在,那些特殊的大活儿,我们都不敢接了。就靠着机器制胎,维持着运转。

这不,现在机器出的产品,也出了问题,你看看这个。”

说着,孙青就把行李箱打开,从里面取出三个瓷瓶来。

搭眼一看,那是典型的窑白底黑花瓷,可是再仔细看的时候,就会发现这些图案只之间的白隙中,却有一些若隐若现的阴影。那阴影,就是鸡爪子踩上去的一般,很是奇怪。

我说:“你这是土的问题吧?”

孙青摇摇头:“张先生,你我相比,我是烧瓷的行家,是不是土的问题,我自然知道。我可以负责地告诉你,这不是土的问题。要是土的问题,我就去找技术员,而不会千里迢迢来找你了。”

“那你认为这是什么问题?”我瞅了他一眼,问道。

孙青说:“我觉得,我把窑神爷个得罪了!”

我说:“既然这样,你好好地给窑神爷上一贡,不就行了。”

孙青摇摇头:“贡我倒是上了,但是不管用啊。”

我想了想问道:“你这多长时间给窑神上一次贡啊。”

“自从我爹死后,我就没上过,我觉得那……那多麻烦啊,现代企业,谁还管那个啊?”

我说:“你是不栽跟头,不记得土地爷的好啊。”

关于窑神的买卖,我以以前也没做过,其中的很多道道也不是很清楚,于是就拉着小招一起去了临水。

*到了孙青的瓷窑厂,我们发现,这在当地,算是规模比较大的了。光瓷窑车间,就有几十个,工人二三百人。

*出事的车间已经封闭了,到了门票,孙青问:要不要进去。

*小招说:不必了,回去我们准备,准备,晚上再来。

*孙青不解。

*我说晚上做事方便。

*到了孙青安排的地方,一切都交代好之后,他就问*我们,还有没有有要吩咐的。

*小招说,你把祭窑神的东西都准备好,晚上去的时候带去。

*孙青点头说没问题。

*小招说,你知道准备什么吗?孙青一愣,不就是酒肉香烛?

用什么肉?

*什么肉都行啊,要什么,我弄什么!

*小招摇摇头:看来你真是一点儿规矩都不懂。好好问问清楚了,再准备。准备错了,可不行。

*孙青点点头,疑惑地走了。

*孙走后,我就问小招,窑神爷他老人家,还这么挑食?

*小招说,祭窑神,有一样很重要的东西,那就是黑羊,或者黑猪。相传,自古以来,每*逢祭窑神,这样东西,都不能少。

*这还是有说法的?

*关于这个,还有一个传说。据说,在古时候,有个地方突降大雨,眼看着洪水就要来淹没整个村庄了,村民们不知道该往那里逃。

这个时候,村口出现了一只黑山羊。

这只黑山羊冲着村里人咩咩叫,人们觉得这山羊好像是在为人们引路,于是就跟着山羊走。刚出村子,大洪水就吞没了整个村庄。

然后人们就跟着那山羊,来到了一座窑洞里。但是,进洞之后,人们发现黑羊不见了,里面只有一尊黑色的窑神。

这时候人们发现,窑洞里有炭,还有不少进来避难的动物,所以整个村里的人都没有受冷受饿,顺利躲过了那场天灾。

于是,至此以后,人们就利用生活羊去祭祀窑神。

*说完小招又准备好了我们用到的一些家伙。

*孙青请我们简单吃了顿晚饭,接着就把我们拉到了厂里。

到了之后,小招问孙青:“一切都准备好了吗?”

孙青说:“二位真是行家,比我这二窑主强多了。以前,我真没注意这些。你们放心,回去之后,我请了一个烧过五十多年窑的老先生,让他给当参谋,整的这事儿。”

小招满意道:“那自然好。”

到了厂子的那个车间一看,里面有五个窑炉发生了爆炸,地面上全是半生不熟的瓷片。

孙青问:“供桌是不是要摆在这里?”

小招说:“这里哪能行,这个车间处于鬼位之上,祭窑神爷,自然要摆在神位置上。”

孙青点头道:“不知道神位在哪里呢?”

小招说:“窑神属火,自然在离位,离位在南,所以在厂子院内的,南侧供窑神比较合适。”

孙青听后,立刻就去办了。

随后,小招就让我关掉了这个车间的灯,然后她点燃了一盏鬼灯。

我知道,她是想先看一下,这个车间里有没有什么脏东西。

我接过鬼灯说:“这差事就交给我了,坐了一天车,我这腿都快僵住了。”

端着鬼灯,沿着长长的车间,我从东走到西,结果鬼灯没有丝毫的变化。于是,我又捡着里面的空隙,横向走了几次,结果都发现什么没问题。

小招见了,就提醒我说:“到那几个爆炸的窑炉边看看。”

我端着鬼灯走过去,分别查看,结果鬼灯显示一切正常。

回到小招身边,见她愁眉不展,就问道:“你是不是就认定这里面有不干净的东西?”

小招点头道:“对……”

我说:“那孙青都不知道怎么供窑神,是窑神爷发怒,也说不定呢。”

“不,如果只是不供奉窑神爷,窑神爷也不会故意去破坏窑炉的。只有烧窑的,犯了大忌,惹怒了窑神爷,才会出现崩窑的情况。”

我说:“难道那东西见我们来了,趁早溜走了?”

小招冷冷一笑:“咱还没那么大的威慑力。走,我们去请窑神爷,祭完窑神,我们问问他,便一切都明白了。”

出了车间,我们来到了厂房南的祭祀地点。

到了那里一看,孙青和几个人正忙活着,一大桌子祭祀品已经摆好了。

这一桌子,最为醒目的,是桌子中央的,盛放在一个大木盘子中的大山羊,和一个盛放在大瓷盘子里黑色的大猪头。